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3-12-20

連任無懸念,埃及難擺脫軍人總統惹爭議

  說起埃及,大家都會以文明古國形容之,但其實這個古國早已遠去,取而代之是一頁又一頁的殖民歷史,繼而是世俗與宗教、獨裁與民主之間的劇烈鬥爭,特別是過去10年軍人政府回歸,民生經濟不僅沒有起色,反之大幅下滑,近年更面對疫情肆虐、俄烏和以哈兩大戰爭衝擊,本已脆弱的埃及經濟被徹底打垮了。當外界正關注剛在大選連任的塞西如何處理加沙危機之際,國內人民卻關注塞西怎樣解决經濟問題,他們把經濟罪責歸咎於軍人總統助大了軍隊企業的勢力,擴大了經濟的不正義。

 

  軍隊在埃及獨立歷史裏有其特殊的位置,發生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欲推動軍政分家,最後功敗垂成,塞西於2013年發動政變推翻革命後首任民選文人總統穆爾西,把埃及又拉回到軍政合體的年代。

 

塞西(圖)2013年推翻革命後首任民選文人總統穆爾西,令埃及回歸軍政合體。(Shutterstock)

 

  回溯歷史,埃及經過土耳其奧圖曼帝國幾個世紀的統治後,又遭英國殖民統治。在埃及,英國不但進行軍事佔領,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亦對埃及造成很大的影響。從《賽克斯皮科協定》(Sykes-Picot Agreement)造成殖民瓜分阿拉伯土地,到《貝爾福宣言》協助猶太人在阿拉伯土地上建國,阿拉伯人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已經完全被西方列強出賣了。

 

  英國完全控制了埃及,還包括埃及的經濟命脈蘇伊士運河,這點進一步激起埃及的民族意識。此時,世俗化的民族主義運動卻銳不可擋,而推動民族解放的「自由軍官集團」便是民族主義運動的火車頭,最後帶領埃及走上獨立之路,其領導人納賽爾將軍成為開國之父,也是阿拉伯世界備受尊崇的民族革命英雄,埃及人更視他為阿拉真神派來的拯救者,如果他沒有被暗殺並存活至今,阿拉伯世界可能是另一番景象了。

 

  從中我們可看到「自由軍官」在埃及當代歷史舉足輕重的角色,從而令軍隊在埃及社會中發展出根深蒂固的主導地位。況且埃及處於地緣戰略重要位置,乃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的重要棋子,起著不可忽視的制衡作用,而埃及到了穆巴拉克時期,已經成為中東第三軍事大國。國際工業體系的發展在某種程度上得力於美國,美國過去給予埃及的援助,在中東僅次於以色列。

 

  穆巴拉克深知軍事力量的重要性,這不但提高埃及在中東的軍事地位,而且有助於穩定軍政合體,因此埃及和美國關係非比尋常,而前者又樂於成為後者密切的反恐夥伴。如是者,當被視為哈馬斯支持者的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借「阿拉伯之春」成功奪權,並且企圖大搞軍政分家,自然令埃及軍方和美國不悅,欲除之而後快。

 

  事實上,自埃及第二任總統薩達特上台,實行「經濟開放」政策後,軍隊可以經營企業,並在經濟發展中所佔的份額不斷提升,令到民眾猜疑埃及軍隊在國民經濟中勢力龐大,存在著一個平行的「經濟王國」。最重要的是,在軍政合體下,軍隊擁有絕對優勢取得埃及公共設施和基礎設施的建設項目,如公路、港口、管道和大橋等,這逐漸成為埃及社會難解的貪污溫床。

 

埃及軍方在競投國內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項目上,擁有絕對優勢。(Shutterstock)

 

  究竟埃及軍隊佔經濟總量的真實比重有多少?由於數據欠透明,官方雖說不多,但民間就是不相信。自從2013年7月穆爾西被推翻後,埃及軍方開始承接更多大型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項目,包括2015年8月完工的蘇伊士第二運河,和開羅東部新行政首都建設和百萬住宅項目等。

 

  到了2015年12月,塞西又頒布第466號總統令,允許軍隊通過其所擁有的「武裝部隊土地項目組織」(armed forces land projects organization)名義下合法經商,並且可以和國內外私人資本合作成立商業機構,令人們擔心最近政府宣布所謂國退民進的經濟政策,只不過是一個掩眼法。

 

  埃及人擔心軍隊日後可進一步利用其土地儲備,參與大型住房和基建項目,並從中謀取暴利,削弱民間經濟,進一步擴大貧富懸殊,而且無法解决埃及經濟結構性問題。在埃及好大喜功的大白象工程下,加上埃及外債龐大,為求貸款,不得不聽從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建議,實行緊縮政策,埃及老百姓在大選過後可能迎來更艱難的日子。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榮獲HKEX Awards 2023 「最佳表現證券數據供應商」大獎► 了解詳情

更多容我世說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容我世說 #埃及 #政治 #經濟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大國博弈
貨幣攻略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