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2021

《謝景蘭Lalan》文獻集即將推出!趙嘉陵憶述:「母親作為藝術家,想為觀者帶來一絲平靜」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Photo: 由季豐軒提供

 

  繚繞雲霧間,隱約看見水色山光,又宛如清風明月、盈盈秋水;在淡雅的色調與帶著韻律的線條下,透著南宋畫之美,簡單柔軟、謙卑含蓄,靜謐中帶著絲絲空靈,輕柔中帶著點點剛強。這是謝景蘭於1970年代時期的創作,以回歸自然為本,構建和諧且療癒人心的山水景觀。

 

 

Lalan 謝景蘭

À Edgard Varèse | To Edgard Varèse《向埃德加·瓦雷茲致敬》, 1985

Signed LALAN and dated 85 (lower right)

Oil on canvas 油彩布本

97 x 195cm

 

  說起謝景蘭,不少人都會提及趙無極。毋庸置疑,趙無極在畫壇上,確實佔了很重要的一席,其藝術成就不僅在西方畫壇開創了具東方美學的造詣,在藝術史上留下舉足輕重的一筆。謝景蘭作為他的第一任妻子,似乎亦被他的光芒掩蓋多年,加上二十世紀的藝術圈,仍是男性為主導的時期,女性藝術家要走出來似乎不是那麼容易。但這並不阻礙謝景蘭對藝術的熱情與追求,她的勇敢與前衛的想法,糅合舞蹈和音樂、書法和繪畫的藝術呈現,是自由奔放的,也是充滿力量的。

 

 

趙無極、趙嘉陵、謝景蘭

 

  適逢謝景蘭百年誕辰,在五月時,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辦了《延綿之軀:謝景蘭藝術展》,展出她創作生涯四十年間的藝術作品,清楚地呈現謝景蘭每個階段的創作進程。另一邊廂,季豐軒亦釋出關於謝景蘭的紀錄片,趙嘉陵(趙無極與謝景蘭之子)更從法國遠道而來,憶述他印象中的父母親。

 

 

 

Readmore謝景蘭——為藝術而生的非凡女子

 

  今年,或許是特別的一年,季豐軒籌備多年的謝景蘭文獻集——《謝景蘭Lalan》亦即將面世。書籍收錄了藝術家多年間的創作歷程、轉淚點,以及多幅重要作品……藉此,將這個被掩埋多年的藝術家,帶到人前。相較於趙無極的文獻集——《趙無極 ZAO WOU-KI》,季豐軒的主理人,季玉年女士表示,謝景蘭這本文獻冊難度更大,畢竟蘭蘭已經去世多年,沒辦法可以像跟趙無極一樣,面對面的做訪問及討論;但愈是鑽研,愈發現她的了不起之處。

 

 

 

  談及謝景蘭的文獻集,趙嘉陵是原推動者,而這一動力源自他母親曾和他說過的一段話,「我造就了一個畫家,造就了一個雕塑家,可自己卻甚麼都不是。」他深知他的母親擁對藝術的敏銳度,想將母親埋藏已久的才華與潛力,讓更多人認識!

 

 

作為藝術家,應該為觀者帶來一絲平靜。— 謝景蘭

 

  謝景蘭是與趙無極離婚後,才開始繪畫的。她的早期作品(1957-1969)帶著絲絲尖銳,畫面多以黑、白、藍、紅、棕的色調,油彩感較重,抽像中透著點點東方書法文化的影子。

 

Lalan 謝景蘭

Va avec le vent | Go with the Wind 《隨風飄逝》, 1968

Oil on canvas 油彩布本

195 x 194cm (diptych)

 

  她的中期( 1970-1983 )創作變化甚大,已經不再透著尖銳感,而是散發著一種淡淡地、柔柔地的平和感。這種改變源自當時遇上瓶頸,她放下畫筆,開始研究道家思想、追溯中國山水畫之美,所以畫面亦從最初的純抽象,幻化為若隱若現的中國山水美學,散發宋畫之美。加上當時社會的紛紛擾擾,她深感,「作為藝術家,應該為觀者帶來一絲平靜。」

 

Lalan 謝景蘭

Remember Henri Michaux《回憶米修》, 1984

Signed LALAN (lower right); signed LALAN, dated 84 and titled "Remember H. M." (on the stretcher)

Oil on canvas 油彩布本

97 x 195cm

 

  晚期的作品,可見她重投純抽象藝術的懷抱,鮮亮的顏色潑灑於畫布上,充滿張力,既不見初期的尖銳,又中和了中期的柔美,散發著剛柔並重之感;同時,充滿韻律感的畫面亦滲著她多年來對音樂與舞蹈的熱愛。

 

謝景蘭作品局部

 

  其實,不少人看到謝景蘭的畫,總會聯想到趙無極。對此,趙嘉陵在分享會表示,兩人的畫,其實是截然不同的,「父親將所有激情均揮灑在畫布上,而母親則將『作為藝術家,應帶來一絲平靜』的想法,放在了畫裡;一個如此激烈,一個如此平靜,很不一樣。」趙無極與謝景蘭結婚十四年,婚後一同去到法國,在離婚前,趙無極的每一幅創作,謝景蘭基本都在;「我父親經常在作畫時,詢問我母親意見,而母親總會給到他方向;我母親是一個非常有主見的人,與其說她受我父親影響,倒不如說是她影響了我父親。」

 

  關於二人的畫,季小姐表示,「蘭蘭早期的畫,或許有點趙無極的影子,畢竟一起生活多年。」與此同時,當時巴黎正在崛起抽象表現主義,以及不定形藝術運動,其影響之大,自讓兩人的畫也有同工異曲之處。「但從根本上看,趙無極的畫更專於宏觀的表現、宇宙與銀河的意象;而蘭蘭卻是從內心出發,更為人性化,希望帶出美。」其實,與其說誰主導誰,不如說是互相成就。

 

 Lalan 謝景蘭

Untitled 《無題》, 1992-1993

Signed Lalan and dated 92-93 (lower right)

Oil on canvas 油彩布本

125 x 100cm

 

  謝景蘭於1995年不幸車禍身亡,那個時期的作品,趙嘉陵認為是最好的時期。從音樂到舞蹈,從繪畫到行為藝術,從抽象到風景,再重回抽象……她的藝術進程一直在隨著她的人生而動,「不管是學音樂、舞蹈、還是繪畫,我母親都很快上手,而且出來的作品又是如此的美。」趙嘉陵不敢否定,如果母親還在,或許還會帶來更好的作品。

 

  在籌備《謝景蘭Lalan》文獻集期間,季小姐翻查許多不同的資料,當中包括和蘭蘭鄰居做的訪問,發現大家對蘭蘭的印象都是:「A happy person, like sunshine.」確實,謝景蘭的自如、善良、快樂、獨立、自主,讓她的人生散發著一種活力與熱情,不僅影響著身邊的人,還滲透在她的創作中,毫無保留的展示於人前。

 

 

Readmore:歲月下的風韻與底氣、不斷追求成就的優雅靈魂:伴季豐軒走過30載的信念與哲學

 

【限時優惠】申請etnet強化版MQ手機串流報價服務,加送$50禮券!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周一加油站

Let's Chill!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