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4/2018

《黃金花》放過你是放過自己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黃金花》(Tomorrow is another day)在剛過去的香港電影金像獎裏奪得兩個演員的獎項,分別是飾演母親的毛舜筠首奪影后,飾演自閉症和中度弱智青年的凌文龍奪得最佳新演員。

 

 

  毛舜筠能掌握黃師奶的複雜情緒,凌文龍的演出舉手投足像真度極高,讓人信服。兩母子的演出相輔相成,充滿火花,而凌文龍厲害的地方是不少場口由他帶動情緒。演員為這個有缺陷的故事加上不少分。

 

這個是黃金花的故事

 

  黃師奶的真名叫做黃金花,以她的名字為名的戲名,《黃》的焦點一直是在黃師奶身上。也許是凌文龍太搶戲的關係,又或者是宣傳的重點落在自閉者的照顧者上,讓人覺得這部是關愛自閉者的電影。然而,愈看下去,便知道不只是那一回事,這確確實實只屬於黃師奶的故事 — 一個女人如何自強的故事。

 

  任教車司機的老公,因為勾搭了第三者而要和老婆離婚,黃師奶既要照顧光仔,也要面對老公出軌的傷心。《黃》就是講述她如何面對這一切的故事,她執著,把自己困在那一間小小的公屋裏,她也走不出那個困局,一旦這小小世界有所動盪時,便會變得更加執著。一邊觀影時,一邊想起關心妍的《放生》這句歌詞 — 「明白放過你是放過自己這個道理」,愈來愈封閉的內心,以狐狸精作為假想敵,電影穿插的幻想片段卻來得真實。不單只是她做出的反應,而且幻想的過程同時把自己的「死局」更加死,照顧光仔未必是個壓力,但定必是勞心的事,因此,電影關心的其實是照顧者,這個社會連患症的權益也照顧不好,放在照顧者身上的關注自然更少,「白頭人送黑頭人」對於照顧者來說是幸福,無不感到心酸。

 

 

  幻想來得真實,但當黃師奶真正落實她的復仇計劃時,反而更加偏離真實,讓電影跑了調。加入如江湖片的劇情,由一個要照顧有自閉症兒子的母親要做出如此行為本來已經不合情理,更令劇本有完全說不過來的缺憾,是本片甚為可惜的地方。這個安排更影響往後的發展,不但讓父親的轉折來得突兀,自強的結局也是來得太急。

 

兩母子深厚的感情

 

 

  本片最好看的地方就是兩母子的感情,光仔就像所有的小朋友一樣,只是大人以為他們不知道正在發生的事,但其實他們心底裏一直都知道家裏發生的事情,只是不用大人的方法去表達。

 

  就算沒有父親的那番對白,從電影的第一秒開始,就已經能感受到黃師奶對光仔的愛,而之後日常生活的片段,都能感受到光仔對母親的愛。

 

  即使沒有在5月公映,這套也是母親節必看的電影。

 

電影預告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