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6/09/2015

葉謀遵行善 培養社企新一代

  老牌建築商葉謀遵家族2007、2008年賣掉新昌系上市公司後並沒閒下來,全家投入做慈善。

 

 

葉氏家族慈善機構獲社創基金選中推出更多公益創業及慈善投資課程,左起葉維義、葉謀遵及馮葉儀皓兩代人鮮有攜手亮相。

 

  葉謀遵4年前用4,000萬美元(約3.1億港元)創立葉氏家族慈善機構(The Yeh Family Philanthropy,下稱YFP),組織架構甚至比真正上市公司還要嚴謹。「我爸爸堅持慈善機構是惠及社會,必須好好看待股東,即是社會。」葉謀遵女兒、YFP主席馮葉儀皓(Yvette)說。

 

  葉謀遵一家低調,惟早前他和兒子葉維義、女兒馮葉儀皓,一齊出席YFP與社創基金的活動。馮葉儀皓義務全職擔任YFP主席,負責日常運作;本身是基金界名人的葉維義向記者打趣道,負責搵錢給妹妹(YFP)用。

 

審批撥款 獨立人士佔多

 

  葉謀遵早年獲獎學金留美攻讀一流大學,成就更好生活,一直心存感激,思索如何貫徹「回饋社會」這家族理念,讓四、五代以後都有故事傳承,一直團結下去。

 

  諮詢多方專家好友後,他4年前創立YFP,更由整個家族一致決定以「藉教育及社會創業家精神培育有前途年輕人的才幹」為使命。

 

  YFP的營運確實頗公開透明,官方網站上年報、財務報表、資助項目一應俱全,其組織架構甚至比真正上市公司還要嚴謹,出資的葉謀遵更刻意不在YFP擔起任何角色。

 

  現時本港上市公司僅須有至少3名獨立非執行董事,但YFP無論主責發展方向的董事局,抑或評審捐贈的撥款委員會,獨立人士均須比葉家多,目前比例是3比2及3比1。

 

  「獨立董事理應監察得到機構的決定是否符合使命。」獨立撥款委員同樣可確保YFP不受葉家成員的喜好而左右決定。Yvette直言十分看重3名撥款委員的意見,像創立多家素食社企的凌浩雲就特別提點她跟社創基金合作要注意的範疇。

 

家人捐款 亦要寫申請書

 

  葉家鼓勵新一代投身慈善,Yvette約20歲的長女及姪女各有5萬元可用,剛滿13歲的幼女則獲分1萬元,惟她們要寫申請書,解釋支持來由,由獨立撥款委員審批,葉謀遵對此安排尤感自豪。Yvette解釋:「我們想她們思考自己正在做甚麼,譬如她很喜歡動物,想捐款給WWF(世界自然基金會)。我們會問為甚麼?原來是喜歡其標誌、網站。不,那就不夠充分!」

 

  她說,從爺爺葉庚年起,到她和哥哥這一代,葉家都有個人教育捐款,卻總是斷斷續續,且難以了解具體成效,比如獎學金得主畢業後的發展去向。2011年參加瑞銀舉辦的環球慈善論壇,令葉家認識「策略慈善」、「社會企業」等新概念,YFP慢慢成形。

 

  葉家開始認定,捐款人跟受助單位應是夥伴關係,捐款者其實無異投資者,有責任跟進及評定計劃,更要反思金錢以外還能貢獻些甚麼。「可能有時是不同的思考角度、營商建議,又或是人際網絡機會。」

 

  Yvette舉例,由浸大及港大生合創的「無障礙學堂」,遙距教授殘疾人士圖像設計、網頁製作等技能助就業;由於她是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執行委員,正好能介紹用戶測試產品。

 

非提款機 跟進評定計劃

 

  有往績的老牌機構像保良局及公益金,往往最能吸引捐款,Yvette指YFP較樂意支持有可能失敗或沒有收入的新項目,去試驗其營運模式能否維持。「就算新項目沒有達成你最初預計的效果,也不要緊,只要過程中有所得著。這不是放手賭一鋪,而是一項投資,所有投資都有成功、有失敗。」

 

  惟YFP不會年復年扮演「提款機」,「我們或會考慮再次撥款予同一機構,但撥款委員會必須喜歡那機構所做的事,而不是慣了就繼續。」

 

  姪女Nadya不齒瀕危的亞洲黑熊被活取膽汁,曾出資支持Animals Asia,幼女也喜歡小動物,那YFP未來會否更改使命?Yvette答得直截了當:「如果20年後當她們在董事局裏,覺得自己在其他方面更有熱誠,而又能說服董事局改變使命,便真的隨她們喜好。」

 

  「沒有人知道50年後世界會變成怎樣,使命會否過時,就由那時候的董事局決定。」葉謀遵一開始已表明,錢捐了出去就不再屬於他,「I don't want to dictate from my grave(我不想死了還在指手劃腳)。」Yvette引述完老父的話,不禁笑了起來。

 

讓學生任顧問 反思社企投資

 

  葉氏家族慈善機構兩年前起跟科大合辦跨學系學分課程,讓學生擔當初創社企的顧問,爭奪價值25萬元的投資額。項目已獲政府社創基金選中,未來3年可望擴展至兩間大學共9個課程。

 

  科大商學院每次為期3個月的課程中,學生會從課堂及專家身上學習公益創業及社會價值投資,並分成不同組別,跟獲選社企合作制定業務發展及融資方案,爭逐25萬元款項。

 

非單靠熱心 要真正投入營運

 

  身兼科大校董的馮葉儀皓(Yvette)憶述,本地社企以往多為餐廳,未能如外國成功例子般「改變架構、改變文化」,加上很多年輕人明明想貢獻社會,卻又不知怎樣做,令她萌生開辦「社會企業家101課程」的想法。

 

  「我不想它像其他101課程(入門課程),讀完書測個驗,或者只做點個案研究,我們希望學生真正投入社會及社企的經歷,明白營運一個社企並不容易。」

 

  Yvette想學生擔任顧問,由社企角度看事物,也用捐款人身份反思為何它值得投資。「比賽中學生除了要做簡報,亦有機會(替其他學生)評分,希望他們能思考捐款的運用……之所以捐25萬元那麼多,首先是想款項對機構有意義,第二是想學生勤力點去做。」

 

  TwoPresents是上學期的贏家,家長可叫生日會訪客捐款給小朋友指定的慈善機構,部分錢可用來買禮物給「壽星仔」。聯合創辦人Karola Szovati指出,正用獎金來繙譯網頁,並增聘了一名全職員工做本地推廣。

 

  除了科大會再辦6個同類課程,Yvette亦正找尋另一家肯提供資源及支持的院校當夥伴。

 

  無論將來是創辦社企還是擔起企業的社會責任業務,Yvette也希望修畢學科的學生都能明白「單單熱心幫人並不足夠」,例如要金融分析員到海灘替NGO撿垃圾,就顯然不及叫他教看財務報表善用才能。

 

 

摘錄自香港經濟日報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