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4-03-25

日本政策邁出歷史性一步

  Policy Pivot(政策轉身)開始了。經過數月醞釀之後,央行開始了各自的運作。儘管就業和通脹數據不盡人意,美國聯儲局在利率點陣圖中維持了今年減息三次的前瞻性指引,鮑威爾明示減息已不遙遠;日本銀行宣布放棄收益率曲線管理政策,並將官方利率調整到零之上;英格蘭銀行也由鷹轉鴿,行長貝利親自提醒減息,期貨市場現在預期英國減息時機向美國看齊;心動不如手動,瑞士央行直接減息,率先開啟了全球降息之旅。

 

  靴子落地,資產價格各自就位。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下移,債市交易員盡量將預期與聯儲局立場同步。美股在經濟軟著陸和貨幣政策相對溫和的雙主題下,走出今年以來最佳單周表現,並引領全球股市向好。日本銀行審慎對待加息,日經指數上周暴漲逾5%,日債有序調整,日圓匯率不跌反升。英鎊走軟。原油和黃金價格輕微上揚。

 

  日本銀行在上周邁出了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關鍵一步,將基準利率從-0.1厘上調至0至0.1厘區間。它還決定不再購買ETF和房地產投資信託,並逐漸減少商業票據和企業債券的購買量,預計約一年後徹底停止。央行正式退出負利率與收益率曲線控制(YCC)政策,但會繼續購買日本國債,以維持市場秩序。

 

  去年4月植田和男出任央行總裁後,擺出並不急於調整政策的姿態,麻痹市場。去年聖誕節前,日本銀行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突然調整了收益率曲線管理的區間,打了假日中的投機者一記悶棍。政策突然變動,增大了波幅和風險溢價,迫使沽空盤自動調整倉位、去槓桿。日本銀行隨後再次銷聲匿跡,並通過日圓匯率大起大落,繼續打擊「躺贏」的套利交易。這次政策調整延續了同一思路。

 

  本次日本的利率調整,規模不大,市場除了不清楚準確的政策推出時機,應該說是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所以消息公布時,資產價格的波動不算太大。能夠從現代歷史上最瘋狂的貨幣政策中全身而退,凸顯出沉穩老到的植田之策劃能力、執行能力和領導能力。這次操作在世界央行史上會留下一筆。

 

  日銀政策轉身後會不會繼續加息?筆者認為未必。日本內需十分疲弱,央行實在無需要大幅調高利率。日本目前的通脹和美國的有著本質的不同,2%至3%的年度物價上漲,在日本被視為好的通脹,有利於將滯留在銀行的資金引向投資和消費。尤其目前的通脹主要來自外部因素,通脹還有回落的風險,所以日銀最好的策略就是觀察,看看新出現的漲工資對內部需求帶來怎樣的影響。

 

2%至3%的溫和通脹,可促進日本的內需。(Shutterstock)

 

  筆者相信,日本銀行本階段的目標是貨幣政策正常化,打破負利率,恢復資金成本的市場定價功能。此目標已經達成,在可預見的未來,日銀並不需要進一步推高資金成本,不需要像聯儲局那樣抑制需求。日本銀行在今年繼續加息的可能性不高,市場的聚焦點在於零利率交易,而不是加息交易。

 

  溫和通脹,對於日本內需重啟十分重要,日本經濟已經進入了一個良性迴圈。日本加息的最大影響,恐怕在海外。日本企業的盈利,常年留在海外,日本家庭儲蓄中,也有相當部分流向各高息貨幣資產,日本利率轉正,對停留海外的日本資產來說變得具吸引力,部分資金可能班師回朝。同時日圓超便宜,可能吸引更多海外熱錢流向日圓資產。

 

  4年前為了應付疫情所帶來的市場恐慌,聯儲局推出了史無前例規模的量化寬鬆政策,挽救了經濟和金融市場,但也觸發了猛烈的通貨膨脹。經歷了一輪加息和和流動性收縮後,聯儲局主席鮑威爾稱,「今年減息可能是適當的政策」。聯儲局掌門人本周期第一次清晰地預告利率政策即將改變,FOMC最新的點陣圖表明決策者預計今年在下半年減息三次。

 

  今年減息三次,在幾個月前可能被市場認為過於保守,但是現在卻得到了資金的讚揚。在過去的幾個月,就業市場出乎預料地火爆,通貨膨脹不再像之前那樣迅速回落,聯儲局政策收縮的效果受到質疑。對此,鮑威爾用「通往2%通脹目標的道路有時有點顛簸」,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暗示利率政策不會因此受到大的影響。

 

  聯儲局對經濟的描述相當正面,將今年的GDP增長預測從1.4%上調到2.1%,同時將核心通脹上調到2.6%。和1月的政策聲明相比,3月的刪除了勞工市場正在放緩的字眼,取而代之的是「就業增長仍然強勁,失業率仍然較低」。看來聯儲局認為,美國經濟「stronger for longer(更強更久)」,明後年的減息空間可能比之前所說的小一些,但是貨幣當局仍舊打算不久啟動減息程式。

 

  其實聯儲局知道經濟增長和就業市場都不需要很快減息,這在它自己的經濟預測中反映得一清二楚。不過貨幣當局卻沒有採取教科書式的暫停、觀察,而打算盡快轉向貨幣寬鬆。筆者相信,聯儲局明白現在的勞工市場正在經歷非典型的周期,其形勢無法用過往的經驗、模型來判斷、預測。

 

  同時,美國的財政狀況在迅速惡化,大約每100天就會增加1萬億美元聯邦債務,在大選之年,白宮根本無意收斂赤字財政的做法,高利率政策導致每年上萬億美元的債務利息支出。而且,高利率正在擠壓部分金融領域的生存空間,不少寫字樓和商場存在違約風險,並可能衝擊金融穩定。基於這兩個原因,聯儲局可能比正常情況更早地開始減息,不再執著核心通脹觸碰2%的政策目標。

 

  筆者預測聯儲局年中啟動減息,今年和明年各減息3碼。歐洲央行和英格蘭銀行可能同時進入減息周期,減息頻率和力度大致相仿。

 

  本周數據焦點:美國核心PCE通脹,預計按月升0.3%,按年升2.8%,繼續高企;PCE消費按月升0.5%,PCE收入增長0.5%,顯示需求端繼續強勁。東京CPI預計回落,不過仍在2%之上。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不代表所在機構的官方立場和預測,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你點睇】機場日前電腦系統故障,航班資料僅靠手寫白板,有旅客錯過航班感到失望,你認為機場處理手法是否妥當?► 立即投票

更多陶冬天下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財金大勢 #陶冬天下 #日本 #貨幣政策 #日圓 #美國 #聯儲局 #債務 #通脹 #減息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貨幣攻略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