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04/07/2024

經濟窒息激化全球南方國家生存危機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范強

    范強

    范強,資深新聞工作者。90年代任駐英國記者,專職採訪香港政權交接新聞。回港後長年從事國際、兩岸新聞的報道和時事分析。

    政經范局

  五月下旬,競選連任的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接見了前來國事訪問的肯尼亞總統魯托(William Ruto)。拜登為了展示其任內在非洲與中俄爭奪外交盟友的重大勝利,特別借此場合宣布,有意將肯尼亞列為「美國在北約以外的主要盟友」。

 

肯尼亞爆發全國示威潮,反對總統魯托加稅(美聯社)


  就在一個月後,肯尼亞首都內羅畢至全國各地都爆發了反對魯托政府的大規模示威,最後演變成騷亂。國會大樓和商舖遭到縱火,警方向示威者開槍,造成至少20多人死亡。肯尼亞流血騷亂引起了國際社會廣泛關注,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對事件表達了憂慮。

  白宮卻對肯尼亞局勢保持了沉默。事件反映了美國外交政策的一大重要缺失,就是它一味沉迷於拉幫結黨圍堵中、俄兩國,但對發展中國家提供的經濟協助其實非常有限。相反,持續強勢的美元,卻加劇了這些國家的經濟窒息。

美國對肯尼亞騷亂保持沉默

  但在肯尼亞的騷亂中,僅僅是看到美國外交政策的缺失是不足夠的。因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南美國家玻利維亞也發生了一場流產政變。玻利維亞總統阿爾塞(Luis Arce)是金融專家,不僅積極主張全球多極化發展,申請加入金磚組織,而且在以巴衝突中立場鮮明,譴責以色列在加沙發動具侵略性和不對稱的攻擊,並在國際社會中率先宣布與以國斷交。

  上月26日,玻利維亞陸軍司令蘇尼加發動兵變,指揮坦克和一支軍隊強行闖入總統府,但這次兵變由於缺乏軍隊和民眾支持,僅3小時後就以流產告終。蘇尼加等20多人事後被捕,而總統阿爾塞和內閣官員均公開表示,這次兵變有外國政府干預,當局正就此展開進一步調查。

  無論是非洲的肯尼亞,還是南美洲的玻利維亞,就地理位置或經濟水平而言都屬於南方國家之列。兩個國家的騷亂或流產政變反映了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就是南方國家無論是持何種立場,現在都可能因為全球經濟緊縮而率先陷入困境,從而引發政治動盪。

  由此可見,導致2010年底中東陷入顏色革命旋渦的條件正再度形成。當年,華爾街金融海嘯引發的後遺症席捲全球,資源較為貧瘠,即在經濟上「體質較弱」的中東國家首先崩潰,並引發骨牌效應。成為導火線的突尼斯,就是因為糧食短缺、通脹惡化等因素陷入長年經濟危機,最終因為一名小販自焚而引爆民怨。

 

魯托訪問白宮並未獲得美方協助化解債務危機(美聯社)


經濟崩潰引發2010年中東顏色革命

  突尼斯的動亂蔓延到中東大國埃及,由於「法老王」穆巴拉克也抵受不足通脹壓力,打算削減對國民的糧食補貼,觸發了全國示威潮。美國奧巴馬政府很快捕捉到推翻中東敵對國家的契機,利用「互聯網自由」、秘密軍援、或直接軍事介入等手段,將顏色革命升級為連場戰爭。在此筆者附帶解釋一下,中東是個歐洲地理概念,本身就包括了北非,並不需要特別指出中東北非。

  在中東爆發顏色革命之初,利比亞、敘利亞等國經濟仍然穩健,且主流社會也沒有爆發反政府運動。西方於是改為提供軍火,支持少數族裔、敵對部落發動內戰,並提供禁飛區支援。無視歐美反對而執意推動非洲統一貨幣的利比亞總統卡達菲,最終橫死街頭。該國原擬用於發行非洲貨幣的黃金庫存被歐美接管,用於向西方企業支付「戰後重建」,最後因為連年戰亂而不了了之。

  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亦在「伊斯蘭國」(IS)的進攻中搖搖欲墮,最後因俄羅斯總統普京決定出兵助戰才穩定了局勢。與2010年的中東局勢比較,肯尼亞近年經濟停滯,總統魯托此次訪問白宮,就是為了爭取美國投資。拜登政府給了魯托一幅美麗的藍圖,除了計劃將肯尼亞列為「主要非北約盟友」外,還承諾兩國在網絡安全、人工智能、綠能、半導體等領域,開啟「技術合作新時代」。

 

玻利維亞憲兵迅速平定兵變,並重新控制總統府(美聯社)


肯尼亞不是IMF的實驗室老鼠

  換言之,拜登政府向肯尼亞提出的條件和菲律賓大同小異,就是要求對方配合反中抗俄,以換取美國的技術投資。然而,拜登暫時僅僅承諾援助100萬美元,用於支持肯尼亞發展半導體行業。這對於魯托來說,顯然是遠水解不了近渴。甚至是美國媒體亦形容:「美國的承諾清單很長,但沒有道路、橋樑和鐵路項目。」

  空手而回的魯托,被迫推出約208億港元的加稅方案,聲稱是增加庫房收入以支付高額的主權債務利息。需要指出的是,連美國學者都承認,中國對肯尼亞的貸款近年已經減少,而且並沒有急於向該國追討拖欠的債務,對該國債務危機影響不大。真正導致該國陷入「債務陷井」的,反而依舊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歐美金融機構的高利息借貸。

  因此在本次反政府浪潮中,示威者打出了「肯尼亞不是IMF的實驗室老鼠!」等標語。魯托在示威浪潮下收回了加稅政策,但肯尼亞的債務危機將持續加劇。這個一度因為中方投資而成為非洲經濟燈塔的國家,既沒有決心跟上一帶一路快車道,又未能獲得歐美的實質支持,前景陷入黯暗。

  與此同時,玻利維亞的兵變將領也試圖利用經濟問題來爭取民意支持,聲稱要「阻止國家陷入貧困」。事實上,玻利維亞和阿根廷等其他拉丁美洲一樣,都面對經濟衰退、外匯儲備枯竭、能源物質供應短缺、惡性通脹失控等嚴重危機。美國自然不會理高利率政策對這些國家的影響,而金磚組織能發揮何種作用也引發了辯論。

 

玻利維亞總統阿爾塞在民眾支持下重掌總統府(美聯社)


金磚成南方國家的「挪亞方舟」

  金磚組織成立於2009年,中東爆發上一輪顏色革命時,該組織仍只俱雛型。在本輪因美國持續高息而導致的全球經濟緊縮困境中,金磚成了一些南方國家眼中的「挪亞方舟」。但面對由中東、東南亞至拉丁美洲眾多南方國家的正式申請,金磚會否擴員過快也引起了關注。

  一方面,金磚始創國各自都需面對重大挑戰,例如巴西因為阿根廷米萊政府上台,而未能順利推動南方共同市場、俄羅斯因出兵烏東受到美歐制裁、中國則遭到美國在政治、經濟、軍事上的圍堵。另一方面,近年新加入的成員國亦存在各種不確定性,例如阿根廷臨時放棄了成員國資格、埃及陷入了經濟動盪和貨幣貶值等。

  作為今年的輪值主席國,俄羅斯出於打破美歐封鎖的目的,積極推動金磚擴員,其提出的主要加入門檻就是,成員國不得參與任何「非法單邊制裁」。這個門檻對於中國等其他成員國來說固然是有利的,但中國作為組織內的最主要經濟、政治及軍事大國,還需要考慮如何確保金磚的可持續發展。基於各種不確定性,俄羅斯上月底亦宣布了,各成員國一致同意今年暫停擴員。

  中國同時還面對一個相較其他成員國更嚴峻的安全挑戰,就是隨著中企海外投資增加、中國公民在海外活動頻密,如何提升人員及財產的安全系數。因此,要求金磚組織申請國提交既定程序與機制,切實保障成員國之間的投資及國民安全,也應被中國列為重要的申請門檻。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夏日中暑高風險!即睇中暑迷思+預防措施!► 立即了解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師傅靈靈法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