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0-12-31

中國消費:外溢和內捲

  OEDC在12月初將2021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測由5%下調到4.5%。該組織認為全球經濟已經躲過最壞的情形,但是各國復甦進程大不相同,全球增長中超過三分之一的貢獻來自中國。OECD經濟學家對中國需求對球球經濟的拉動作用期許甚殷。OECD經濟學家仍記得2008年金融危機後,中國需求將世界拉出了衰退的泥沼,他們認為這次也一樣。

 

  筆者同意全球經濟已經躲過最壞的情形,中國經濟增長會引領全球復甦,但是這次中國需求可能給世界帶來的牽引,與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當年的中國的四萬億投資有巨大的外溢效果,這次需求則主要留在國內市場。

 

  2021年中國需求的關鍵詞是內循環,是需求端管理。無論中美關係還是產業鏈變遷,中國都無法如十年前那樣依賴外循環,依靠本土市場和逐步完善本土產業鏈乃是戰略性部署。中國經濟今天的體量十分大,無法再如過去那樣仰仗海外市場(尤其是美國市場)。儘管由於疫情部分海外訂單被轉回中國,但是工廠外遷長期來看勢必導致出口份額的下降,內需才是保持經濟長期穩定向上的火車頭。

 

  中國的消費故事已經講了十年,這個背後是中產階層的崛起,與房地產資產價格上升有著莫大的關係。然而,房地產市場似乎已經進入了整固期,「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成為房市的緊箍咒。也許房價暫時難以大跌,開發商的現金流卻受到融資難的困擾。依靠住房升值來拉動經濟、刺激消費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政府會致力於消除未來消費的堵點與短板,來打造新的增長動能。

 

  提高可支配收入,是打造未來消費的關鍵。在城市,這可能意味著住房支出必須得到控制。房租與房貸已經成為壓在大城市消費者身上的兩座大山,也是打通內循環的第一個堵點。同時,七億農民這個市場尚未得到很好的開發,消費下沉,在四五線城市和農村地區完善基礎設施、拓展供應鏈,這是打通內循環的第二個堵點。農村消費,一定要涉及收入分配,如何將生產資料使用權貨幣化,從收入角度解決需求問題,也是解決短板的重要一環。

 

  整頓和完善供應平台,與數據時代接軌,是消費管理的又一個課題。消費平台在中國市場發展十分迅速,如何提高供應效率、降低成本,同時防範平台壟斷式經營,是未來數年中國消費經濟的一大看點。

 

  耐用消費品升級換代是中國消費的又一個熱點。數據時代的降臨,令汽車和家用電器會有一輪大的升級換代潮。政府補貼和能源政策可能催生以新能源車為首的耐用消費新需求。中國的養老、醫療等領域遠遠落後於國力的發展,新興服務業具有巨大的潛力。這是典型的供應製造需求,通過新產品、新的生活方式帶動新的需求。

 

  這次支持經濟的消費動力,與十年前的大不相同,既不需要進口大量機械和原物料,也未必催生新的出國旅遊潮。儘管新型消費對中國經濟可能起到重大的支持作用,對海外經濟卻未必帶來很高的溢出效應。這是OECD經濟學家沒看明白的。

 

  本文原載於今周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更多陶冬天下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OECD #中國經濟 #消費 #內需 #海外市場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中概股回歸
新型肺炎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