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04/02/2016

西九文化區工程的挑戰

  在2006年,筆者獲委派設計「臨時西九海濱長廊」。在我看來,首要目標是如何為西九除掉「官商勾結」的污名?另一項挑戰是如何在所謂「細額項目」(港幣一千五百萬元內)  的限制下,完成這個「大面積」的工程?

由高空鳥瞰西九文化區

  這「臨時西九長廊」與市區似近還遠,交通接駁極不方便,是先天性缺陷。設計團隊認同先決條件是要製造「視覺效果」,打從遠處,包括尖沙咀以至港島西環,都能「看到」這個景點。

 

  在建築署,較資深的建築師通常要擔當Project Team Leader,卻沒有像私營工程賦予真正發號司令的權力。在政府內的各專業團隊,薪酬大同小異,權力平等;作為Project Team Leader,要「做到嘢」,必須具備超強EQ及不怕厭煩的耐力。這個項目,首要找機電工程師溝通,說服他們不要選用一般的政府路燈,改而採納由我們團隊特別設計的燈飾裝置,以營造預期的視覺效果。

燈龍

  採用三角形的特別設計燈箱,原因三角形是最有效益的結構,燈箱以中通膠飾面,經濟、耐用、效果佳;難題是先要說服機電工程師,於燈箱内裝設環保光管,以替代政府路燈的效能。這做法當然很難達到機電署的技術規範,費了一番唇舌,最終獲得他們的上司以園藝裝飾為理由「無奈地接受」,整條長廊的一百多座三角形燈箱,築成香港戶外最大型的燈飾裝置。

 

  燈箱的另一特色,是在頂部三角面處切開三角形窗洞,內掛上風鈴,當清風送爽,便吹奏起快樂的天然樂章。燈箱完成後,一段小插曲是有官員感覺白色的燈箱有點像死人燈籠,不吉利,差點令這條延綿西九長廊的「燈龍」遇上波折。筆者於是透過康文署的安排,邀請了幾十位視覺藝術工作者,在燈箱上繪畫。在各方的努力下,在周日搞了一個繪劃西九的活動,成功把「西九是地產項目」的指控,重回到「文化藝術」的平台。

露天劇場

筆者設計的大戲棚

吳彥祖設計的竹棚

日本名建築師板茂設計的建築雙年展主場館

  我們為了增添文化元素,在長廊末段建造了一個專供戶外演唱的「露天劇場」,劇場呈圓寰狀,設有電源,斜坡草坪及由攀爬植物構建的遮光屏,並可坐1200人。現實是,這大圓寰被玩腳踏單車人士用作為轉圈訓練埸,糟蹋了我們原來的一番心意!

木鋪長廊

用貨箱改造的公廁

  西九長廊,亦可稱為香港目前最長的木地鋪。筆者認為香港的海濱不應只有明星的掌印,同樣應有香港一般市民的心聲,正好利用木地鋪在較寬的位置,留給市民塗鴉。那又如何成事呢?

分工做掌印

年青人留下印記

無名氏的掌印 

  在工程移交前的最後一晚,我們相約了幾十位建築實習生,大伙兒在工地上舉行慶祝會,飽餐過後,接著給大家做「功課」。各人要用噴塗在木地鋪上製作一共五六百隻手掌印。目的是,吸引來到西九長廊的香港市民及遊客在無名氏的手印上留下文字、圖像、記憶。這可說是另類的塗鴉,亦可分享市民的心聲。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榮獲HKEX Awards 2023 「最佳表現證券數據供應商」大獎► 了解詳情

Luxury Watch Trends for 2024

You May Also Like
#Art & Culture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貨幣攻略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