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8/04/2020

防疫重心轉移,政策拐點已現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隨著湖北新冠疫情清零、各省及軍隊醫療援助隊撤離,「常態化防控」成為中國抗擊新冠疫情的新常用語。全國範圍內抗疫防疫的重心已經由急性超常規防控轉向常態化防控,筆者認為防疫政策已經出現階段性轉移,在「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同時,極端性防堵措施已經被取消,抗疫的重點悄然由人群防堵轉向群體免疫,保經濟、保就業坐上了政策的駕駛席。

 

抗疫活動由短跑,轉為長跑

 

  中國的封城堵路政策,對迅速控制疫情蔓延、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在經濟上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然而,世界上其他國家未能取得抗疫勝利之前,輸入性傳染永遠是一個威脅。更重要的是,無症狀感染者播毒目前尚未有好的解決方案,所以疫情反覆波動的機會頗高。疫情由急性爆發期,轉為僵持期;抗疫活動由短跑,轉為長,防控需要常態化進行。

 

  然而,經濟無法長時間承受休克式的極端隔絕政策,就業狀況已經響起了警號、中小企業現金流已經響起了警號。可是,復工復產並不順利,與上次SARS不同,本次疫情是全球現象,封城堵路在許多國家同時出現,需求驟停暴跌,中國企業手中的訂單也被大量取消。復工未必等於復產,復產亦受需求限制。

 

  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經濟回暖需要靠內需。不過內需市場也並不暢順。中國經濟本來就在經濟轉型期和商業擴張周期尾端,疫情令就業市場進一步惡化、收於預期進一步下降,再加上人員流動仍舊受到諸多限制,內需市場也面臨內生動力不足的問題。

 

今年財赤GDP比率應該起碼增加五個百分點

 

  將中國經濟重新拉回到正常的軌道,唯有靠政策啟動。與美國相比,中國政府在本次疫情中財政救援速度較慢,這與政府希望先將精力放在拯救生命上有關,也與全國人大延期、政府預算尚未通過有關。隨著疫情蔓延受到控制,人大會議日期暫定,經濟刺激措施開始浮上水面。

 

  去年中國的財政赤字相當於GDP2.8%,筆者認為今年的財赤GDP比率應該起碼增加五個百分點。除了地方政府大規模發行地方專項債之外,看點應該在中央政府的專項債╱抗疫債,尤其是財政部的專項債╱疫情債會不會由中國人民銀行全額購買。過去十年,貨幣政策一度極其寬鬆,財政政策相對謹慎,不過貨幣擴張的邊際效益日漸下降,觸發大水漫灌現象,也催生了房地產泡沫等副作用。

 

  央行印錢、財政花錢,恐怕是這次救市一個重要特點。這樣做可以繞過中介功能低下的銀行,直接將流動性輸向有需要的實體經濟部門,對保就業、穩民生更有針對性,政策效益可能也更佳。這種做法偏離了前總理朱鎔基定下的財政貨幣分家的原則,不過非常時期或許需要非常政策重新啟動經濟,提振消費和投資信心。

 

赤字財政的使用方向比金額更重要

 

  美國財政部目前的經濟救援活動,幾乎全部集中在發放企業流動性和消費者工資上,救濟色彩濃厚,前瞻性、戰略性不足。中國在2003年SARS之後啟動了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為中國成為世界加工廠、培育內需市場奠定了基礎。筆者相信,赤字財政的使用方向比金額更重要,中國正在由房地產╱基建時代向數據時代轉型的過程之中,如何審時度勢、開創未來,將資金用在刀刃上,是決策者的時代責任,也是下一輪全球國力競爭的關鍵所在。

 

  通過刺激措施重振經濟固然重要,結構性改革更是中國經濟躲不開的一道坎。結構性改革在過去幾年雷聲大雨點小,新近提出的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也許是一個好的開端。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改變了經濟的軌跡,可能改變全球化趨勢。疫情的防控重點正在轉移,政策拐點初步呈現,希望它能推動中國經濟內需醞釀已久的變革,方不失為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本文為個人觀點,並非任何勸誘或投資建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