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10-28

一場沒有競爭的選舉

  「泛民肯定被一舖清袋;至於直選,分分鐘連葉劉都可能無得出。」今年初,在一個建制人士聚會討論「完善選舉條例」時,我說。

 

  「怎有可能呢?這樣即是大陸玩晒!」有不少人不認同,認為大陸名義上收緊,實際上還是會開閘讓民主派參選;既然民主派可以出閘,又怎會不讓葉劉等建制派出選?

 

  這仍是香港人的思維,今天平穩局面得來不易,怎會放過推倒重來的機會呢?早已說過,一定清洗泛民,和他們算帳,今天已十分清楚,不䞇。至於葉劉,那只是一個比喻而已。

 

  我的講法是少數中的少數。現在看來又有何不同,即使葉劉等仍參加地區直選,又代表甚麼?

 

(資料圖片)

 

  立法會直選議席由35席大幅減至20席,選區有多議席單票制,變成雙議席單票制,根據過去泛民和建制票數比例是6與4的話,理論上建制派只可以派一人出選,才可保證在每區獲得一個議席。

 

  因為大規模DQ了不少泛民,又加上出選要得到選委5個界別各兩名選委提名,泛民出選機會差不多等同零,那麼建制派即使有內鬥,每區也可全取兩席。謝偉俊田北辰等仍可以獨立候選人出戰,相信他們若然出選,必定獲得北方祝福。

 

  過去立法會共70席,地區直選35席減去15席,功能組別減去超級區議會減5席,這20個議席,另加20個議席,撥去新增選委界別,今新增選委界別合共40議席,令北京在安排誰人出選更加得心應手。

 

  地區直選議席少了,原先靠直選的梁美芬、蔣麗芸等應該轉由選委出線。因為選委組別有40席,需要的人多的是。況且地區直選是最能反映民主成份,所以讓自己嫡系披甲上陣最划算,畢竟民建聯和工聯會在街坊事務和工友福利上都是真心實意的,相信更多年青面孔可以上位,他們亦可在將來的政治生態中扮演督促派角色。

 

  至於葉劉,她可以自由決定,地區直選或選委,但直選議席有限,她出選,容海恩可能要在選委出線。

 

  至於民主思路和新思維等所謂溫和民主派,狄志遠以他民主派加社工的背景,走去功能組別社福界最理想,反正這個議席長期由泛民把持;其他人若出選都只是陪跑分子。

 

  馮檢基可能鹹魚翻生,民主黨和民協不參選,他或以個人名義出戰原新界西;若是這樣,何君堯或由選委出線了。有他在,點綴一下,也未必不好。

 

  值得留意的是在反修例事件中引發黑暴時,一批建制陣營中跑出來的KOL,華記、李梓敬和陳穎欣等。他們在危急關頭,敢於鬥爭,至於是否出選,誰人出選?等北方消息吧,過兩天便揭盅。

 

  這是一場沒有太多競爭的選舉;但不完全代表沒甚麼意思。中國傳統選拔人才的標準,一是舉薦、一是考試。舉薦是Selection,考試也是Election,跟單純靠選舉Election多一點成份,未必不好。

 

  1991年,立法局第一次有分區直選,港同盟(民主黨前身)取得14席大勝;2021年,北京全面介入立法會選舉,泛民參選變成歷史。這怪不得誰,只怪他們否決了831直選行政長官方案;只怪他們在2019年玩出火……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限時優惠】申請etnet強化版MQ手機串流報價服務,加送$50禮券! ► 立即行動

更多政是有心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立法會選舉 #泛民 #建制派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內房困局
跨境理財通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