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3-11-07

加沙戰火的「陰影」讓澤連斯基惱火

  加沙地區的戰火已造成過萬名民眾死亡,隨著以色列軍隊開始攻打加沙城,更多的平民傷亡已不可避免。同時,因停電停水及缺少食品藥品,加沙已出現嚴重人道主義危機。不管是聯合國的決議,還是各國領袖的呼籲,短期內都無法改變局勢走向,以色列不會停止追剿哈馬斯武裝力量的軍事行動,哈馬斯也不會在以軍的壓力下釋放人質。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已從俄烏戰爭轉向加沙的戰火,而美國國內反對無條件支持烏克蘭的聲音也愈來愈大,這難免讓「受冷落」的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有點惱火且相當無奈,這種情緒在他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露無遺。

 

「戰爭疲勞症」影響美國對烏「後勤保障」

    
  澤連斯基周日(5日)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獨家視頻專訪,否認俄烏之戰陷入僵局,強調烏克蘭仍然掌握主動,但同時他也承認,「很多人感到疲倦,歐洲領導人對繼續支援烏克蘭也感到疲倦」。澤連斯基否認出現僵局,主要是因為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司令扎盧日內(Valery Zaluzhny)曾表示,今年6月烏克蘭發動戰略反擊之後,戰場上的兩軍對峙正陷入僵局,雙方都難以實現有效突破。實際上,美國和歐洲的軍事專家早就持有這種看法,澤連斯基自己也知道事實真相,只是不願承認而已。他在上周簽署命令,免除特種作戰部隊司令霍連科的職務,任命盧潘丘克接任,而霍連科是扎盧日內的親密助手。特種作戰部隊是烏克蘭軍隊的「大腦」,主要負責執行偵察、情報收集、心理戰、反電子戰等任務,此時解除霍連科的職務,可能會打擊扎盧日內的威信。

 

澤連斯基自己也知俄烏戰爭陷入僵局,但為繼續得到北約援助,只能嘴硬不承認。(AP)

 

  然而從澤連斯基的角度來看,不管戰場上的形勢對烏克蘭是否有利,當前只能「嘴硬」,必須強調在北約的大力支持下,烏克蘭有能力打敗俄羅斯,否則烏克蘭就無法繼續得到西方的大量援助。自去年2月開戰以來,美國已經向烏克蘭提供了750億美元的軍事、財政及人道主義援助,當中大部分是用來購買武器彈藥。美國和部分歐盟國家的政客對無休止地軍援烏克蘭感到疲倦了,美國國會眾議院新上任的議長約翰遜就曾投票反對撥款向烏克蘭提供軍援,再加上出現了加沙戰事,美國政客都將保護以色列的安全和解救被哈馬斯綁架的人質作為優先議題,這讓澤連斯基無法不惱火、無法不失落。

 

美國「重以輕烏」令烏克蘭「受傷害」 

 

  過去一個月,美國向以色列緊急提供武器彈藥,其中有些也是烏克蘭最需要的。《紐約時報》上個月的一篇報道稱,這類武器彈藥至少包括三種。首先是155毫米榴彈砲的砲彈,這種砲彈消耗比較快,烏克蘭夏季反擊打響之後,一天就發射幾千發。巧的是美國在以色列存放了一大批這個型號的砲彈,其中一半去年冬天已經運到烏克蘭,剩下的現在都給以色列恐怕也未必夠用,因為以色列對加沙展開地面進攻之前,對哈馬斯據點展開了大規模砲擊和導彈攻擊,一個月內沒停止過,消耗的砲彈也數量驚人。與此同時,美國和北約盟友的砲彈庫存也不太充足,這必然會影響向烏克蘭提供更多砲彈。其次是可以用衛星制導的精準導彈(俗稱Smart Bomb),美國政府日前剛剛通知國會,將向以色列提供3.2億美元的相關裝置,將普通導彈升級為衛星制導的精準導彈。2010年以來,以色列已經從美國購買了8500枚這種小型導彈,現在需要補充,而這種導彈也是烏克蘭非常需要的,唯一不同之處是以色列用飛機投放,烏克蘭則從地面發射。第三種武器是便攜式毒刺導彈,它可以用來擊落無人機,也可用來摧毀坦克或建築物。

 

以色列軍隊對哈馬斯在加沙的據點持續進行大規模砲擊,消耗砲彈量驚人。(AP)

 

  當以色列有需求時,烏克蘭就不再是第一優先,這是美國的基本態度。不僅因為以色列是美國在中東利益的代言人、美國猶太裔在很多關鍵領域都有影響力,同時也因為烏克蘭沒能在美國和其他北約成員的支持下重創俄羅斯軍隊,讓支持者們看到希望。烏克蘭第128山地旅上周五(3日)在靠近東南部扎波羅熱前線離俄軍陣地不太遠的一個地方舉行「火箭軍與砲兵日」活動,向英勇作戰的官兵頒獎,但被俄羅斯的無人機偵察到,結果遭到俄羅斯導彈襲擊,19名最優秀的官兵被炸死。烏克蘭國家調查局已決定展開調查,要向涉事官員問責。

 

  此次事件對烏克蘭來說是一個慘痛教訓,不僅暴露出烏軍官員的無能,不知道在前線露天聚集會引起敵方注意,也再次證明防空力不足是烏克蘭的短板。正因如此,澤連斯基在兩天後接受NBC採訪時反覆強調防空能力,鑑於北約提供的F-16戰機暫時無法投入使用(烏克蘭飛行員還在接受培訓),他要求美國與烏克蘭聯合生產防空武器,同時要求美國和其他盟友向烏克蘭提供支援,「給我們一些防空裝備,讓我們用,租給我們也可以,就租一段時間,尤其是冬天。冬天是最具挑戰的一段時間」。身為總統,卻不得不透過傳媒來發出這樣的懇求,讓人感覺澤連斯基實在是非常無奈。

 

  烏克蘭在華盛頓沒有強大的游說集團,無法像以色列那樣有人代言。俄烏戰爭之初,烏克蘭難民從美國與墨西哥邊境進入美國尋求避難,得到過美國的特殊優待,這還引起一些拉美裔民間團體的不滿。如今,澤連斯基發出激情呼籲,也沒能引起美國官方的積極回應,可能真是因為華盛頓政客對他「厭倦了」。國際政治如此現實,這一年來的變化又如此之大,怎能不讓人欷歔。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節目《說說心理話》青少年不可以戀愛!?真實個案講述驚心動魄經歷► 即睇

更多威少看世界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大國博弈 #烏克蘭 #澤連斯基 #俄羅斯 #美國 #以色列 #戰爭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貨幣攻略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