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5/01/2021

站在100萬億市值面前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2020年底,全球股票市場的總市值已經突破100萬億美元。2020年3月中,當時的全球總市值是60萬億美元。

 

  此時此刻,百年一遇的疫情依然如火如荼般蔓延著,史無前例的人群阻隔政策令就業市場一片慘淡,商業哀鴻遍野,但是股市卻一飛沖天。

 

  歷史並不重複,卻十分押韻。2008年底那輪股災時候,全球總市值甚至跌到不足30萬億美元,兩年後同樣一飛沖天,留下經濟掙扎著慢慢復甦。

 

  股市韻律的背後,是央行的指揮棒,是鋪天蓋地的印鈔大運動。在過去短短的十個月時間裏,以美國為首的主要國家央行通過QE政策,刺激出14萬億新增信用和20萬億新增債務,打造出人類歷史上聲勢最為浩大的信用擴張。

 

  央行狂增貨幣信用,據說是為了挽救經濟、穩定就業,不過實體經濟依然在疫情中掙扎,並無能力吸收暴漲的流動性,於是錢滯留在金融領域。銀行從央行手中接過近乎零成本的資金,或借給機構投資者槓桿炒股,或用於自營交易炒作。大公司用廉價資金回購自己的股票。小民們收到從天上掉下來的救災支票,買入股票甚至期權。印錢最多的國家,炒作氣氛最濃厚,股價漲得最兇猛,不過全世界股市大同小異,只是漲幅不同而已,因為資金是全球流動的,投資情緒是全球互動的。

 

  難道央行不怕出事嗎?怕,可是能做的有限。股災中央行必須以雷霆之勢力挽狂瀾,制止市場恐慌、防範金融風險。之後便騎虎難下了,任何嘗試收緊貨幣政策的嘗試甚至言論,都可能觸發市場恐慌。何況實體經濟仍在康復中,過早實施貨幣政策正常化,只會令前功盡棄。

 

  這次QE和上次還不同。2008年金融危機後,各國政府紛紛進行開支收縮,財政赤字減少了。這次各國則紛紛站在直升機上撒錢,財政赤字多為非戰爭時期之最。如此大的財赤、極其低的國債利率,只有央行的資產購買計劃可以維持政府新發行的債券。其實QE一旦開始,是很難退出的。

 

  央行的貨幣政策不改,筆者相信股市牛市不滅。愈來愈多的資金追逐有限的資產,是股市常升常有的動力和邏輯。當然,當股價脫離盈利基本面太大時候,資金可能在突發事件下出逃,並觸發連鎖反應,下行調整可能慘烈。但是資金出走後還是需要找歸宿,因為零風險資產如今是零回報,最後在央行新一輪流動性措施護航下再次入場股市,開始新一輪增槓桿、爆炒。

 

  美國股市的波動性,近年是二戰以來最高的,美股的勢頭也是戰後最猛的。牛市之後為甚麼沒有熊市?因為有央行的貨幣政策人為托底。上一輪的印錢大運動,並沒有觸發太大的實體經濟通貨膨脹,因為實體經濟受惠有限,通貨膨脹發生在金融領域,發生在資產價格身上。央行卻對暴漲的房價、股價視若無睹。

 

  站在100萬億市值面前好好想想,如果你的實質財富無法增值,換言之你的財富跟不上金融通貨膨脹的股價、房價,你就是輸家。這些年全球中產階層在縮水,就是這個道理。

 

  本文原載於今周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