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8 16:01:29

TSA vs 一支鉛筆(何凱婷)

  香港社會對小三TSA 的爭議,令大家一而再反思教育的本意。官方天真地以為公開試不過是讓學校了解學生的基本能力,從而改善「學與教」,但明顯地以香港的社會形態,一定會引致部分學校加倍催谷學生。有學校更將過往十年試題分類,密集訓練學生專攻某類題目。


  但這樣,孩子快樂嗎?

 

 

  在地球的另一邊,有五千七百萬名兒童沒有機會上學接受教育,二億五千萬名小學適齡兒童因資源貧乏、師資不足等各種問題,缺乏基本閱讀、寫作、數理的知識與技能。

 

  Adam Braun 是匈牙利猶太裔移民的後代,經過重重艱辛定居到美國。Braun 在大學時候參加了「海上學府」,在印度的街上遇上了一個在乞討的孤兒,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

 

  Braun 問男孩最想要的東西是甚麼,男孩堅定地回答:「一枝鉛筆」。於是Braun 便從背包拿出一支鉛筆送給男孩,男孩如獲至寶!原來,一枝鉛筆,竟可為缺乏教育的孩童帶來希望。

 

 

  大學畢業後Braun 投身了金融業,但一直念念不忘那個印度男孩拿著一支鉛筆的笑容。二十五歲那年,Braun 決定放棄華爾街的高薪厚職,用二十五美元開了一個銀行戶口,成為他創業的第一筆資金,創立了Pencils of Promise 「鉛筆的承諾」,從此踏上為全球貧困兒童帶來教育機會之路。過程之中,Braun 運用他的商業知識和人際網絡,找來志同道合協助宣傳和募款,在各地創辦學校。自2009年起,Pencils of Promise 已在老撾、加納、危地馬拉等貧窮地方創辦了304間學校,為超過三萬三千位貧童帶來教育機會,更為有需要學童提供校服、書本和文具。Braun 深信,教育能改變貧童的命運,為他們帶來希望與出路。

 

 

  為確保項目的長遠發展,Pencils of Promise 亦要求每間學校所屬的社區,按其能力承擔10% - 20%的項目經費。若有經濟困難,可以縫製校服等工作代替。所以計劃不但為孩童帶來教育機會,亦開發了當地的就業市場,而且增加了居民對學校的承擔與歸屬感,讓他們更關心學校的狀況與學生教育的需要。

 

  同樣重要的是,Braun 為「非牟利」(non-profit) 一詞作出新定義。他發現很多人對非牟利機構存有偏見, 往往以不平等的眼光對待。Braun 的理念是非牟利機構同樣需要發揮企業家精神,以嚴密的組織架構、 專業的知識、成效的評估,制定長遠的發展策略。他深信,真正的價值不在於最大的利益回報,而是社會的健康發展。因此,他將所創辦的機構定性為for-purpose organisation,而不是non-profit organisation。

 

 

  說到底,教育的核心精神就是「做人」和「做事」的能力。做人是道德品格,不會亦不能隨時代變動;做事則可從學術、技術與藝術方面取向。孩子,需要快樂地成長;教育,不是將社會分等級的工具。

 

初衷莫忘!

 

何凱婷

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副總監

etnet榮獲HKEX Awards 2023 「最佳表現證券數據供應商」大獎► 了解詳情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貨幣攻略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