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1/06/2017

退出QE已開始,但挺難的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2017年,會因為退出QE而在經濟史上留下一筆。美國爆出雷曼兄弟事件後,不可一世的全球金融體系像骨牌一樣坍塌了,一度被市場盛讚的金融創新成了「害人精」,最終需要央行政策創新,以量化寬鬆的方式,挽金融巨瀾於不倒。

 

  歷經八年的非常規貨幣寬鬆政策已經開始回撤。聯儲加息開啟了貨幣正常化的第一步,市場利率紛紛上揚,資金的價格開始回歸正常化。2017年5月,公開市場委員會在會議紀要中首次公開披露收縮資產負債表的構思,貨幣正常化的第二步也已箭在弦上,流動性數量隨著央行收縮資產負債表而回歸正常化。

 

  無獨有偶,中國人民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在第一季度也出現了被動式縮表。在嚴厲監管和金融業反貪腐的夾擊下,中國的商業銀行明顯地削減了表外金融活動,商業銀行縮表也已展開,中國經濟的流動性開始下降。歐洲央行暫時沒有正式變招,不過等德國選舉之後,估計也會討論啟動縮表程式。

 

  當世界上最大的三個央行先後進入縮表程序,全球流動性退潮應該是不可迴避的新趨勢。當然,目前流動性極度充裕,決策者既沒有政治意願也沒有通脹壓力做大動作,令全球經濟陷入衰退。QE退出在可預見的未來,都是溫和的,屬於「摸著石頭過河」性質,不過危機時期非常規貨幣政策已經進入了回收期。

 

  但是,退出QE其實挺難的,筆者預言貨幣環境正常化可能幾年後就會反覆,QE再現也不出奇。

 

  其實舉目望去,世界各大經濟體今天的增長,都是靠貨幣幻影撐起來的。危機後痛定思痛的改革,幾乎全部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後不了了之。奧巴馬靠「Change」口號上台,八年後下台了也沒有見到甚麼Change。特朗普總算有一個稅制改革的供給側突破方案,不過施政和「通俄門」的一系列挫敗之後,改革大計恐怕要被吹到爪哇國去了。

 

  沒有改革,就沒有生產力的提高。缺少制度性突破,就難以重新燃起企業家的投資熱情。全球消費早已創出歷史新高了,但是全球投資卻裹足不前。如今缺少的不是需求,而是投資信心,這個不是靠貨幣擴張或財政刺激可以解決的。

 

  隨著貨幣刺激力度下降,財政刺激又「只聞樓梯聲」,全球增長很快就會回落。當經濟重現衰退,而結構性變革又裹足不前,唯有重施貨幣寬鬆才能刺激經濟。筆者認為,QE在短期面臨回收期,但是早晚還會重臨,全球範圍內超低利率的情景會持續相當時間——直至改革或科技革命帶來生產力的突破。

 

  本文原載於今周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