30/04/2018

【法國五月】嘆香檳生蠔,再呷普羅旺斯桃紅酒,這就是醉美的黃昏!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李凌霄

    李凌霄

    國際葡萄酒及烈酒評審,葡萄酒及威士忌專欄作家,香港第一位法國勃艮地葡萄酒協BIVB特許導師。在2003年開始教授WSET一至三級課程,在西班牙當地培訓成為Jerez Consejo Regulador雪利酒局學院導師。蘇格蘭威士忌研究院SWRI認證,愛丁堡威士忌學院EWA單一麥芽威士忌和氈酒文憑。

    逢周一更新

    相醉今霄

  香港夏天很快就到,近來氣溫上升,胃口也因天氣悶熱轉差了,本來白酒是最適宜的夏日飲品,可惜香港人一般怕酸,所以白酒市場仍是有限。筆者喜愛白酒多於紅酒,偶爾也會喝桃紅酒Rose Wine,尤其配小吃、pizza或意粉也合適,加上顏色艶麗,將之稍冰凍後更清爽,無論配不配食物也是夏天飲品另類選擇。

 

  法國五月節至今已在港舉辦至第十年,去年推廣香檳酒區彷彿是昨天發生的事,一年眨眼又過。今年重點主要是Provence普羅旺斯酒區,法國南部生產大量葡萄酒,其中對香港市場來說,較冷門的桃紅酒就是普羅旺斯著名酒種。南法地中海氣候怡人,空氣充滿各種花草香味,地道食材也豐富,在黃昏開一瓶桃紅酒欣賞夕陽,是件頗浪漫的事情。

 


 

  桃紅酒本來是紅酒的副產品,因在釀造紅酒時為了令酒更濃郁,釀酒師會決定釋放部分汁液而增加在發酵桶內汁液與果皮的比例,這樣酒液會吸收更多顏色和多酚物質。被放去的汁液因與果皮接觸時間短,只吸收少量顏色,風格反而偏向白葡萄酒,所以品嚐桃紅酒時稍為冰凍一點就可以。這種傳統釀造方法名叫Saignee,即放血的意思,不如酒色般浪漫。

 

  今年重點介紹桃紅酒配搭數款生蠔熱葷,很多人怕生蠔不乾淨,吃了拉肚子,索性吃熟的就安心吧。餐廳預備了香檳煮生蠔,再淋上蛋黃醬和一小撮魚子醬,這道菜本身已是完美組合,再加一杯活潑紅果、清新果酸的桃紅酒,沒甚麼可批評。

 


 

  焗蠔鋪了些麵包糠芝士,蠔殼墊了菠菜,記得一起咀嚼,又是一道配搭完美的菜式,但有點搶了桃紅酒風頭,尤其是附設的absinthe,可任意加在蠔肉上。這款大畫家梵谷生前喜愛的苦艾酒,那種強烈而帶些微香草味道,竟然是神來之筆,令餘香更動人。

 


 

  其餘兩款蠔具有亞洲色彩,其一是Teriyaki烤蠔,但味道實在太鹹,想像不到包含了東南亞冬蔭香茅味道。脆脆的煙肉捲著肥美的生蠔,本來口感是很不錯,若然鹹味處理恰當,會有些似在吃金蠔感覺,希望是廚師一時重手吧。

 


 

  桃紅酒配炸物很不錯,因酒本身不複雜但遺傳了點紅酒的質感,可承托炸漿,適當酸度又可解油膩,豐盛果香又配襯這道酥脆炸蠔裡的印度香料,相信不少外國朋友會喜歡。筆者好印度香料和炸物,當然受落,也欣賞那道香檳煮蠔,怕油炸熱氣的朋友,不妨考慮這道菜,黃昏也自然過得浪漫一點。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