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09-23

商業就是政治:法國版的軍工複合體

  近日,澳洲撕毀與早前法國簽訂的潛艇買賣合約,改為購買英美製造的核動力潛艇。這當然引起西方世界的巨大震撼,尤其「受害者」法國,簡直怒不可遏。許多評論的重點都放在美國牽頭成立的英美澳聯盟AUKUS,這個捨法國而取英美的潛艇買賣,一來固然是明擺著要提升針對中國的軍事壓力,二來也是要在美國領導下的西方盟國之間,分出個親疏之別來。

 

美澳軍事合作畫蛇添足

 

  筆者倒覺得沒那麼複雜,所謂英美澳軍事合作,根本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因為美澳之間本來就存在軍事聯防協議,英美則同屬北約軍事同盟,英澳則不僅同為英聯邦成員國,傳統上大量英國軍事裝備包括航母和潛艇,都是銷往澳洲的。這三個國家和軍隊之間本來就存在密不可分的合作關係,現在硬是要明知故說,特意擰出來命名為AUKUS,不僅脫褲放屁,而且拜登轉移視線之心,昭然若揭。轉移甚麼視線?當然是八月底在阿富汗倉皇撤退、把臉丟盡的國內國際視線!這次撤軍不僅飽受媒體揶揄,飽受盟友批評,更面臨國內包括民主黨內政治對手的攻擊,拜登政府當然需要另外做一場大戲、幹一票大的,來沖刷其政治丟臉,來重振其外交業績。

 

  至於在西方盟國之間存在親疏有別,這也不是今天才如此的了,甚至不完全是美國單方面造成的。法國從二戰到今天,其實都不停在維持與美國盟友關係和保持自身獨立性之間遊走。沒有美國,法國連二戰都無法自己打贏德國,更別說在冷戰時期要面對蘇聯的威脅;但如果完全依靠美國,曾經是歐洲第一強國的法國是難以忍受的。因此,在1960年代開始,法國戴高樂總統就作出了退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軍事指揮架構的重大決策(許多評論誤以為退出北約),並成功獨立自主發展核武器。但如此一來,法國就不僅不能再埋怨美國對它親疏有別,甚至不自覺地形成了法國版的軍事工業複合體!

 

  談起軍事工業複合體,一般都知道是源自美國艾森豪威爾總統,他曾呼籲警惕國家經濟對軍事工業的過度依賴,繼而為了銷售和消耗巨量產出的軍工產品,國家和軍隊不得不持續對外戰爭,或者製造國家衝突以出口軍工產品,同時軍方也為了獲得更多更先進的軍工裝備,反過來又遊說和影響國會與政府,增加國防預算。最後,國防對軍工的需求和軍工企業的產出銷售,變成了互為因果、互相推進增長的循環鏈,不僅增加或者至少無法降低戰爭衝突的風險,而且大量佔用社會資源,而這些生產飛機導彈坦克軍艦的社會資源,本來是可以用來生產更多糧食、生活品和教育服務的。

 

  有趣的是,法國一樣如此!根據法國知名軍事經濟學專家Lucie Béraud-Sudreau博士的研究,自六十年代戴高樂總統採取獨立於美國和北約的軍事決策以來,法國就陷入了一種兩難的局面:一方面要軍事獨立自主,那麼軍工生產就必須獨立自主,不能依靠向美國等盟國採購;但另一方面,法國的軍工要能有效經營下去,就不能僅僅依靠法國本土的市場,軍工產品的唯一客戶,就是主權國家的軍隊。畢竟法國軍隊的規模有限,單靠法軍這個國內客戶,是絕對不足以維持法國軍工體系的可持續發展。那麼唯一合乎邏輯的結論是,法國必須大力拓展對外軍工銷售市場,當然在不違反國內法律和國際軍控協定的前提下。

 

(資料圖片)

 

  因此,幾乎整個法國軍政企體系都非常重視武器出口銷售:法國總統和政府部門負責大力對外宣傳推廣,甚至在薩科齊總統時代,法國政府成立了一個不是用於指揮作戰的「戰爭室委員會War room committee」,成員包括總統府官員和高級內閣官員,職責居然是緊盯國際軍火市場,為國家贏得軍工武器出口訂單作出快速決策和反應;法國金融機構負責為軍工企業提供出口信貸保證;法國軍隊更是在產品推銷過程中負責演示武器裝備的各種性能,在產品銷售之後負責人員培訓,甚至其他售後服務!

 

法國非常重視軍工出口銷售

 

  法國軍工武器至少有兩個優點:一是一物多用,而不是像其他國家武器那樣一物一用。例如,大名鼎鼎的法國「幻影戰機」,可以變身為戰鬥機、對地面攻擊機和偵察機;一款「西北風導彈」,可以變化出陸海空三軍各自使用的導彈。二是武器平台可以轉載來自不同國家設計的電子系統和武器,而不是一定要整個都使用法國貨,例如「陣風」戰機,就可以裝載歐洲其他國家的導彈,不一定只限於法國製導彈。這次本來澳洲訂購的法國常規潛艇,其實只有潛艇航海器本身是法國造,但聲納系統和魚雷武器都不是採用法國造,法國已經很大程度上遷就澳洲的需求,但照樣被毀約。

 

  每個財政年度,法國國防部必須向法國國會提交《軍工銷售報告》。2018年的這份國會報告顯示,當年的法國軍工出口額達九十億歐元,是二十年以來最高,比二十年前翻了一倍。如果不是因為新冠肺疫疫情的影響,2020年法國軍售本來預期可以超過俄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軍工銷售國,目前仍名列世界第三與第四名左右。另外,法國軍工企業僱用的人員,佔整體法國工業人口(儘管工業人口佔全國就業人口的比例在不斷降低)的百分之十三左右。這個比例不能說很高,但也不是低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更何況,現任總統馬克龍可是自詡左派(對比右翼政敵瑪琳勒龐),產業工人可是他的基本盤!

 

  明年五月是法國總統大選,在如此軍工複合體之下,面對美國的撬牆腳、澳洲的毀約,馬克龍能不被氣得七竅生煙嗎?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搶先申請】免費試用etnet強化版MQ手機串流報價服務! ► 立即行動

更多飛常談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法國 #軍事合作 #大國博弈 #澳洲 #核動力潛艇 #軍工複合體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大國博弈
施政報告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