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03-30

聯儲與政策灰犀牛

  2021年可見的全球性灰犀牛有兩個,一是聯儲政策,一是病毒變種。新冠疫情在2020年肆虐各國,已經導致經濟活動大停頓;聯儲則一直在放水,一旦政策轉向對市場的衝擊可能更大。

 

  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自從年初的0.92%一路走高,三月份一度觸及1.73%,債市頗為動盪。疫苗的迅速推廣和拜登巨大的財政支出,令美國經濟前景明顯改善,市場擔心通貨膨脹。債市的動盪幾次影響到美股,甚至危及全球風險資產。

 

  然而,聯儲卻沒有出手干預。聯儲主席鮑威爾在紐約經濟俱樂部演講、FOMC會後的記者會和眾議院財金委員會聽證會上,曾經有三次機會進行口頭干預,但是他的語境始終溫和。他認同經濟復甦的勢頭良好,但是強調距離完全復甦「還有相當的距離」,他直言儘管通脹可能一時突破貨幣當局2%的政策目標,不過只要就業市場沒有完全恢復,聯儲並不急於加息。聯儲和市場在通脹預期和政策走勢上存在著認知差異,爭執不下。

 

(iStock)

 

  在聯儲眼中,3月份開始的通脹上行,基本上是由低基數效應、能源價格和提升最低工資造成的,沒有一個因素是貨幣政策可影響得到的,全部是一次性、過渡性的,一段時間後便會自動回落。而美國經濟復甦的基礎並不牢固,財政刺激能否令消費可持續復甦,並帶動就業回到疫情前水平,其實是未知數。聯儲和白宮均吸取了2008年危機後的政策教訓,不急於收緊政策,給實體經濟更多的康復空間。

 

  市場則相信,社交距離限制被撤銷後,消費會有一輪報復性反彈,而此帶動服務業製造新的就業機會,失業率的回落會快過預期,加上提高低端工人的工資,成本拉動型通脹已經逼在眼前,聯儲到時候不得不面對。

 

  筆者認為,除非疫情出現意外的大規模的反彈,美國今年的消費增長可能達到10%,甚至更高。拜登政府的赤字財政,遠遠超過和平時候的規模,也遠遠超過其他國家的規模,為美國經濟復甦提供了堅實的基礎。疫情期間積累下相當的購買力,加上政府大撒支票,社交距離放開後可能有報復性的消費反彈,並幫助企業投資活動回暖。2020年美國經濟增長應該可以超過6.5%。

 

  不過,聯儲其實真的不想加息。拜登政府史無前例的赤字財政,需要極度寬鬆的貨幣環境來支持。地方政府也將有巨大的資金需求,需要穩定、友善的發債環境來支持。筆者相信,聯儲必須將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繼續下去,哪怕到時候不得不加息,也盡可能拖延時間、減輕幅度。這是美國的財政狀況所決定的,極度寬鬆貨幣政策在可預見的將來會持續。

 

  聽任十年期國債上升到2%水平,則是另一回事。聯儲需要一定的政策空間,為下一次經濟/市場危機儲備彈藥。目前的長端國債利率,不過是回到2020年3月股災前的水平。十年期國債利率升到2%以上的時候,儘管流動性依然寬鬆,政策的安全邊際就小了,市場的震盪幅度可能更寬了。

 

  到時候,鮑威爾跨在灰犀牛身上,倒也是別樣的風采。

 

  本文為個人觀點,並非任何勸誘或投資建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更多陶冬天下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美債 #拜登 #債息 #聯儲局 #財政政策 #灰犀牛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中概股回歸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