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2018

【人生識字憂患始】難道真的識多憂多?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Bosco Hong

    Bosco Hong

    畫廊總監,傳記作家。曾徒步六千多公里由香港到倫敦,於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母后舊居,晉見英國皇室眾成員。

    逢周三更新

    遊於藝

  饒公的一副輓聯,「宗風不磨意,頤惪自在心」,被華文傳媒斷章不取義,將德字的別字「惪」,寫做「真」或者「直」,而且在各份報紙瘋傳。

 

  各份帶有錯字的報紙連續刊載兩天,均無人發現。書法家徐沛之看後感慨,因為全港所有報紙,只有星島大公寫對,連文匯報也碰巧不慎寫錯。

 

饒公靈前輓聯一幅。頤真?頤直?頤惪?

 

  平心而論,寫錯是應該而且正常,雖然現在翻查字典比過往容易得多,按按鍵盤,立即知道答案,再者電腦打字,不必記得所有筆劃,因為寫了一半,就算寫錯,電腦會為你完善。加上有邊讀邊,錯字連篇,是香港都市慣常,何況錯把馮京當馬涼的主角馮京,是一千年前宋代期間的廣西人,證明大擺文字烏龍,是自古以來。如果有自古以來的領土,亦應該有自古以來的文化,愈是自古以來,愈應該一點也不退讓更改。

 

  人生識字憂患始,姓名粗記可以休。蘇軾流傳後世的書法,前赤壁賦中「羽化而登仙」的「登」字,就寫了「豋」。蘇軾有否重寫?沒有。蘇軾關於求變的名句甚多:「吾書雖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踐古人,是一快耳。」寫錯就寫錯,有蘇軾撐腰,沒甚麼大不了。可惜徐沛之一聲慨嘆,眾多華文傳媒就更正過來。

 

蘇軾前赤壁賦。見第十四行的「豋」字

 

  寫書法會學懂生僻字和異體字,譬喻「朙」字,就是從顏真卿的《岳陽樓記》學來,但聽聞現正的小學已經沒有書法科,就如同何叔惠、區建公、謝熙、余雪曼,皆已作古。

 

  惪字本就少見,要怪不妨怪寫書法的人,難為了一眾華文記者,在饒公靈前栽了筋斗。不過中文有個很好用的糾正秘笈,稱做約定俗成,即亂搬龍門,例如麵包寫成麵飽,安詳寫做安祥,久而久之,兩者兩通。

 

  華文報章沒有將「惪」添筆改成「慕」,已經要讚。但就算是,或者改做直或真,為何不可?約定俗成,可能日後也成同義詞呢。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