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18-07-30

我是退役的彈塗魚

  大家知道甚麼是彈塗魚?樣子是一條魚,但生於沼澤、泥灘,水陸兩棲,吃藻類、昆蟲為生,最常見是在近岸紅樹林,彈來彈去行走。

 

  而我,和我的同伴,暗號叫mudskipper,彈塗魚,屬便衣警員,我們也是活在泥沼中。

 

  彈塗魚小隊的組成,源於2008年的漒水彈事件。香港人善忘,不知是否還記得這些曾經火熱的新聞?有段時間,旺角行人專用區及銅鑼灣鬧市都出現漒水彈狂徒,估計是對樓下長期噪音滋擾的報復,多次有人從高空擲漒水彈到人群聚集處,於是警方在鬧市裝上天眼,並在深水埗、旺角、尖沙咀、銅鑼灣四個人流最多的鬧區派出彈塗魚小隊,每日微服巡視天台、平台、後巷、街道,搜查疑人,在危機四藏的鬧市暗中守護市民,而我,就是其中一條在旺角行人專用區浮游的彈塗魚。

 

  因為晚晚出動,日日上天下地巡邏,我對這條西洋菜街瞭如指掌,那些高呼殺街是打壓文化藝術的人,我告訴你,這裏早已變質,90%是商業活動,藏污納逅收陀地,藝術嘛,只剩10%而已。

 

  這裏是光怪陸離聚集地,有社福界人士推輪椅人來擺賣、有黑社會經營的照相檔、有上海大叔表演呃遊客中國功夫、有拿著過期簽證來賣噴畫的俄羅斯人…… 

 

  當漒水彈問題被遏止,其他區域的彈塗魚小組相繼宣布解散,唯獨旺角的彈塗魚卻要繼續打泥漿摔角,因為高空來的漒水彈沒有了,地上卻出現了政治漒水,它們日日擺檔,隨時生事。

 

  大家還記得粗口老師林慧思嗎?她就是在這行人專用區聲援法輪功的「劏屍」表演挑釁警方,從此揚名。這些街頭漒水彈其實更難纏,他們明目張膽,你一動他就喊政治打壓,法輪功、鳩嗚團都是表表者。

 

  鳩嗚團在女人街租了個倉,每日三、四點有人準時去拿物品,banner、枱櫈、LED燈箱、擴音器……然後到西洋菜街百老匯戲院對面的固定位置開壇。十來廿人,以道友為主,風雨不改撐起一堆黃傘做保護,鬧中共、鬧政府、鬧林鄭、鬧CY……長毛、熱血公民偶然來撐場,次文化堂出版社的彭志銘經常來這裏巡視「業務」,為他們拍照記錄開工情況,儼然管工。

 

  有賣唱歌手被投訴噪音滋擾,警察一來處理,他們就跑到鳩嗚團檔口拿把黃傘:「拉我丫笨!」一有政治人物鬧事被捕,鳩嗚團就會立即動身圍旺角警署。他們已有定價,開工300,鬧事500,鬧警察800。

 

  隨著行人專用區的結束,西洋菜南街終於可以變回一條正常的街,我們這些彈塗魚,看來也是時候退役,做回一個正常警察。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更多暢所欲妍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旺角行人專用區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25周年慶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