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4/11/2017

戰爭為了甚麼?板門店的北韓逃兵・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茱麗葉

  

  北韓的電視新聞或網路時不時都有報道脫北事件或故事,但這個月在南北韓接壤的非軍事區,發生了一次罕見的軍人脫北事例。

 

  本月13日,北韓一名士兵越過板門店休戰區投奔南韓,其間遭北韓同袍連開40多槍阻止,有5槍命中肺部及腹部等。直至近日,駐韓聯合國軍司令部公開當日北韓士兵在板門店共同警備區(JSA)投誠的關鍵7分鐘錄影影像,並得到各大媒體於社交平台瘋狂轉載,引起不少人的熱烈關注。這短短的逃亡片段,比電影情節更戲劇性,當網民正在拿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開玩笑,說他被氣得要找軍隊出氣,我們卻想起20多年前在薩拉熱窩一對準備逃難的情侶,也就是歌手鄭秀文的名曲《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當中的主角。

 

 

  這首歌陪伴我們這一代成長,即使跟歌詞中的主角毫不相識,但的確感動了很多歌迷。亦因為這首歌,令波斯尼亞及黑塞哥維那首都薩拉熱窩成為我們這趟旅程必去的地方,因為要親身到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墳前,告訴他們有這首歌的存在。

 

 

  為此我們早已做了不少資料搜集。當我們看過脫北士兵的這條逃亡片段,發覺那位北韓兵哥其實比薩拉熱窩那對情侶來得幸運。脫北士兵開著吉普車風馳電掣地越過北韓警衛塔,往南韓方向高速行駛,直至撞毀了汽車後他馬上落車逃跑。大批北韓士兵湧至並向他開火,雙方展開追逐戰,脫北士兵最終負傷成功越過邊境。及後南韓就派多名士兵伏下潛行到脫北士兵身邊,成功將他救走並送到醫院搶救,經過三次手術後已可自行呼吸並恢復意識。在薩拉熱窩那邊,那對情侶雙雙中槍後隨即身亡,沒有北韓那位兵哥幸運,他們的屍體連日來都沒有被處理。

 

 

  薩拉熱窩圍城屬於波斯尼亞戰爭的一部分,歷時長達近四年,是現代戰爭史上最長的圍城戰役。當波斯尼亞宣布脫離前南斯拉夫獨立,波斯尼亞的塞族人(即塞爾維亞人Serbs)打算建立自己的波斯尼亞塞族共和國,出動了數以萬計的軍人駐紥在薩拉熱窩四周的山頭進行圍城。負責守衛薩拉熱窩的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共和軍,儘管人數有七萬人,但在資源匱乏和軍備落後的情況下,一直都無法突破塞軍的圍困。

 

 

  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男的叫Boško,女的叫Admira,一個是東正教的塞人,一個是伊斯蘭教的波斯尼亞人,彼此的愛超越了戰爭鼓吹的種族仇恨。1993年5月19日,他們得到親友的協助,打算在軍隊雙方協定停火期間逃離薩拉熱窩遠走高飛,豈料在波塞兩軍戰線之間的橋上先後中槍,Boško即時死亡,Admira受了槍傷後沒有離開,反而爬到愛人的身旁,擁著對方,然後亦離開了這個荒亂的世界。

 

  一對戀人的屍體在橋上無人理會,一是由於那裡極度危險,二是兩軍都不想承認責任,那個開槍的狙擊手究竟是來自何方,只有局內人才知道。就這樣過了八天,塞軍軍人把Boško和Admira的屍體帶到附近的軍營埋葬。Admira的父母由於是穆斯林,沒法穿過塞軍戰線見女兒最後一面。事隔19年後的一個訪問中,Admira的父母表示仍然對此耿耿於懷,至於兇手是誰,他們早已不關心,就算你把他關在牢裡一百年,又或是殺死他,Boško和Admira也不會回來。

 

 

  最近,聯合國國際刑事法院宣判,在波斯尼亞戰爭時領導斯雷布雷尼察屠殺 (Srebrenica massacre) 、有「波斯尼亞屠夫」之稱的塞族軍隊司令姆拉迪奇(Ratko Mladic),被裁定種族滅絕及反人類等罪成,判處終身監禁。有當年大屠殺的倖存者多年來致力挖掘失蹤家人屍骨,他的舉動亦替其他人找回逾250位親友的完整或不完整遺骨,對於姆拉迪奇的判決,他表示毫不關心,原因跟Admira的父母的一樣-「人死不能復生」。

 

  我們曾於之前的文章寫道:「二十年後的今天,戰爭繼續爆發,恐怖襲擊繼續發生,人類從歷史,曾否學到了甚麼?」這句話,今天仍然是我們文章的結尾。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Be Inspired by 25

You May Also Like
#北韓 #戰爭 #travel #脫北 #薩拉熱窩
More on Travel & Din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25周年慶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