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30/12/2020

水務署誤會水缸 古蹟辦貽笑大方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一部挖土機,不但挖開了隱世百年歷史的水庫,還又一次挖開公務員體系的官僚失責。

 

  深水埗主教山配水庫於清拆工程期間,被發現內藏有古羅馬式石柱和圓拱設計,立刻煞停。原來水務署曾於2017年諮詢古物古蹟辦事處(簡稱古蹟辦),由於水務署不搞清楚,引用1930年文件,說水庫為水缸,古蹟辦竟然看也不看一眼,便說不用跟進。今天爆了出來,就一句部門溝通時敏感度不足致歉,以「掛萬漏一」卸膊,這就是我們今天的特區公務員。

 

  這個配水庫應是整個九龍半島供水系統一部分,食水由九龍水塘經地下輸水道,送到荔枝角濾水池、大埔道地下輸水道、主教山配水庫和油麻地抽水站等,再分送去不同供水管道。水庫內部原有100條石柱,4條已被拆去,還有一幅20米乘10米天花也被拆卸。

 

  水務署曾於2017年諮詢古蹟辦,稱該水務設施被解讀為水缸。這裏應該譴責的是水務署,請問一個埋在地下,直徑155呎,深20呎,可儲水約218萬英制加侖,相等於約1萬立方米的的水務設施,可以稱為「水缸」嗎?

 

  其次是為何不翻查資料?只引用1930年文件而不是最原始的?根據《1910年公務司署署長報告》,配水庫在1904年落成,是「九龍供水系統」計劃提及的「服務配水庫」(service reservoir)。文件寫明叫配水庫,怎會改稱「水缸」?

 

  如果是水缸,對,又怎會有人認為是古物呢?水務署的人「唔識貨」,但古蹟辦的人卻「走了寶」。

 

  而根據指引,水缸被列為不受評級構建物,所以古蹟辦於同年3月將水缸列為不作評級的構建物,不作跟進。

 

  作為古蹟辦的官員,竟然沒有丁點兒好奇心,水務署說有一個大水缸,即使不是古物,會不會可能是隻古玩呢?

 

  我家有一個舊花樽,即使知道不是甚麼古玩文物,可能只是荷李活道街邊貨色,但也會請教別人,給人看看。有人通知你古蹟辦,那些人不是專業人士,又怎知道那是一個甚麼樣的水缸呢?你們這批專家看完文件,連問也不問多幾句,又怎會去現場視察呢?

 

  現在給人踢爆,還竟然說當時把水庫理解成水缸,而平日流程亦需視乎實際情況決定是否進行實地視察,即是說不去也是正常啦。

 

  這是甚麼話?這叫廢話!

 

  這位仁兄先還卸膊,指事件為部門間溝通敏感度不足,乃「掛萬漏一」;後來給記者再三追問,才勉強說「唔好意思」。

 

  現時有許多專家褒揚這個配水庫的建築美學,力主保留。問題不在於這個有百年歷史的配水庫,有否符合古物古蹟的價值,應不應該保留還是甚麼,而是政府公務員的懶散態度,毫不作為的精神再次表露無遺。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