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etnet專輯
    etnet專輯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6/04/2024

通脹已成拜登勝選的重要障礙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通貨膨脹本來是一個經濟現象,但有時會變成政治問題,尤其是在美國。官方上周公布,到3月底的12個月內,消費物價指數升幅為3.5%,高過2月的3.2%。這意味著短期內不會達到美國聯儲局降息的門檻(2%),6月開始減息的預期已成泡影。受此負面消息影響,美國股市三大指數大幅下跌。總統拜登立即發表聲明,稱「為讓努力工作的家庭減輕生活負擔,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他的計劃就是要「建造和翻修兩百多萬套住宅,以降低住房價格。我還要呼籲包括食品雜貨零售商在內的公司,用(你們)創紀錄的盈利來降低商品價格」。

 

  拜登在聲明中著重提到住房價格和食品等生活必需品價格,不僅因為這是影響通脹指數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因為這兩項指標與選民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直接影響選民對拜登執政的感受,並間接影響他們在年底總統大選中的投票意向,可見今天的通脹已變成了政治問題。如果不能有效降低通脹,拜登的勝算可能要大打折扣。

 

住宅價格飆升,食品增幅過高,民眾深感無助

 

  當前的美國經濟存在一些不對稱的情況:經濟數據看上去很好,股票市場十分暢旺,但基層民眾卻感覺生活不易,工資增長追不上通貨膨脹;進入高科技行業的青年人雖然收入不算差,但因工作地點周圍的房價太貴,再加上貸款利率太高,買不到自己能負擔的住房,而房屋的租金又不斷上漲,讓他們對前景很不樂觀;工薪階層的收入雖然有所增加,但很多家庭生活必需品以外的支出反而有所減少,因為要應付飛漲的食品價格和每天返工的交通費用。

 

食品價格飛漲,對低收入家庭影響很大。(AP)

 

  對於低收入家庭來說,食品價格上漲帶來的生活壓力非常大,但拜登政府難以用政策性措施來加以緩解,因為這與農產品價格、物流開支、食品加工費用、零售業租金成本和勞動力支出等多種因素有關。但在房價上漲問題上,拜登意識到這是中產階層反應強烈的一個痛點,必須作出直接回應。但他開出的支票恐難兌現,因為建造住房不是有投資就可以見成效,它受到許多客觀因素制約。

 

  一是不少市鎮限制土地開發,造成房屋供不應求;二是建造住房所需的原材料供應不足,令項目難以按時完工。美國很多市鎮不批准新建住房,有時是為了保護自然環境,有時是因為當地居民反對建造太多新房,不願見到人口增長過快,希望保持傳統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建築材料短缺也使得新建住房受到影響,因為建築業的供應鏈經常會受到勞動力資源、天氣、成本價格等不同因素的干擾。

 

  近年來,在一些經濟發展較好的城市,人口增長過猛,住房增量滯後,導致價格大漲。《紐約時報》日前報道了亞利桑那州鳳凰城(Phoenix)的情況,該市在過去10年間,人口從420萬增加到500萬,但新建住房很少,造成房價超貴,30萬美元以下的住宅減少了73%。年收入10萬美元以上的年輕專業人士都不得不住在離工作地點較遠的地方,長途跋涉駕車返工;而處於中低收入的家庭則只有租房這一條路,若因遇到困難交不上房租,時常被房東迫遷,甚至會被執法部門強制趕出。去年鳳凰城地區的房東總共向政府部門發出83000份申請,要求執法機構幫助收回出租的房子,這是2005年以來最多的一年。記者跟著一對年收入20萬美元的年輕人去看房,他們想結婚後住一套有三個臥室、院內有小泳池的房子,預算在60萬美元以下。但地產經紀能提供的幾處均位於一個犯罪率較高的區,在治安好的區,開價遠超他們的預算,這讓兩人非常沮喪。地產經紀說,無法解決住房問題,會給每個人帶來心理上的壓力。

 

亞利桑那州鳳凰城人口急增,但新建住房少,致房價居高不下。(AP)

 

  亞利桑那州是六個「搖擺州」(也稱「戰場州」)之一,即民主黨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都可能在這六個州取勝。為了得到該州選民的支持,拜登政府提供600億美元補貼,吸引芯片等高科技企業到該州設廠,增加該州的經濟實力,但在客觀上卻加劇了當地的住房短缺,令當地人不得不與新來的科技精英爭奪住房,從而進一步推高了房價。難怪有人說,真搞不清拜登想顧哪一頭。

 

增加政府干預,針對特定人群,鞏固選民基礎

 

  要令民眾感到生活負擔有所減輕,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可能是減息。減息會讓很多人減少利息支出,包括供樓(美國房貸利率為7厘)、供車和需要償還其他債項的人,還可以讓因擔心利息支出太高而不敢買房的人看到一線曙光。因此,拜登自然希望聯儲局盡快減息,但在通脹降到2%之前,聯儲局不會減息,拜登對此也無能為力。他只能用其他方式幫助一部分選民減輕經濟負擔,以換取他們的支持。

 

  拜登上周親自前往另一個「搖擺州」威斯康星州,在該州首府麥迪遜市向當地支持者發表講話,宣布聯邦政府將減免2500萬美國人在大學讀本科或碩士時所借的聯邦政府助學貸款,其中400萬人尚未還完的款項將被完全免除。很多美國人都曾為完成學業而欠下貸款,但畢業後並沒找到收入較高的工作,因而始終未能還清多年前的貸款。我在浸會大學新聞系曾教過一位來自波士頓的美國交換生,有一次課後聊天時他提到,他母親所欠的助學金貸款尚未還完,已經拖了20多年。

 

拜登減免美國人讀大學時所借的助學貸款,被質疑慷國家之慨去為自己吸年輕人選票。(AP)

 

  對於減免助學金貸款,社會上出現了反對聲音,批評這樣做對已經還完貸款的人和讀大學時從未申請過助學貸款的人不公平;另外一些人批評拜登這樣做會令政府減少74億美元收入,是為政治目的而慷國家之慨。實際上,拜登在2022年曾提出過類似的計劃,當時的減免範圍更廣,涉及4300萬人,但遭到聯邦最高法院頒布禁令,因為此舉超出了總統的權力範圍。從那以後拜登政府改變方式,零打碎敲用各種名目減免了部分聯邦助學金欠款人的債務,BBC的報道稱,總共涉及430萬人(原計劃的十分之一),數額高達1530億美元。

 

  拜登顯然是很早就意識到,減免學生貸款可以為他爭取到一部分年輕選民及其父母的選票,因此他的政府不遺餘力地推進這項政策。這種運用政府權力向一部分特定選民輸送利益的作法,對總統大選的影響比較有限,但不排除在關鍵時刻可能會發揮出意想不到的作用。然而要扭轉選民對當前經濟形勢的負面觀感,最有效的辦法仍是降低通貨膨脹率,促使聯儲局早日減息,讓大量選民感受到自己支出的利息減少了,物價降下來了,口袋裏的錢多了,從而對經濟前景有更為樂觀的展望。拜登對此十分清楚,總統雖然是三軍司令,但無權命令聯儲局降息,這是美國政治體制對執政者的約束。媒體早有報道,特朗普曾經對聯儲局不減息而大為光火,如今拜登估計也很頭痛,但這絕不是一件壞事。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你點睇】的士業「放蛇」舉報Uber,政府應否將網約車合法化?你是否支持該類自行「放蛇」行為?► 立即投票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風水蔣知識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