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過往專欄
獨唱團
論盡中港台時事要聞圖窮秘現中環人金錢世界呈分試 你要知小事大意義全城聚焦點政•漫料理NatFix我家私房菜素心Cook心理攻防戰綠路閑人好書看多點Pris形象教室形象UP!保哥快趣煮Green Monday看透生死親子語我要初創政策.正察跳躍中國時空筆記留心站財玄廣進點歷史看真點時勢造網紅Online有話兒DR-Max 一點就明Bella vita 美好生活iMoney 熱點Talk Of The Town活得健康點親子芬享不藥而癒人生燦爛點凱文隨筆尋寶島盛衰關鍵國金與投資留給囝囝IC理財打工秘笈樂活人生SME 解密「港」創業‧談管理心靈加油站「男」言之隱滾蛋吧,腫瘤花生味辦公室健康透視抗癌煮意知‧解醫學創業兵團匯對達人容我細說言歸政傳政經頑石不低頭為理發聲郎旋風薰香療法男士診症室抵玩自助遊句句有骨星座命理念力•氣功手機應用tips睛益求精嚴浩 LIKE!見微知著跟著陶冬找美食數碼潮人廣告有晴踏出退休第一步識食•惜食有種CEO叫做莊潮爆網事羅湖橋兩邊娛樂酷辣辣思歪思正十萬八千里樂本健‧教室特首選舉趣食60秒入廚101觀自然•觀香港有種生活政本清源心筆在妍維基解碼IT戰國誌煮酒論政今日趣聞馬壇.誌趣星期二周融愛瘋Apps美美道來大國崛起智醒日誌@中小企「營」刃而解Smart Buying甜品工房Education Calculator家事法庭升學信箱新手媽媽怪獸父母營營樂樂親子專題財富非常道謝國忠看勢獨唱團京城近觀原來如此乾坤挪移街坊食神Keyman森巴舞睇波LU文化導遊精神解碼抗癌兵團有營生活吾道崢廣見聞名家名畫商務英語型品薈我心中的米芝蓮歐洲直擊旅途中食得喜Leadership Coaching一哥教攝影心晴百態乳你同行專科專論人愛衣裝Word Discovery科技趨勢愛情故事投資達人政治擂台藝術投資秘笈抗癌點滴寵物情緣淘寶lization電影一線網絡鬼故主.管微博一分鐘管理娛樂有理進攻SAT古今名錶政‧經‧女人The Beauty Factor議會內外石油戰爭男女情色談金說匯風水環境學細味建築Green Hong Kong星光伴我行我吃過的米芝蓮A+孩子上海觀察京城札記鐵娘駕到食客三千創富新思維海外升學信箱Today's Web藝術投資世界在讀什麼-雷美華潮得起Business English飛越地球村紅酒情報職場物語股場琦手鑽石媒人Mei Ling好愛情‧壞愛情性治療師手記名牌女王嶺南人語醫美正當時黃金時代醫美正當時一份好工美麗不妥協上班纏下班逅

16/08/2013

一次告別

  • 收藏文章
  • 韓寒

    韓寒

    中國著名新銳作家,年少成名,個性獨特,身兼文藝雜誌主編、暢銷小說家、內地最熱門博客博主、賽車手多重角色。2000年發表首部長篇小說《三重門》,近年多篇博客評論文章引發廣泛辯論。今年4月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

    獨唱團

 

  也許很多人不知道,我在小學的時候是數學課代表。後來因為粗心和偏愛寫作,數學成績就稍差一些。再後來,我就遇上了我的初戀女朋友,全校學習成績前三名的Z。Z是那種數學考卷上最後一道壓軸幾何題都能用幾種演算法做出正確答案的姑娘,而我還是恨不得省去推算過程直接拿量角器去量的人。

 

  以 Z的成績,她是必然會進市重點高中的,她心氣很高,不會為任何事情影響學業。我如果發揮正常,最多也是區重點。我倆若要在同一個高中念書,我必然不能要求她考差些遷就我,只能自己努力。永遠不要相信那些號稱在感情世界裏距離不是問題的人。沒錯,這很像《三重門》的故事情節,只是在《三重門》裏,我意淫了一下,把這感情寫成了女主人公最後為了愛情故意考砸去了區重點,而男主人公陰差陽錯卻進了市重點的瓊瑤橋段。這也是小說作者唯一能濫用的職權了。

 

  在那會兒,愛情的力量絕對是超越父母老師的訓話的,我開始每天認真聽講,預習複習,奮鬥了一陣子後,我的一次數學考試居然得了滿分。

 

  是的,滿分。要知道我所在的班級是特色班,也就是所謂的好班或者提高班。那次考試我依稀記得一共就三四個數學滿分的。當老師報出我滿分後,全班震驚。我望向窗外,感覺當天的樹葉特別綠,連鳥都更大只了。我幹的第一件事就是借了一張信紙,打算一會兒給Z寫一封小情書,放學塞給她。信紙上印著「勿忘我」「一切隨緣」之類土鼈的話我也顧上了。我甚至在那一個瞬間對數學的感情超過了語文。

 

  之後就發生了一件事情,它的陰影籠罩了我整個少年生涯。記得似乎是發完試卷後,老師說了一句,韓寒這次發揮得超常啊,不符合常理,該不會是作弊了吧。

 

  同學中立即有小聲議論,我甚至聽見了一些讚同聲。

 

  我立即申辯道,老師,另外兩個考滿分的人都坐得離我很遠,我不可能偷看他們的。

 

  老師說,你未必是看他們的,你周圍同學的平時數學成績都比你好,你可能看的是周圍的。

 

  我反駁道,這怎麼可能,他們分數還沒我的高。

 

  老師道,有可能他們做錯的題目你正好沒看,而你恰恰做對了。

 

  我說,老師,你可以問我旁邊的同學,我偷看了他們沒有。

 

  老師道,是你偷看別人,又不是別人偷看你,被偷看的人怎麼知道自己被人看了。

 

  我說,那你把我關到辦公室,我再做一遍就是了。

 

  老師說,題目和答案你都知道了,再做個滿分也不代表甚麼,不過可以試試。

 

  以上的對話只是個大概,因為已經過去了十六七年。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就去老師的辦公室做那張試卷了。

 

  因為這試卷做過一次,所以一切都進行得特別順利。但我唯獨在一個地方卡住了——當年的試卷印刷工藝都非常粗糙,常有印糊了的數字。很自然,我沒多想,問了老師,這究竟是個甚麼數字。

 

  數學老師當時就一激靈,瞬間收走了試卷,說,你作弊,否則你不可能不記得這個數字是甚麼,已經做過一次的卷子,你還不記得麼?你這道題肯定是抄的。老師還抽出了我同桌的試卷,指著那個地方說,看,他做的是對的,而在你作弊的那張卷子裏,你這也是對的,這是證據。

 

  我當時就急了,說,老師,我只知道解題的方法,我不會去記題目的。說著順手抄起卷子,用手指按住了幾個數字,說,你是出題的,你告訴我,我按住的那幾個數字是甚麼。

 

  老師自然也答不上來,語塞了半天,只說了一句「你這是狡辯」之類的,然後就給我父親的單位打了電話。

 

  我父親很快就騎車趕到,問老師出甚麼事情了。老師說,你兒子考試作弊,我已經查實了。接著就是對我父親的教育。我在旁邊插嘴道,爸,其實我……

 

  然後我就被我爹一腳踹出去數米遠。父親痛恨這類事情,加之單位裏工作正忙,被猛叫來了學校,當著全辦公室其他老師的面被訓斥,自然怒不可遏。父親罵了我一會兒後,對老師賠了不是,說等放學到家後再好好教育。我在旁邊一句都沒申辯。

 

  老師在班級裏宣佈了我作弊。除了幾個瞭解我的好朋友,同學們自然願意接受這個結果,大家也沒甚麼異議。沒有經歷過的人恐怕很難瞭解我當時的心情。我想,蒙受冤屈的人很容易產生反社會心理,在回去的一路上,15歲的我想過很多報復老師的方法,有些甚至很極端。最後我都沒有做這些,並慢慢放下了,只是因為一個原 因,Z,她相信了我。

 

  回家後,我對父母好好說了一次事情的來龍去脈。父親還向我道了歉。我的父母沒有任何權勢,也不敢得罪老師,況且這種事情又說不清楚,就選擇了忍下。父母說,你只要再多考幾個滿分,證明給他們看就夠了。

 

  但事實證明這類反向激勵沒甚麼用,從此我一看到數學課和數學題就有生理厭惡感。只要打開數學課本,就完全無法集中注意力,下課以後,我也變得不喜歡待在教室裏。當然,也不覺得葉子那麼綠了,連窗外飛過的鳥都小只了。

 

  之後我的數學再也沒得過滿分。之所以數學成績沒有一瀉千里是因為我還要和Z去同一個高中,且當時新的教學內容已經不多。而對Z的承諾,語文老師因為我作文寫得好所以對我的偏愛,以及發表過幾篇文章和長跑破了校記錄拿了區裏第一名都是支撐我信心的來源。好在很快我們就中考了。那一次我居然數學成績……對不起, 不是滿分,辜負了想看勵志故事的朋友。好在中考我的數學考得還不算差,也算是那段苦讀時光沒有白費。

 

  一到高中,我的數學連同理科全線崩潰了。並不是我推卸責任,也許,在我數學考了滿分以後,這故事完全可以走向一個不同的結果,依我的性格,說不定有些你們常去的網站,我都參與了程式設計,也許有一個理工科很好的叫韓寒的微博紅人,常寫出一些不錯的段子,還把自己的車改裝成賽車模樣,又顛又吵,害丈母娘很不滿意。

 

  在那個我展開信紙打算給Z報喜的瞬間,我對理科的興趣和自信是無以復加的。但這居然只持續了一分鐘。一切都沒有假設。經歷此事,我更強大了麼?是的,我能不顧更多人的眼光,做我認為對的事情。我有更強的心理承受能力。但我忍下了麼?未必,我下意識把對一個老師的偏見帶進了我早期的那些作品裏,對幾乎所有教師進行批判甚至侮辱,其中很多觀點和段落都是不客觀與狹隘的。那些怨恨埋進了我的潛意識,我用自己的那一點話語權,對整個教師行業進行了報復。在我的小說中,很少有老師是以正面形象出現的。所有這些復仇,這些錯,我在落筆的時候甚至都沒有察覺到。而我的數學老師她是個壞人麼?也不是,她非常認真和樸實,嚴厲且無私,後來我才知道,那段時間,她的婚姻生活發生了變故。她當時可能只是無心說了一句,但為了在同學之中的威信,不得不推進下去。而對於我,雖然蒙受冤屈,它卻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我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那些更值得也更擅長的地方,我現在的職業都是我的摯愛,且我做得很開心。至於那些同學們,十幾年後 的同學會上,絕大部分人都忘了這事。人們其實都不會太把他人的清白或委屈放在心上。

 

  十幾年後,我也成為了老師。作為賽車執照培訓的教官,在我班上的那些學員們必須得到我的簽字才能拿到參賽資質。坐在學員們開的車裏,再看窗外,樹葉還是它原來的顏色,飛鳥還是它該有的大小。有一次,一個開得不錯的學員因為太緊張沖出賽道,我們陷入緩衝區,面面相覷。學員擦著汗說,教官,這個速度過彎我能控制的,昨天單人練習的時候我每次都能做到的。我告訴他,是的,我昨天在樓上看到了,的確是這樣。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韓寒博客。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城注視!銀行定存比較神器,助你搵到最佳息率!► 立即了解

我要回應

放大顯示
風水蔣知識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