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17-09-21

何來君堯「殺無赦」?

  最近身為律師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發起反港獨的「吶喊大會」,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台上發言時稱對港獨份子要「殺」,何君堯緊接和應高呼:「無赦!」他在集會後指港獨分子顛覆國家,非「殺」不可!事件發生後激起連串回響,泛民有22名議員聯署譴責,指何氏言論鼓吹暴力,要求警方及律政司採取行動。

 

  此外,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也認為何氏當日言論有機會觸犯《公安條例》。另一個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先是在網上狠批何氏是「愚蠢愛國者」,繼而指何氏的「吶喊大會」,感覺如文化大革命的批鬥;她更認為何氏為求出位,發言流於情緒。

 

  看來還是立法會議員田北辰的意見較為中肯,他說無論是有學者鼓吹以違法方式爭取政治訴求,還是有身兼律師身分的議員在公開場合聲稱「殺掉」他認為做錯事的人,都不能接受,「兩者都只會令社會更加撕裂,對解決問題全無幫助」。如今香港人為一個「殺」字爭吵,還要鬧上法庭,想將茶杯裏的風波變成海嘯,小題大做,正好說明香港已成亂港,市民難有安寧。

 

  但平情而論,「殺」字本身,確有血腥味。甲骨文的「殺」,造字本義,是逮住動物屠宰,揭下毛皮。

 

  其後篆書的「殺」,加上持械攻擊,而「揭皮」變成「剝皮」,更為殘忍。若看歷史上的殺人魔王,有唐末時號稱「殺人八百萬」的黃巢;另一個是明末流寇張獻忠,他曾在四川立碑,兩側碑文分別為:「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以報天」,中間有七字「殺殺殺殺殺殺殺」。

 

  以殺人為樂,《水滸傳》描繪得最為暴力。例如武松為了雪張都監陷害之仇,在鴛鴦樓一連殺了十五人,直殺得「血濺畫樓,屍橫燈影」,然後武松才說:「我方才心滿意足。」另一個例子是李逵在江州劫法場「只顧砍人,一斧一個,排頭兒砍將去......」他只感覺爽快,像小孩打電子遊戲機一樣快樂。

 

  但《水滸傳》的殺人也不是沒有準則。第27回《母夜叉孟州道賣人肉,武都頭十字坡遇張青》,張青夫婦開黑店賣人肉包子,但有三類人不殺,其一是雲遊僧道,其二是江湖上行院妓女之人,怕他們你我相傳;其三是各處犯罪流配的人,中間多有好漢在裏頭。今次何君堯所說的「殺無赦」,典出柳宗元的《駁復仇議》,即殺人者罪無可恕。何氏說得痛快,卻招惹了張青口中的第二類人,即「你我相傳」的傳媒,不斷「炒作」,讓他做了香港「紅衛兵」。

 

  也許別人喊「殺」倒也罷了,獨是何君堯說「殺」,就相當諷刺。父母為他取名「君堯」,相信是以「堯」這個君主為典範。司馬遷對堯的形容:「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富而不驕,貴而不舒」,百分之百的溫柔敦厚。難怪孔子在《論語・堯曰篇》,傳授君堯之道,謂「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以「暴虐」抨擊不重教化和告誡便隨便喊「殺」者。

 

  如今偏偏被父母取名「君堯」的何君堯,竟然喊「殺」,何來君堯「殺無赦」?他的「殺無赦」論,是否對自己的名字開了個玩笑?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更多論盡中港台文章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25周年慶
施政報告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