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1/11/2019

否極泰來?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上周四(7日)下午3時後,港股恆指拗腰反彈,由跌轉升,周線圖上,升破了短期下降軌,港股否極泰來了?

 

  港股自2018年1月以來的下跌,基本有兩因:

  (1)美國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

  (2)美儲局縮表,加息。

 

  恆指於2014年第四季以來的周線圖。2015年的下跌是因為中央去槓桿(收縮銀根)所帶來的回調,這個去槓桿是一直持續至今。去槓桿使房地產業受壓,亦使A股普遍受壓。SOHO中國(00410)的潘石屹最近似要退出商業房產業,可見中央對房子只用來住,不可用來炒的政策,連商業房也管上了。

 

 

  中央的去槓桿卻遇上了自2016年起的美國再QE,美資氾濫全球,使到港股自2016年2月起上升,恆指由萬八升至2018年1月的三萬二。

 

  2018年1月,特朗普對中國的鋼鐵、鋁產品,加徵關稅,開啟對中國的貿戰。早期,市場以為特朗普不會來真的,亦以為中國會如日本般屈服。如今看來,美國這次是踢到鐵板,不能不變招。

 

  中美自2018年3月至5月貿談,給了市場假希望,一直到2018年5月談崩,同年6月6日美正式對340億美元華貨徵25%關稅,中國作出還擊,美國對更多華貨加徵關稅及進一步提高稅額,步步進逼,直到2018年9月17日再對2000億美元華貨加徵10%關稅,並揚言會於2019年1月1日,將這2000億美元華貨關稅加徵至25%。

 

  不過這個2018年9月17日的加徵,亦是美對華貨最後的一次實質加徵,美國揚言的2019年1月1日加徵,2019年3月1日的加徵,都一再延期,未真正執行過。

 

  此即是謂,美對華貨加徵關稅是於2018年9月17日便止,何故?

 

  一方面是美國商界反對聲音不小,另方面,2018年9月17日的對華貨加徵關稅,使美股也大跌,當時美市場悲觀情緒大漲,紛認為美股會有股災,事實上,當時美股眾指數亦見自之前高位下跌逾20%,再跌多10%,就真是股災了。

 

  特朗普自上任以來,一直十分關注美股表現,他認為,為保障連任,股市升始能讓美國的中產階級開心,投票予他。當美股也因特朗普對華貨徵關稅而跌時,特朗普就不能不在對華徵關稅一事收收手。

 

  2018年11月1日,特朗普忽致電習近平,表示於同年12月1日,中美元首,藉在智利G20峰會之便,重啟貿談。這個談,幾於2019年5月帶來和解。然中國在簽約前,重申一切已加之關稅,必要取消,始可簽署,結果是談崩了。

 

  中方這個要求,是自2018年5月談崩以來,一直堅持的。

 

  於上周四的中美貿談有進展一事中,中美官方都謂,雙方互徵的關稅,會逐步撤回:Roll back。

 

若撤關稅有三前因

 

  為何特朗普肯逐步撤回對華所徵的關稅?有三個前因:

 

  (1)2019年8月13日,特朗普宣布,將同年9月1日對華貨新徵關稅,推遲到同年12月15日,以免影響到美國人的假日(感恩節)購物心情,這反映,特朗普明白,加徵關稅會使美物價上揚;

 

  (2)2019年8月30日《華盛頓郵報》報道,特朗普政府計劃對華加徵關稅影響的公司減稅,減稅幅度與對華貨加徵關稅幅度相若,此即是反證,對華貨所加徵之關稅,是由美國公司╱政府承擔;

 

  (3)2019年9月4日,特朗普謂:如他不對華啟貿戰,道指可升多1萬點(The 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 would be “10000 points higher" if he hadn't started a traded is dispute with China.)。此即是謂投資者對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有擔心。

 

  特朗普是個聰明人,如對華徵關稅未能打垮中國,而競選連任期近,就不能不盡快找個下台階。

 

  一直以來,白宮中的反華幕僚有指控中國對可供做新毒品的原料--芬太尼,出口至美禁止不力,於上周四,中國就公布在中美通力合作下,打破了9人的偷運芬太尼集團,中美禁毒官員同時出席在中國的新聞發布會。

 

  這個中美合力打擊販毒品原料,與中美同時公布貿談有進展,中美雙方會逐步互撤對對方所徵關稅,怎會沒有關連?貿談與打毒炒埋一碟,中美和衷共濟,會使今次的貿談協議,減少臨門撻Q機會,為中港股市的否極泰來,提供個良好氛圍。

 

看特朗普能否擺平反華勢力

 

  芬太尼對中美貿談起到促進作用,真是你估都估不到,但如特朗普在這個重大的美國社會議題:芬太尼的毒害,能予以有效遏止時,對特朗普的競選連任是可以額外加分的。當然,特朗普能否擺平白宮內強硬反華勢力的阻撓,是今次貿談有無實質進展的關鍵。

 

 

  另個打壓港股,以至環球股市的因素,是美儲局自2018年2月以來的加速縮表、加息,此舉使環球美元供應減少,使到美國的隔夜利率Repo Rate於2019年9月以來急升,美國Repo Rate升,是美國市場「缺水」之兆,本欄亦多次談此,不贅。美儲局亦認識此點,不能不推出「不是QE的QE」,和減息。經此一「劫」,相信美儲局之後不敢輕言縮表與加息,減輕了環球股市「缺水」的壓力,這點不多講了。

 

  當「水」不缺時,股市能否再升就要看公司盈利的改善。IMF上周四表示,如中美真能達成平息貿戰的協議,IMF將上調環球經濟增長率,這將利好環球公司盈利增長。在A股方面,中央亦推出不少利經濟政策,其中包括MLF也降了息,港股方面亦將受惠於大型中資公司來港上市,故中美貿戰能和解,對在港上市的國內公司表現是有利的。

 

  恆指成分股有近7成是中資,他們的盈利,不大受香港社會形勢影響,因此,恆指是可以在社會紛亂中仍升的。

 

恆指或見三萬五

 

  從技術走勢言,恆指周線已升破了短期下降軌,之後就望上試長期下降軌約28700區,再上就是望雙底頸線30200區,該區亦是2018年2月至6月的阻力區,一旦突破,雙底可望成立,量度升幅可達35000區,發夢?先看中美於今明兩周會否傳來進一步握手言和的利好。

 

 

轉載自: 晴報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