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0/05/2021

美國這個債仔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美國借債多,人之共識,但究竟債有幾多?還唔還得起?港元與之掛勾,又會否被累,談一談。

 

  今文資料取自Double Line的Jeffrey Gundlach的一次演講料。

 

  第一:要看看美國的財赤(圖一),自2009年美國QE以來,美國的財赤就大爆炸,今時已達GDP的19.05%,這有甚麼好怕?

 

 

  美國政府今時累計有28萬億債務,如計入美國政府有可能承擔的各項支出,債務計(如學生貸款)則其債額可達163萬億,再加上各州的債,將是美國GDP的775%。此即如美國欲償還這些債務,以每年以GDP的10%拿來還債,就要77.5年才可還完。有誰會預期美國會還,或能還這些債?肯定不會。

 

  Gundlach未有講這對美元?價有甚麼影響,也就不妨推測下。

 

  歐盟要求其盟國的財政預算赤字不要超越GDP的3%。

 

  2020年爆疫,為刺激經濟,歐盟就放寬了財政預算赤字不可逾3%的規定,到今年,怎也沒有逾19%,有甚麼影響。

 

  匯價是兩隻貨幣間的供應對比,今時美元因財赤勁,美元供應較歐元多,故歐元兌美元會有底氣,除非歐洲疫情大變壞。

 

  第二:拜登希望透過對富人徵稅來彌補部分財赤,拜登想向年收入逾100萬美元的富人徵高稅,但易嗎?

 

  以在加州的納稅人言,加上州稅,就是要交57%的稅,有哪位「富人」會肯跟你分一半收益?結果是怎能不逃稅?一逃,就即是收不到預期可得之稅,即國債依舊高。

 

  第三:美政府又可否削財赤?

 

  不易。今時有逾34%的美國家庭開支是靠美國政府的福利補助來支撐的,逾3成個人收入來自政府補助(圖二)。如果美政府不再發這些福利補助,即是美國的國內消費可以減少34%。美國有78%的經濟是靠美國人的消費而來,如沒有了這些美國政府補貼,美國GDP會少了一截,這是飲鴆止渴,但又不飲不得,於是美國的財赤會因福利支出不能停,而無法遏止。

 

 

  第四:聯儲局能挺多久?

 

  以前美國的國債,是靠外國人和美國企業、投資機構來買債,但由於自2009年的QE以來,美債發行量大,大到不可能由以前的資金源來吸納,所以就轉而由美國聯儲局去買債,聯儲局自2009年以來買債量(圖三),近年就見到急增至逾7萬億。聯儲局是沒有這麼多錢去買美國政府國債的,他是透過簽支票來買這些美國政府國債。這就是伯南克QE的錢的來源,怎做到?過年,各家關起自家門打麻將,是不會打一毫斗零底,可以豪些打一千幾萬一底,因為只要將最細額的籌碼也叫一萬就可以了,反正打完牌,誰賺誰輸不重要,因為不會真計數。但亦有一樣,這些籌碼不可以拿去澳門金沙、葡京(即國際市場)兌回現金。

 

 

  你家籌碼不可以出街用,但聯儲局所持有的美國國債則可以靜雞雞地流出街,因為美元無識認。之不過,市場不會蠢到永不察覺,只要聯儲局的持債量一降低,如圖三(A)位,市場就知聯儲局是在收水了(退市),市場會跌,凡high-beta股及任何投機性重的資產會率先下跌。

 

  第五:因為聯儲局今時已對通脹及美政府大發債無力駕馭,聯儲局只可以告訴市場你信我,我有辦法應付喎,但是甚麼辦法?一直沒有講。

 

  美國GDP也會將股價加入計算的,如股價大跌,將會拖低美國GDP,對聯儲局言,今時股市最好不要大升,以免他日一退市就會大跌。聯儲局可以做的是講下會關注通脹,但又不講會加息,講下股市有點高,但又不講有泡沫,試圖用口水來調控市場預期。

 

  對投資者言,除了要對上述五項有所留意外,還要留意印度變種病毒的擴散,一旦擴散至歐美,則一切的疫後復甦憧憬可以休矣。筆者上周五在午市閒談中有談此(請【按此】觀看「5月7日石Sir午市閒談」視頻),各位有興趣可留意下。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我要回應

放大顯示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