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2020

「天天罵我,說明他生活不能沒有我」:從余光中調侃帶刺的話,別過糟糕的一年,學習從容面對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看著千瘡百孔的二〇二〇年,對於心靈雞湯的慰藉似乎早已免疫;相反,一句又一句帶刺的毒雞湯,似乎更貼近現實,更能找到共鳴。

 

  你說,今年有些不一樣,路好像不太好走,但太過順利的人生又談何質感?在等待異常結束的過程中,有人依舊抱怨、有人習以為常,但也有人從中找到節奏,讓自己喘息、靜心、整裝待發。作家兼詩人余光中曾說過,「人生只為欲字所累,便聽人羈絡。若一念清明,則淡然無欲。」當然,沒有人一出生,就懂得拋開世俗,其實也不該;人生漫漫長,總有遇到坎坷曲折的時候,但也只有攀過崎嶇,走過蜿蜒,才看清甚麼是羈絆、甚麽是自在,明白一切並非理所當然,懂得來之不易的可貴,也正如他筆下所寫:「人生有許多事情,正如船後的波紋,總要過後才覺得美的。」

 

  余光中於1928年在江蘇南京出生,卻在對岸的台灣度過了大半生;在90歲時與世長辭,一首《鄉愁》剛好簡單且淡然的總結了他一生。在漫漫人生中,他的創作生涯接近70餘年,多達千部文學作品,他是作家、詩人,學者,也是翻譯家,從早期柔軟、療癒的文字寫到晚年那聽起來帶著刺、猶如毒雞湯的話語,都是他人生中的好與壞、歡與悲,經年月的洗禮和發酵而來的。

 

  余光中寫作多年,即使到了數位時代,他也堅持手寫,一筆一劃地將每個字書不緩不急地寫下來,白花花的紙本上,也沒有任何輔助工具,卻寫出了工整的文字,於他而言,書寫就是種樂趣;能寫出這手文字,也只因習慣使然。從余光中的詩詞、話語、文字中,可以感受到他的溫柔、深情,就算到了晚年,他筆下的文字逐漸變得直白、甚至帶刺,也句句寫到心坎裡。

 

  曾有不少文章提及,說他活得通透,步入晚年,他丟掉了好幾件東西,也因這樣,讓他獲得更多。丟掉名利,讓他重新感受簡單的快樂;丟掉對家庭的掌控,讓他與家人更加親近(出了名嚴厲的家教);丟掉對他人的恨意,讓他活得更為豁達;丟掉阿諛奉承的繁文縟節,讓他活得更為自在。

 

  記得曾經做過一個這樣的訪問,一個享有名譽的台灣紋身師以黃金盔甲形容名利,黃金盔甲的確閃閃發亮,但是它很重,對於一個要打仗的人,這件盔甲就成了累贅。有時候,我們以為丟掉是失去,反之,其實更加飽滿。人的一生由加法開始,不斷嘗試、學習、吸收、充實自己;但活到最後,便是減法,大膽減掉那些不必要偏執及羈絆,找回本質,從容生活。

 

  人生並沒有一條通用的方程式可以讓你走到最後,也沒有甚麼東西會永恆不變,讓你一直擁有;也如易經中所說,「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歷過風霜腐蝕後留下的痕迹,或許是滿目蒼夷,但在萬變的世間中找到出口,或是我們每個人的課題,能在物慾橫流的繁華都市中,拋下物慾,以簡馭繁,或才能感受到心裡滿瀉的富足感,讓生命變得高級而有趣。

 

  下面分享數句余光中帶刺卻貼近現實的話語,讓它伴著你跨過千瘡百孔的二〇二〇。

 

#1

 

#2

 

#3

 

#4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