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2/07/2015

國際企業MT搞社企 難民做導師

  社企「互文教社」創辦人羅偉鴻於4歲及14歲兩遇車禍,慶幸死裏逃生,卻老是想著自己會否過不到24歲。24大關將至,他開始思索一旦死亡將至,到底可留些甚麼給世界。他此前在印度Google任管理實習生(Management Trainee,簡稱MT),「但科技、程式都不是我創出來的。如果15歲時有人將世界帶給我,那多好。」

 

  眼見香港的主流教育不能為學生提供國際視野,出國又不是每個家庭都能負擔,於是他趁23歲「大劫」前辭工返港,創立教育社企,將世界帶給港生。6年過去,他仍健在,更悟出社企的生存之道,成為真正的社會「企業」。

 

看過世界那麼大,羅偉鴻心胸視野也比以前在大企業工作時更廣闊

 

  互文教社(前身為「跨文化教育」)成立之初「講心不講金」,懷著「當家長未能將孩子送出國體驗世界,我就將世界帶入學校」的抱負,願意免費為學校提供一些到校交流工作坊,分享者均來自不同國家,讓學生得以認識及接觸到世界不同地方的人和文化,從而加強他們對世界的好奇心,願意繼續學習以認識世界更加多。

 

邀外國人到校 分享身邊事

 

  互文教社的工作坊都是按學校的背景和需要度身訂造,「例如有些學校想提升學生英語能力,就主要鼓勵學生說英文;有些學校想講生命教育或事業規劃,我們會邀請來自不同國家、學習不同範疇的人來分享互動,啟發學生思考如何挑選合適的科目。」互文教社總經理Till Kraemer說。他是德國人,牛津大學碩士畢業,獲保時捷CEO親自揀蟀,於集團新加坡總部任管理實習生,尖中之尖,卻心繫教育工作,後來索性辭工跑到台灣教書。

 

  他與羅偉鴻2010年在台灣舉行的「亞洲青年高峰會」相遇,兩人對教育和世界觀的看法英雄所見略同:學習關乎生命,講求學習潛力,關鍵詞是好奇心和意志。「就算你通過所有考試進入大學,你仍需要說得一口好英語和認識很多的事,你有好奇心就無往而不利,而當你接觸到世界不同的人,就容易培養好奇心。我以前也不過爾爾,直至我認識並對世界充滿好奇心,才成為一個尖子。」Till說。

 

免費難生存 收費千五元起

 

  當時學校常抱著「我認同你們的課程,但學校沒錢」的心態,希望互文教社免費為學校提供課程。「幾年前我們曾經跟教育局高級官員商討,他也覺得我們的課程很好,但政府沒有任何一個資助計劃關於『世界公民』、提升學生國際視野,只有關於國民教育的。」羅偉鴻說:「現在國民教育也推倒了,世界公民就更加遙遙無期。」

 

  羅偉鴻指:「以前免費都照做,但根本生存不到。社企也不能夠自己蝕住做來幫其他人。」他曾因為太缺資金,要回家打理家族的海味生意,直至現在。「當中給我的啟發是,價值1萬元的花膠,你不能強行以100元賣給人。你向一些沒有錢的人(學校)提供優質的課程是不合理而且難以維持下去的。」

 

也門籃球國手 教學生入樽

 

  Till加入後,亦認為互文教社大有作為及可以有盈利,兩人於是決定「講心又講金」,「可以賣次一級的貨。我們相信愈多國際人士到校分享愈好,但這一定有成本。學校付不起幾萬元,那原本1天的項目就縮至1小時,試完後學校覺得好的話,無論如何也會籌幾萬元來添食。」課程收費按工作坊類型和數目、分享人數、學生人數等計算,一個歷時個半小時的工作坊約莫1,500港元起。

 

  到校分享者分別來自70多個國家,有些是在香港工作的外國人,也有留學生,甚至是滯港難民。「難民在香港是很大的社群,也是世界和全球教育的一部分,卻不在人們的視線中。很多香港人仍然認為他們統統是在重慶大廈出沒的毒販而不敢跟他們說話,但他們背後都有著有趣或者悲慘的故事。他們也不一定貧窮,只是因為政治或宗教原因而離開家鄉。」Till說。

 

  羅偉鴻補充:「難民是國際社會中最大的弱勢社群,滯港的難民每月只獲發千多元津貼及食物包。我們想賦權給他們:你們是棒的,我們想利用你們的才能,教本地人一些事情。」曾經有一個身高1.95米的也門籃球國家隊隊長到學校教學生入樽,事後他的回應是:「I feel useful」。「他又分享也門的情況,為何會有政治難民出現?什葉派和遜尼派的衝突如何?這些歷史和地理不會教,卻是由一個活生生的人口中講出來的通識教育。」

 

於上二周,互文教社在大埔王肇枝中學舉行工作坊,10多位來自不同國家的人跟香港中學生交流。

 

缺乏政府資助 香港大落後

 

  但金錢往往是掣肘。「有些項目足足做2星期,所有資金都要由學校自行籌集甚至自掏腰包。傳統名校有校友資助,學校也可用提升英文的名義申請基金資助,但政府從沒有一個是專為提升學生國際視野的基金。」另一方面,學校的日程表是全年規劃好而且排得滿滿,要騰出時間讓學生認識世界亦不容易。

 

  互文教社至今曾跟約50間香港中學合作,其中6、7間已經合作多年,由1天工作坊到今天整整2星期項目,「學校走得慢,我們陪著他們一同慢慢走。」羅偉鴻說:「當國民教育還未有就講全球教育,市場還未準備好。但這已經大落後於世界,看看新加坡,那裏不會有種族歧視,他們自知是小國,更要聯絡全世界。香港跟新加坡相似,但你講『一帶一路』、哈薩克是甚麼國家?香港學生都不知道。我們都出身自國際大企業,很清楚沒有國際視野很蝕底。」他們希望將這種全球教育推廣至更多中學,以至東京、首爾、台北等東北亞大城市甚至是中國大陸。

 

摘錄自香港經濟日報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