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4/2020

Malbec World Day:阿根廷的「紅寶石」,穿上探戈舞衣的瑪爾碧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淑意

    梁淑意

    梁淑意Rebecca,持有英國 WSET Diploma 葡萄酒及烈酒文憑,現為WSET的國際認可導師(Certified Educator),為美酒愛好者和業內人士提供專業品酒課程;她擁有自己的品酒網誌《Wine is Beautiful醉美麗》,並在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品酒專欄,同時亦是網上品酒節目及三藩市中文電台節目主持人。

    為了把興趣變成實際經驗和知識,Rebecca數年來到過多個國家考察酒莊,足跡遍及無數酒區,更出任國際權威葡萄酒賽評審。

    不定期更新

    酒意人生

 

  上周五(17/4/2020)是瑪爾碧世界日(Malbec World Day),過往世界各地都會有不同的相應活動,推廣和慶祝飲用瑪爾碧紅酒。被簡稱為MWD推廣活動由阿根廷葡萄酒協會籌辦,2011為首屆舉行,由於反應好,翌年開始在海外有規模地進行相關活動。瑪爾碧(Malbec)稱得上是阿根廷的招牌葡萄品種,甚至讓阿根廷釀酒師自豪,但其實葡萄是祖籍法國的「移民」,到底它有何奧妙,令海內外人士迷倒於其探戈裙下?

 

  遠在中世紀時期,栽種著瑪爾碧的葡萄園散佈在整個法國西半部。這個以釀造深邃厚實紅酒昭著的葡萄是法國的古老品種,盤據於卡奧爾(Cahors)區,時至今日,當地最主要紅葡萄仍是瑪爾碧。雖說卡奧爾和阿根廷是近代瑪爾碧的盤據點,其實它亦曾在波爾多(Bordeaux)流行一時,到1853年(另有說法指是1868年才對),瑪爾碧由法籍農學家Michel Puget帶到阿根廷土地之上。瑪爾碧屬古老品種,葡萄經年會出現不同變種,據說Miguel所帶到阿根廷的瑪爾碧葡萄應屬在法國幾近絕種的一個,因這些被帶到阿根廷的瑪爾碧樹藤生產的葡萄,都要比卡奧爾的葡萄串較緊,其果子體積亦明顯較細小。

 

  經過於十九世紀末湧入的意、法移民努力改進農耕技術,阿根廷的葡萄種植和釀酒業急速發展,到了二十和廿一世紀,阿根廷的葡萄酒焦點逐漸從量走向質,大家都見到他們進步。多得阿根廷酒業的重點培育,法國人現在也得承認,因為風土環境條件各具特色,配合葡萄藤種、釀酒傳統等的分別,法阿兩地的瑪爾碧可謂平分秋色,各有各美態。同時品試兩地的瑪爾碧,我既愛卡奧爾的肌理分明,沉穩且結實豐厚,也特別欣賞阿根廷版本的充滿幽香果味的明艷照人。法國的瑪爾碧酒色紫黑,黑莓味、辛辣和肉香四溢,高丹寧,香料風味重;阿根廷的版本,則有如一位歌劇女高音改穿上探戈舞衣般,多了一重拉丁美洲的熱情浪漫 ----線條柔軟,丹寧充滿黑醋栗和士多啤梨般的果汁質感,仔細咀嚼下會有著天鵝絨的細膩。以瑪爾碧釀製的阿根廷紅酒,在酒質、顏色、層次和陳年潛力多個範疇的表現俱佳,售價卻整體相宜,CP值實在高。

 

法國和阿根廷的瑪爾碧,各具特色,阿根廷的版本果味較豐盈,近年的表現更是愈來愈好。

 

  瑪爾碧歷史悠久,有大量別名絕不稀奇,最為人熟悉的名字有Cot(Côt)、Pressac和Malbeck,其中的Cot是現時在法國西部----特別是盧瓦爾河谷(Loire Valley),對此品種的慣常稱呼。至於Pressac,則是波爾多於十八世紀六十年代對瑪爾碧的稱謂,而Malbeck也是以前波爾多人會叫的名字,到了現代,大家都比較習慣叫Malbec了。

 

  追本尋源,根據DNA測試,瑪爾碧原來跟另一波爾多主要紅葡萄品種梅洛(Merlot)其實是近親,故兩者對結霜和霉病的反應甚多的相同之處。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Artcation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