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8/11/2022

科技業衰落?Meta、Tesla等科技巨頭解僱逾13萬人!矽谷裁員潮也許只是重新分配人才?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展策

    方展策

    少年時,曾研習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可惜學無所成,僥倖畢業。成年後,誤打誤撞進入傳媒圈子,先後在印刷、電子、網絡媒體打滾,略有小成。中年後,修畢資訊科技碩士,眼界漸擴,決意投身初創企業,窺探不同科技領域。近年,積極鑽研數據分析與數碼策略,又涉足 Location Intelligence 開發項目;有時還會抽空執教鞭,既可向他人分享所學,亦可鞭策自己保持終身學習。

    智城物語

Amazon、Meta、Microsoft、Tesla、Twitter等科技巨頭近日紛紛傳出裁員消息,令市場憂慮這是科技業衰落、甚至是全球經濟衰退的先兆。然而高盛認為,科技業就業人數佔整體勞動市場的比例很低,所以業內大規模並不代表經濟前景黯淡。更有人事顧問指出,這波矽谷裁員潮只是人才重新分配,讓傳統大企業或種子初創有機會吸納以往聘不到的IT精英,有助加快傳統產業數碼轉型、甚至推動科技行業實現新一波的創新!


Meta裁員人數居科企之冠


  自2022年中開始,矽谷大型科技企業接連宣布裁減人手或凍結招聘。11月14日,全球最大電商平台亞馬遜(Amazon)傳出裁員消息,據報該公司將解僱約10,000名員工,主要對象為Amazon硬件部門,包括智能語音助理Alexa與監控攝影機的研發人員,以及人力資源與零售部門員工。



Amazon的主要裁員對象包括智能語音助理Alexa的工程師、以及人力資源和零售部門員工。(圖片來源:Amazon官網)


  11月9日,坐擁Facebook、Instagram與Whatsapp的社交媒體巨擘Meta宣布大砍11,000名員工,等於員工總數13%。這不僅是該公司成立18年來首次大規模裁員行動,其裁減人數更是迄今為止科技巨頭中最多的。



疫情期間,Meta員工人數大增60%,但隨著網上廣告收入放緩、以及受到TikTok等競爭對手威脅,致使業績表現未如理想,被迫裁減11,000員工。(圖片來源:Meta官網)


  11月4日,剛被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收購的社交平台Twitter,也宣告要解僱3,700名員工,約為員工總數的一半,減幅之大冠絕其他科技企業;11月13日,再從5,500名合約員工中裁撤4,400名,大多為身處印度與其他海外地區的職員。



馬斯克入主Twitter後,實行大刀闊斧的50%裁員計劃,讓員工人數從原先的7,500名被裁到只剩3,700名。(圖片來源:Twitter@ElonMusk)


  11月3日,美國第二大網約車平台Lyft宣布裁減13%的員工,即約700名職員;這是繼5月對內宣布要放緩招募腳步、以及6月裁去60名員工後,該公司新一輪的「瘦身」行動。同日,電子支付服務平台Stripe也公布解僱1,100名員工,相當於全球人手的14%。


今年科技業裁減逾13萬人


  10月17日,微軟(Microsoft)宣布多個部門要裁減人手,整體裁員人數少於1,000人。8月30日,社交媒體平台Snap宣布裁員20%,相當於1,000多名員工。7月26日,全球第二大電商平台Shopify,宣布裁撤1,000名員工,約佔全球員工總數的 10%。


  6月23日,Netflix公告撤減300員工,主要對象為美國職員;這是繼5月解僱150人後的第二波裁員行動,合共削減約450個職位。


  6月2日,馬斯克向特斯拉(Tesla)管理階層發送一封內部電郵,信中表示他對經濟前景有一種「超級糟糕的預感」(super bad feeling),認為公司需要裁減10%員工;隨後,他又表示會增加招聘時薪兼職員工,預計整體人手會因而此減少3至3.5%。


  根據裁員追蹤網站Layoffs.fyi的數據,截至11月18日為止,2022年全球科技企業已解僱了13.4萬名員工;單計11月份,裁員規模更高達4.2萬人。外界擔憂,這波矽谷裁員潮是科技業長達20年盛世終結、經濟衰退的先兆。但高盛(Goldman Sachs)對此卻不以為然,指出在整體勞動市場中科技業員工的佔比很低,所以矽谷裁員並不代表經濟前景轉差。



裁員追蹤網站Layoffs.fyi的數據顯示,自2022年起,科技業在11月份的裁員人數最多,達到42,356人。(按:紅色棒代表裁員人數,藍色棒則為裁員公司數。)(圖片來源:翻攝Layoffs.fyi網站)


Shopify疫情期間過度招聘


  其實,科技巨頭之所以現在需要裁員,主要因為疫情期間網上經濟活動蓬勃發展,令他們對數碼經濟預測過於樂觀,從而過度招聘和擴張業務所致。可是,隨著全球疫情逐漸放緩,民眾看似逐漸回復疫前的生活和購物習慣,加上高通脹與高利率等不利環境因素,使網購需求不斷降溫。


  以Shopify為例,過去疫情期間,全球各地實體店面被迫休息關門,於是很多商戶轉移陣地到網上繼續經營,而Shopify網店平台正是當時的熱門選擇之一。有別於一般大型網購平台,Shopify容許店家掌控自己的營業數據,甚至主動提供流量分析工具,讓他們可以決定如何部署營銷活動,因而廣受中小企商戶歡迎。


  2021年,Shopify全年總收入暴增57%,當時執行長托比.呂特克(Tobi Lütke)看好疫情後電子商務仍會快速成長,更預言電商收入的增長勢頭至少會維持5年到10年,於是決定大幅擴充編制——2016年員工數目為1,900人,及至2021年已躍升到10,000人,增幅高達5倍。


  踏入2022年,疫情對日常生活的影響逐漸降低,消費者也開始重拾過去的實體購物模式,跑到街頭店面挑選心愛商品,致使Shopify的網購訂單持續萎縮。因為業績不似預期,Shopify股價迄今累跌了78%,所以要裁減全球10%員工,以減輕營運成本。Tobi Lütke承認,押注電商疫情後依然快速增長是一項錯誤決定,並對受影響員工深表歉意。



Shopify靠著客製化的網店服務,方便各路店家在網上販售自家產品,疫情期間異軍突起。但進入後疫情時代後,業績不如預期,最終也要裁減10%員工。(圖片來源:翻攝Shopify官網)


科企因修正過度樂觀而裁員


  但看錯疫後市場行情的又豈止Shopify呢?同樣被疫情紅利衝昏頭腦而過度招聘的,還有Amazon與Stripe。亞馬遜在2019年底擁有798,000名員工,及至2021年底全職和兼職員工數目已達到160萬人,兩年間暴增2倍,所以就算Amazon要裁掉10,000名員工,人力資源仍然非常充裕。


  至於Stripe,現時全球員工人數約8,000人,裁減1,100名員工後,也只是回到2022年2月約7,000名員工的原有水平,對公司營運影響不大。由此可見,科技巨頭裁員只是修正先前的過度樂觀,並不代表整個行業衰退。



Stripe是電商巨頭Shopify的網上支付服務商之一。受惠於疫情紅利,Stripe於2021年3月獲得6億美元(約46.8億港元)的融資,讓公司估值攀升至 950億美元(約7,410億港元),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創企業之一。(圖片來源:翻攝Stripe官網)


  另一方面,對IT從業員來說,這波裁員潮帶來的衝擊也是極度輕微。根據美國計算機行業協會(CompTIA)的科技職缺調查報告,10月份科技相關職缺數目上升逾3%,達到317,000個,比9月份多出10,000個以上。縱然全年有13萬人被大型科企裁撤,但科技業內卻存有逾30萬個職缺,足以完全消化這群失業大軍。

  科技網上社群Built In的營銷長謝里丹.奧爾(Sheridan Orr)指出,剛被解僱的IT從業員很快就可以找到新工作,沒有經歷長時間的失業,因此今次裁員潮所帶來的不是大規模失業,而是IT人才重新分配。


傳統企業、藥廠出手搶人手


  長久以來,IT精英偏好進入矽谷科企工作,傳統大企業即使開出優厚條件,也不易獲得他們的青睞,但現在情況卻改變了。根據招聘平台ZipRecruiter在2022年10月進行的調查,過去6個月內找到新工作的IT人員,雖然有74%選擇留在科技行業,但卻有26%決定轉投傳統產業;當中有6%加入零售業,5%進入金融業,2%投身醫療保健界,2%則從事專業商業服務業。


  近年傳統企業開始投入數碼轉型,故此對擁有人工智能、雲端運算、以及網絡安全等技能的人才,興趣也會愈來愈大。《彭博》(Bloomberg)專欄作家孫康納(Conor Sen)指出,對已邁入壯年的IT精英來說,考慮到當前不明朗的經濟環境,離開風高浪急的矽谷科企,加入傳統大企業如銀行的科技部門,可說是更吸引的選擇。


  同時,生技及製藥公司也想吸納這群被裁撤的IT人才。時至今日,無論是藥物研發、臨床試驗、製藥生產,或銷售物流等環節,均需要用到人工智能與大數據分析。2022年7月的招聘資料顯示,全球43%製藥公司都有至少一個與人工智能相關的職位空缺,當中更包括輝瑞(Pfizer)、強生(Johnson & Johnson)、武田(Takeda)等國際大藥廠。



在輝瑞官網的招聘頁面上,目前可以找到5個跟人工智能(AI)和機器學習(ML)相關的職位空缺。(圖片來源:翻攝Pfizer官網)


失業矽谷精英流向種子初創


  除傳統企業與製藥公司外,新晉初創企業亦是今次裁員潮的得益者。以往,仍處於種子階段的早期初創因財力有限,根本聘不到最頂尖的IT人才;現在,科技巨頭裁掉了大群IT精英,正是他們搶人才的好機會,但大前提是要有足夠資金來進行招聘。


  全球經濟仍面臨不確定性,投資者態度轉趨保守,對成熟科企的投資額正急遽下降,惟對種子初創卻依舊興趣滿滿。這類初創的產品與技術方案尚未成形,受到通脹、加息、供應鏈干擾的衝擊較小,因而獲得創投人士的垂青。


  2022年第3季,種子初創的估值與創投交易的規模皆創下新高。招聘公司Betts Recruiting營運長帕特里克·凱倫伯格(Patrick Kellenberger)表示,這意味早期種子初創將會釋出數以萬計的IT職位空缺。


  招聘平台ZipRecruiter首席經濟顧問朱莉婭·波拉克(Julia Pollak)補充指,當大量IT人才遭解僱而流出人力市場,他們有機會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攜手創辦一家充滿鬥志的科技初創,締造下一個科技巨頭。


  參考矽谷發展史,不少科技巨頭都是在經濟低迷之際起家,例如Google成立於1998年,正好在2000年科網泡沫爆破前。由此視之,今次矽谷裁員潮可能會讓創新能量重新釋放,人力資源重新分配,為科技產業的下一個盛世埋下伏線。

 

Read More:

 

自駕市場兩極化!Intel Mobileye上市創佳績,Argo AI遭撤資倒閉,產業即將進入大洗牌階段?


AIGC成科技界新寵!Stability AI、Jasper淡市中獲巨額融資!AI產圖技術到底有何商機?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加息周期唔使急,最緊要定!各大銀行實時「定存息率大比拼」►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風水蔣知識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