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9/03/2018

解讀311立法會補選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葉劉淑儀

    葉劉淑儀

    葉劉淑儀(Regina Ip),本屆政府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立法會直選議員,新民黨主席。1975年加入香港政府,其後晉升至保安局局長,於2003年離職。她從美國進修回港後,在2006年7月成立「匯賢智庫」、2011年創立「新民黨」,並擔任黨主席;並於2015年成立「海上絲綢協會」,擔任聯席主席,致力為香港社會服務。

    葉劉的地球儀

  311立法會補選的結果剛塵埃落定,泛民在選舉前揚言要「四席全贏」,但最終未能如願,只贏了港島及新界東兩席。民建聯鄭泳舜在九龍西選區成功為建制派帶來「零的突破」,而上屆功能組別「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別議員謝偉銓亦重奪議席。

 

 

即使泛民能在地方選區贏得兩席,但泛民建制的「六四定律」宣告失守。(盧嘉威攝)

 

  謝偉銓2012年當選立法會功能組別「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別議員,2016年他因遭同屬建制陣營的候選人「(界刂)票」,才僅以約400票之差競逐連任失敗。由於他在這次補選有一定優勢,所以他擊敗司馬文重奪議席的結果並不教人意外。

 

  這場選舉的最大亮點是建制陣營首次在「單議席單票制」的立法會補選中贏得議席。即使泛民能在地方選區贏得兩席,但泛民建制的「六四定律」宣告失守,泛民亦暫未能重奪分組否決權,故他們也只以「慘勝」形容這場選戰。

 

泛民建制得票率差距收窄

 

  綜觀兩大陣營在三區的得票率,建制派成功收窄與泛民的差距。2016年換屆選舉時,建制及泛民在香港島的得票率分別為40%及48%;2018年311補選,建制派的得票率上升至47%,泛民的得票率則微升至51%。

 

  在九龍西,2016年建制及泛民的得票率分別為37%及58%;2018年,建制派的得票率躍升至50%,泛民的得票率卻降至49%。在新界東,2016年建制及泛民的得票率分別為35%及58%;2018年,建制派的得票率微升至37%,泛民的得票率則急跌至46%。

 

建制派空前團結

 

  我認為311補選結果是建制派的一大突破,主要可歸因於三大具直選實力政黨的空前團結。在選舉開始前,建制派之間願意協調參選人選,以呼籲區內支持者集中票源。在競選期間,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都積極動員支持者為三區候選人助選及站台。

 

  跨黨派協調及團結令建制派打破在立法會補選敗陣的「宿命」,這或許反映建制派的地區實力漸增。不過,我認為建制與泛民的地區實力是否正出現結構性逆轉仍是未知之數,畢竟每場選舉都牽涉非常複雜的因素和議題,不能單憑一場選舉就妄下判斷。

 

 

姚松炎地區直選經驗欠奉,在缺乏地區樁腳支援下空降九龍西,實難與已第四次參加地區直選的鄭泳舜匹敵。(梁杰華攝)

 

「撐民主」及「反DQ」非萬靈丹

 

  建制派能夠在九龍西實現「零的突破」,我認為原因有二:姚松炎缺乏直選經驗,競選策略錯誤;鄭泳舜形象討好,較富個人魅力。

 

  首先,姚松炎地區直選經驗欠奉,在缺乏地區樁腳支援下空降九龍西,實難與已第四次參加地區直選的鄭泳舜匹敵。其次,姚松炎高估「反DQ」效應,在整個競選工程主打單一議題和民主理念,較少落區與街坊「貼地」交流,導致流失多個公屋選區的票源。

 

  回想起我自1月起頻頻落區為黨友陳家珮拉票,起初的確有一些市民就DQ事件向我表達意見。不過,後來市民的焦點已轉移到鄭若驊司長大宅潛建風波,在《財政預算案》公布後則表達對分配不均的不滿。由此可見,市民已陸續消化DQ事件,無助泛民選情。

 

  相反,姚松炎的對手鄭泳舜在九龍西選區紮根多年,有逾十年的地區從政經驗。而且他形象清新、正面,不僅少了一份「紅底」建制派的味道,還懂得善用運動、自拍、名人效應等軟銷策略拉票,故較易吸納區內中產或中間選民的選票。

 

屢敗屢戰感動選民

 

  另一邊廂,方國珊第四度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舉,縱然最終以64,905票落敗,但所得票數較2016年補選及換屆選舉多近一倍。方國珊在無政黨背景和重量級政治明星坐鎮的劣勢下,仍能在今次補選中有令人眼前一亮的表現,證明她屢敗屢戰的精神甚具感染力。

 

  現時原屬「長毛」梁國雄的立法會議席仍然懸空,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新界東又會舉行另一場補選,不知方國珊會否再接再厲?方國珊是不少選民心目中建制和泛民以外的「第三選擇」,但最終她能否進入議會則還要視乎屆時的選舉形勢和兩大陣營的部署。

 

建制泛民皆存隱憂

 

  事實上,311立法會補選揭露了建制與泛民陣營的不少隱憂。這次出選香港島的民主派區諾軒和新民黨陳家珮的個人知名度均不足,予選民面目模糊的印象。因此長遠而言,兩大陣營都要盡早設法增加黨內年輕第二梯隊的曝光率,以提高他們的知名度。

 

  其次,重奪新界東議席的范國威,以及整個傳統泛民陣營都必須認清自己能否吸納本土或自決派票源的事實。本土派的支持者為數不少,如加上中間派選民,隨時可以左右選舉結果。不論建制或泛民都應該思考如何拉攏這兩批選民,為未來多場選舉做好準備。

 

建制派沒有自滿的理由

 

  由於單靠「反DQ」效應推高投票率的競選策略不奏效,民主派在這場311立法會補選中可謂「押錯注」,建制派亦因而成功收窄與泛民的得票差距。至於傳統的泛民建制「六四定律」是否已不復存在,我認為現階段言之尚早。因為每一場選舉都受社會當時的政治氣候、民生議題、候選人質素等複雜且多變的因素影響,建制派實不宜過分樂觀。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