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4/09/2015

日本新安保法案是針對中國嗎?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台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台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经》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横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隔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台

  日本參議院9月19日通過新安保法案,解禁集體自衛權,令日本可派兵支援盟友。新安保法案的通過,被視為首相安倍晉三成功為日本自第二次大戰後訂立的《和平憲法》「鬆綁」的重要一步。

 

  日本軍隊名為「自衛隊」,本受制於《和平憲法》,作用只限於保衛國家。這次安倍晉三成功立法,最大的改變是:將日本的《和平憲法》架空,讓日本的「自衛隊」可以更像一支正規軍隊,除了當日本的盟國(例如美國)受到攻擊,自衛隊可以出兵相助之外,並且可以在日本沒有被侵犯時對外出兵。

 

  又例如,假設有船隻運石油往日本,日本便以此為理由可以在中東海域進行「掃雷」行動;又或者,日方以安全為理由,可以派出偵察機在南海巡邏,監察中國的行動;日本甚至可以借口保護海外的平民僱員,為世界各地軍隊提供後勤支援。 

 

  已有日本的法學專家認為,允許日本在未受襲擊的情況下實行集體自衛權,等於是「先發制人」,屬於違憲,除非是修訂憲法。不過修憲要得到國會三分之二的議員支持,並且要通過公投,若要落實並不容易,所以安倍晉三便另闢蹊徑,仰仗他的執政黨在國會佔了大多數,提出重新解讀憲法的建議,成功地快速推動通過了這個新安保法案。

 

  本來日本在第二次大戰慘敗後,已經有70年沒有參與戰爭。這次通過了新保安法案,等於開啟了日本主動參戰的可能性,也可說是日本軍國主義的再度萌芽。安倍晉三明言,世界局勢已經改變,面對中國和朝鮮等可能構成威脅的國家,日本需要加強威懾力,以維持國家和平繁榮。他更聲稱,面對中國崛起的挑戰,這法案對日本是必要的政策。很明顯,新安保法案以「和平」為名,第一個指向的目標,就是中國,這是中國不得不有所警惕的。

 

  對於日本參議院通過新安保法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的回應是:「日方近來加緊強化軍事力量,大幅調整軍事安全政策,與和平、發展、合作的時代潮流格格不入,已經引發國際社會對日本是否要放棄遵守防衛政策和戰後所走和平發展道路的質疑。」

 

  中國國防部的聲明則是:「敦促日方深刻汲取歷史教訓,重視亞洲鄰國安全關切,堅持和平發展道路,多做有助於促進本地區和平穩定的事」,並稱「中方將密切關注日方下步動向」。

 

  事實上,當前日本所面臨的政經社會情勢,以及其右傾極端思潮的蔓延,與第二次大戰前的德國頗為相似。同時日本復辟軍國主義的步伐加快,美國作為其後台幕僚,也是難辭其咎。為遏止中國的崛起,美國推行所謂「重返亞太」策略,有意放手讓日本充當挑戰中國的馬前卒。另一方面,日本則想通過侵佔中國領土釣魚島的「國有化」戲碼,製造所謂「領土問題」,以及虛構「中國威脅論」,使之成為復活日本軍國主義的口實。

 

  今年是抗戰70周年紀念,但一直以來,日本政府對自己侵略中國的歷史,採取遮掩和否認的態度,如今其自衛隊若不受限制地出現在地球的任何一處進行戰爭活動,只會令世界增添更多不穩定的因素。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