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4-05-08

逃生無門,拉法悲歌

  自加沙爆發戰事的過去半年間,我們在新聞經常聽到拉法(Rafah)這個城市,其位於加沙最南端,那裏有一個通往埃及的口岸叫拉法口岸,可以說是加沙唯一對外口岸,亦是戰事期間加沙巴人的唯一逃生大門。可是近日以色列已對拉法展開正式攻勢,並對拉法口岸作出全面封鎖,換言之,加沙巴人已逃生無門,國際救援也無法進入加沙。

 

  其實加沙總共有七個陸路口岸,六個和以色列接壤,早已逐一受限制及封鎖,以色列規定巴人不得踏足以國土地,因此這六個口岸當中,有些即使以前曾作有限度開放,也只供外國使節或國際救援組織使用。剩下來的拉法口岸本應屬埃及管控範圍,但以色列仍有最終生殺大權,這一切都和以色列的軍事強勢有關。

 

拉法口岸近日已被以軍封鎖,國際救援也無法進入加沙。(AP)

 

  2007年,哈馬斯在民主大選中勝出,令西方大為震驚,在一番權力角力後,巴人自治政府主政派系法塔赫同意和哈馬斯分而治之,把加沙管治權交給後者,形同兩個政府,而兩個派系的不和鬥爭亦浮出水面,如同水火,一直至今。早前中國政府安排兩派代表在北京會面,企圖協助解決分歧,促進巴人共同利益,以應付今次加沙危機,算是一次有建設性的行動。

 

  日前由卡塔爾、埃及和美國合力擬出的加沙停火協議方案,即使哈馬斯接受了,以色列不接受之餘,還加快對加沙的進攻,並封鎖拉法口岸,令加沙的人道大災難更為惡化。內塔尼亞胡這樣不給拜登一點面子,目的是要在其極右政權中保住自己地位。

 

以色列加強對拉法的攻擊,大量民房被炸毀。(AP)

 

  雖然以色列國內有愈來愈多群眾抗議他們的總理,但民調顯示,支持不理加沙人道災難而堅持消滅哈馬斯的右翼人士仍佔大多數。正如美國的民調亦指出,有大部分選民仍站在以色列的一邊,拜登才這麼狠把高校反戰運動大加鎮壓,而由於猶太人大金主在後面,拜登也未能左右內塔尼亞胡的行為,惟有盲撐,從中奏出了加沙悲歌。

 

  拉法是加沙悲歌中的悲歌。事實上,自2007年哈馬斯管治加沙後,埃及政府便關閉了拉法口岸,只供特殊人士作有限度通行,因此加劇貪腐之風,正如我們廣東話所戲謔的「有水放水,無水過主」,放行費用大約一千幾百美元。

 

  可是,今次加沙危機爆發以來,放行費用大大增加,價錢隨局勢緩急而有所調整,平均費用為成人5000美元,兒童半價,見錢才救人。聽聞負責的蛇頭公司一天可賺取100萬美元之多,實在令人咋舌。

 

加沙危機爆發後,拉法口岸的放行費大幅增加。(AP)

 

  諷刺的是,蛇頭公司乃是埃及一家叫「哈囉」的私人旅遊諮詢公司,借加沙人道危機發災難財,而且可以公開獨家經營這盤逃生門生意。究竟是何方神聖?葫蘆裏賣甚麼藥?記者一查之下,發現原來「哈囉」背後大有來頭,並且直指「哈囉」老板和埃及總統賽西兒子有密切關係,難怪埃及軍政府面對投訴只懂說會調查,但總是查不出結果來。

 

  《衛報》訪問了一名在美巴人,他急於把妻兒兩人接出來,向中介付上9000美元。可是當妻兒跑到邊境,卻被通知他們不在特許名單上,要多付3000美元才可有機會離開。這種坐地起價經常發生,正所謂人在砧板上,任人魚肉。

 

  現在,即使加沙巴人願意奉上巨款也已無法逃生,又或付了巨款卻不能出來,這種「關門打狗」,明顯是要作最後的種族清洗。唯一能作為的美國不作為,整個世界只有眼巴巴地看。

 

加沙巴人已無逃生出口,面對以軍的窮追猛打,情況堪憂。(AP)

 

  在此我想到金庸筆下這首哀歌:「焚我殘軀,熊熊烈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唯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說說心理話》與你分享遭遇欺凌該如何應對 教你兩個方法輕易彈走負面情緒► 即睇

更多容我世說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以巴衝突 #容我世說 #大國博弈 #以色列 #加沙 #拉法 #哈馬斯 #口岸 #內塔尼亞胡 #美國 #猶太人 #拜登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貨幣攻略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