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0-03-17Text: 團結香港基金研究員 何杏研Photo: shutterstock

應用教育倡議系列(四):清晰區分副學士與高級文憑

  薩凡納藝術設計(香港)大學上周五(13日)發表聲明,宣告本年暑假停辨,並撤出香港,再次引起社會對自資院校發展的關注。在2000年教改後,高等教育參與率(participation rate) 持續上升,自資院校扮演重要角色,副學士課程的出現為中學畢業生提供更多升學機會,但與此同時,副學士的認可資格及升讀大學學位卻存在很多不明朗因素,為選擇副學士的學生帶來很大的隱憂。 

 

  2000年以前,香港的副學位課程基本上只有高級文憑課程。直至政府於教改時引入副學士課程,訂下明確目標,十年內擴大專上教育的參與率至60%。現時,香港副學位分為兩類:副學士與高級文憑。雖然同屬香港資歷架構第四級,課程的內容卻不盡相同,前者以傳統學術及通用性質為主,後者則較職業導向、實用性較高。每年大概有三成多中學畢業生升讀副學位課程。 

 

 

  過去二十年,市場對副學位教育的需求持續上升,相應地副學位學額亦由2000年少於一萬個,增加至現在近三萬五千個學額,其中三分之二由自資院校提供。雖然教改訂下的六成目標早已超額完成,但時至今天,比起職業導向的高級文憑,副學士一直無法如願得到社會單獨認可。本來,副學士是一個獨立的學歷,畢業生理應掌握所需知識及技能,在投身工作時可擔任初級管理人員及輔助專業人員等職位。不過,按政府數據顯示,近9成副學士畢業生選擇繼續升學,當中一半的學生到教資會大學修讀學位課程,清楚顯示學生皆視副學士為入大學的踏腳石,在職場缺乏認受性,證明它不足以作為獨立而有價值的資歷。再者,資助副學士學額歷年來大幅下降,每年八千多個畢業生,只有三百個是政府資助,學生面對高昂學費,未獲實質學歷認可卻欠債累累。 

 

  要解決現有副學位制度問題,副學士和高級文憑兩者理應具備不同的定位和角色,分別成為傳統學術和應用學位的升學路徑(見圖一)。這不但能為高級文憑的銜接及持續進修提供多一條出路,更能確保副學士與高級文憑學位之間有更清晰的區分。同時,若建立了完整的升學路徑,便能吸引更多學生選擇高級文憑,從而緩和副學士畢業生和高年級學士學位(SID)的供求失衡問題(由於副學士學生人數比高年級學士學位的供應多)。 

 

圖一:

 

  政府於今個年度財政預算案明確表明推出「自資專上教育提升及啓動補助金計劃」,支援自資院校開辦切合市場需要、但成本高昂的特定副學位或學士課程,涉及12.6億元。團結香港基金期望,此計劃能加強支援自資院校提供有助滿足特定人力需求的副學位課程,並向入讀相關副學位課程的學生提供相應的財政資助,令副學士及高級文憑定位更清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直播節目《hot talk 1點鐘》強勁嘉賓陣容 擴視野 添智慧 ► 即睇

更多政策.正察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副學士 #應用教育 #薩凡納藝術設計(香港)大學 #高級文憑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大國博弈
施政報告2020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