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2020-03-09

瘟疫之升

  無疑,中央銀行要照顧市場反應及期望,但亦需要分清期望合理與否,及當中的訴求成效作用。觀乎今次減息,由醞釀到落實,時間是相當之快,背後重點就是金融市場的反應作怪,包括利率期貨價格將減息變為既定事實,以及債息被大幅推低等等。試問,如果利率期貨因為出現非理性的交易,而出現更大規模的減息預期,局方難道亦要就範去配合?

 

貨幣政策空間被提早消耗

 

  目前市場其中一個大問題是債市,任由減息預期升溫,在另一邊廂製造更大的經濟衰退憂慮,均會導致資金大筆流入債市。10年債息極短時間跌穿1厘,令到很多低質素債券也受追捧。再者,美債超買,一旦稍後經濟活動來得較預期好、疫情好轉,或市場風險胃納回升,美債價格隨時會大幅度下跌,屆時又會出現另一輪恐慌。

 

  貨幣政策因為今次疫情已經徹底改變,美國利率可減的幅度已所餘無幾,歐洲及日本更甚。美國為首的各國央行本應仍然籌劃應對下一輪經濟衰退的工具及政策可能性,現在全部被打散,如果往後經濟未能回穩,幾乎肯定今年之內,美國會重提QE。疫情令央行僅餘的貨幣政策空間也提早消耗,作為愛升不愛跌的投資者,短期而言,這無疑是疫情帶來的好消息,但那又如何呢?

 

轉載自: 晴報

更多留給囝囝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貨幣政策 #QE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中概股回歸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