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2018-08-29

貨幣戰(一)

  中美貿戰,是會牽動中美間的貨幣戰,但這個戰會怎打?

 

  卅年前的美日貿戰,最終帶來了貨幣戰,G7的Louve Accord、Plaza Accord促使日圓兌美元升值,美元兌日圓由1兌240,跌至1兌78,日本的出口貨價大升,而日本應對之策是將生產綫外移,例如日本的麗確影印機便全轉至珠江三角洲生產,以中國的廉價勞工成本,減輕日圓上升所帶來的出口價上升壓力。日本廠家雖然抵禦了這一波日匯上升所帶來的壓力,但就因為日本生產綫外移,日本本地的工廠就要結業,日本工人失業,遺禍至今,日本的GDP半生不死,日本工資上升乏力,日本社會經濟便陷於死寂。

 

要以日本經濟衰退為鑑

 

  中國以史為鑑,會怎樣做?不少人會提出一條「好」蹺︰人民幣嘛,便不要步日圓後塵去升值,貶值便是,讓中國貨出口價不受到人匯升值的壓力,繼續保持貨價低廉,就可免去貿戰/海戰之劫!果如是?非也。

 

  假如人行粗暴地貶人匯,美國一定謂你操控人匯,人行要做到的是︰人匯要升,要貶,只能求諸市場,但市場是有兩面的。

 

  一是真實的人匯供求,外資見你經濟欠佳,營業環境欠佳,必定撤資,人匯必跌,這是天要落雨,娘要嫁人,不到你阻止,要阻止這個貶,人行就要花耗外匯去托。

 

  另方面,是投機者見到外資撤,便趁火打劫,而這個「打劫」,一旦成勢,帶動出恐慌性拋人仔時,就會出現人匯崩潰,而這正是美國所最欲見到、做到的,因此人行要想些手段來管理,干預這種沽人匯之風,要消滅其於萌芽狀態,勿使星星之火以燎原。

 

 

  當人匯由6.4跌向6.8時,人行已開始做事,首先是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由0%上調至20%,這增加了沽人匯者的資金成本,繼而推出逆周期因子,這是市場不知悉的一個數學公式,但由於此公式不公開,所以市場便無從計算風險,唯一可做的是離開市場,而這亦是人行所望見到的,只要沽人匯者收手,人行便可不費彈藥(外匯)來穩定人匯。《韓非子》的〈法術勢篇〉謂,莫使臣(投機者)知王(人行)所欲,也可用於此。

 

  IMF對這個逆周期因子也是不太認同的。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期公布的與中國的2018年第四條款磋商評估報告顯示,(中國)當局認為,市場力量可能會在金融周期中造成重大扭曲(如『羊群效應』所致),從而導致與資本流動相關的金融穩定風險累積。這些情況與亞洲危機的情況類似,標準政策工具可能無法完全應對系統性風險。因此,將資本流動管理措施作為一項額外的宏觀審慎政策工具,來應對資本流動導致的不斷累積的系統性風險。但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能使用資本流動管理措施,並且一旦特殊情況消失應即刻退出。

 

IMF不認同逆周期因子

 

  不過,儘管中國方面認為包括逆周期因子在內的宏觀審慎政策工具利於應對市場的羊群效應,但IMF則認為,每日交易區間的中間價定價機制應當是透明和自動性的,必要時再通過外匯市場干預和公眾溝通來影響匯率,而不是採取如逆周期因子等行政措施。

 

  也就是說,IMF把逆周期因子更多地看成是一種行政措施。

 

  同樣,根據基金組織關於資本流動的機構觀點,不應使用資本流動管理措施(包括『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框架』)來主動管理資本流動周期並取代匯率靈活性。為取消資本流動管理措施並進一步放開資本帳戶,應優先開展必要的配套改革(有效的貨幣政策框架、健全的金融體系、降低財政主導、匯率靈活性等)。與此同時,進一步放開資本帳戶(特別是放開證券投資流動)在中期是可取的,但應該謹慎有序推進且具有針對性。

 

  IMF強調,資本流動管理措施應按照一致、透明的方式予以實施,並為此開展清晰的政策溝通。同時,發布關於央行外匯干預的信息將會改善市場的理解,並增強政策框架的可信度。」

 

  IMF不認同,美國又要不要認同?理論上,美國是想人民幣升值嘛,這個逆周期因子就是不讓人匯過度貶值,而要人匯升值的,亦是Louve Accord、Plaza Accord所要求日圓升值一樣,只不過這時是由人行來調控而已!

 

  然則阿爺又是否不想人匯貶一貶?又不是,附圖顯示人匯水平如在6.8左右已可消化一定的加關稅壓力,如在7.0水平,已可消化掉全部今時已公布的加關稅壓力,所以人匯作一定程度的貶值,是應會出現的。

 

  以上,只是中美貿戰下貨幣戰的第一章,跟著有更重要的奪命鎖喉戰,明天續。

 

轉載自: 晴報

更多政經頑石不低頭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貨幣戰 #人民幣 #IMF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中概股回歸
新型肺炎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