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3/11/2023

信用評級變化,央行語境強硬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陶冬天下

    每周更新

  上周有兩個大故事,第一個是穆迪將美國的信用評級展望轉為負面,第二個是鮑威爾對未來政策利率走向提出鷹派警告。鮑威爾言論直接觸發債市拋售,2年期國債收益率升上5%,10年期則先升後回。歐洲央行也發出類似警告,德國2年期升破3.1%。美股對此反應不敏感,歐亞股市也多數向好。美元指數觸及106後回落,日圓繼續走貶。以哈衝突沒有朝最壞方向發展,市場擔心明年需求,原油價格大幅回調,黃金價格也疲軟。
  
  穆迪投資服務上周五(10日)下調了美國主權信用的評級展望,理由是龐大的財政赤字和升高的償債成本。穆迪特別強調戲劇性升高的國債利率加劇了美國政府的債務壓力,如果沒有政策應對,償債能力會「穩步地、嚴重地移向與其他頂級信用國家相比十分脆弱的水平」。穆迪是三大評級機構中最後一家仍給予美國AAA信用評級的,所以它的改變並沒有觸發市場軒然大波。
 
  在傳統上,美國民主黨被稱為花錢黨,共和黨則主張保守財政。這個均衡隨著特朗普在疫情期間推出逾萬億美元的減稅計劃而被打破,赤字財政成為兩大政治利益團體的共同訴求。財政赤字在過去受到貨幣發行的限制,但是QE之後美國聯儲局變身為財赤的主要背書者,財政與貨幣政策之間的制衡消失了。同時,過去18個月的瘋狂加息,極大地增加了發債成本。


  根據美國財政部的數據,聯邦財政赤字在2023財年預計高達2萬億美元,較上一個財政年度翻了一倍。這種財赤做法,除了戰爭和新冠疫情之外是史無前例的。如今既非戰爭又非災難時期,美國經濟甚至在過熱中,但是拜登行政當局絲毫沒有放慢花錢腳步的意思,政治目的十分明顯。

 

穆迪雖然維持美國政府長期信用評級在最高等級的「AAA」,但評級展望由「穩定」降為「負面」。(AP)

  
  然而,美國政府真的會無力償還債務嗎?筆者相信這種機會微乎其微。市場的確有可能不願意或無能力承接日益增大的國債發行,但是聯儲局隨時可以通過QE創造流動性來購買新債,山姆大叔不過是發新債還舊債而已。有可能海外投資者不願意買美債,但是歐洲日本都在印錢,哪個貨幣的信用都不好。美元匯率一升再升,折射出投資者的無奈。
 
  在筆者眼中,只要央行肯配合,國會不橫加阻撓,大國的內債違約風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只是幣值被通脹蠶食。只有那些無法發行本幣債務的小國,她們的美元債才會違約。評級公司的降級,更多是表達一種不滿和立場,它們也未必預料實質性的債務違約。
 
  財政赤字失控,是短期政治利益與長遠國家利益失調的產物,是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沆瀣一氣的產物。儘管短期未必會導致國債違約,但是中期一定帶來通貨膨脹和貧富不均的惡果。
 
  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在上周四(9日)的演講中強調,不要被最近幾個月的良好數據所迷惑,達成2%通脹政策目標並非確定的,通脹曾經幾次虛晃,「如果進一步緊縮是合適的,我們會毫不遲疑去做」。歐洲央行總裁拉加德認為,目前情況下討論減息是「完全為時過早」。無獨有偶,英格蘭銀行行長貝利也強調考慮減息的時機「徹底不成熟」。
  
  央行行長們集體發聲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為市場對明年的減息預期降溫。大西洋兩岸的通貨膨脹和經濟增長都有明顯的回落,政策利率的上行周期已經結束或接近結束。央行的焦點開始從自己的政策制定,轉向對市場利率的影響。此時,市場對明年減息還是充滿希望的,華爾街投行中甚至有人直言,聯儲局對明年的判斷是錯誤的。
 
  用一把鞭子來形容的話,政策利率是鞭子的把手,攥在央行的手中,市場利率是鞭子,長期國債收益率更是鞭梢,貨幣政策、央行態度有很大影響,但市場利率並不直接掌控在貨幣政策制定者手中。政策意圖,歸根到底需要通過市場的資金成本來傳導到實體經濟中去。市場對明年減息的預期,直接反映在資金成本上,衝擊央行的抑制性政策意圖。
 
  儘管面對同一個經濟前景、同一個通脹趨勢、同一個信貸環境,市場與監管的解讀未必一致,所採取的行動也未必一致,不僅認知上有差異,還包含著博弈。2021年底,央行在通脹判斷上集體失誤,政策利率在很長時間落後於市場利率。2022年底,市場對衰退概率出現了錯判,結果市場利率一路被政策利率拖著走。此時此刻,市場與央行在未來風險上再次出現嚴重分歧,市場認為明年的風險來自金融緊縮的後遺症,央行則繼續以抑制通脹為政策主軸。這種分歧反映在政策利率與國債收益率之間的差異上,政策利率已經穩定下來,但是市場利率卻大幅波動。
 
  無論央行的語調偏鴿還是偏鷹,筆者相信加息周期已經基本結束,焦點在於市場對減息時機和力度預期,以及央行針對此所作出的干預與表態。從實體經濟看,大西洋兩岸的增長強度不同,但都沒有減息逼切性,以不變應萬變當是目前情況下的穩妥選擇。市場看到的是激進加息和流動性收縮所帶來的信用萎縮,這是明年風險資產市場的不確定性,央行與市場只能有一個是對的。
 
  本周有幾個數據焦點,1)美國10月份通脹數據,預計按月增0.3%,按年升4.1%;2)英國10月份通脹預計大幅下滑,CPI預計從上月6.7%驟降到4.8%;3)中國10月份月度經濟數據,預料固定投資和工業生產增速放慢;4)日本第三季度GDP增長,可能出現收縮。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不代表所在機構的官方立場和預測,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城注視!銀行定存比較神器,助你搵到最佳息率!► 立即了解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風水蔣知識

職場新常態

精選文章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