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1/2017

被遺忘的一段香港歷史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李怡

    李怡

    1936年生,1956年開始寫作及編輯生涯,至今逾50年,任《七十年代》(後改名《九十年代》)總編輯28年。50多年來不間斷地在報刊寫小品文和政論,編輯和寫作均秉持忠於自己、質疑權貴、就事論事、不怕獨持異見的原則。近年有《細味人生100篇》《閱讀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三本新書。

    不定期更新

    一分鐘閱讀

  在香港的歷史中,有一段幾乎從來未有人提起的被遺忘的歷史,就是日治時期被拘留在赤柱拘留營的三千多名非華裔平民的故事。這段拘留營的歷史因為僅屬於白人歷史,孤立於整體香港社會之外,而被拘留人士後來又大都離開香港,並且很少講及拘留營的往事,因此這段史實就幾乎被湮沒了。但事實上,這段歷史,不但對戰後香港的地位有重要影響,而且也從中可以得到不少啟示。

 

  居港逾40年、在聖保羅書院副校長的職位上退休的美國人嚴穆生(Geoffrey Charles Emerson),於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對赤柱日治拘留營作研究,訪問了23名前拘留人士,參閱了大量官方文件、日治時期的一份英文報章、許多已出版及未曾出版的回憶錄和當事人的日記,寫成一本極具歷史價值和生動可讀的書,這本書最近出了新版,書名是:《赤柱日治拘留營》,副題是:鐵絲網內的三年零八個月(1942-1945)(HONG KONG INTERNMENT, 1942-1945,Life in the Japanese Civilian Camp at Stanley)。

 

  赤柱拘留營最特別的地方,是儘管是佔領者日軍所設,而且由日軍服部大佐任營地總監,卻由被拘留者的港英輔政司詹遜(Franglin Gimson)以「拘留人士代表」的身分進行管理。他負責與日本統治者溝通,向日軍提出種種要求。儘管拘留營食物較少,生活擠迫,大部分人被拘留三年多後都皮黃骨瘦,因缺營養而腹脹或腳腫。但相對於日軍在上海、馬尼拉、新加坡、婆羅洲所設的歐美平民拘留營,赤柱拘留營好得多。這都同詹遜參與管理有莫大關係。

 

  日治時代的赤柱拘留營,雖然有鐵絲網圍繞,但外貌不像監獄,而像一座有各種樓房的小村莊,包括住房、禮堂、學校、娛樂中心和醫院。拘留營經選舉產生主管部門,人們可以舉行教堂崇拜、孩子上課。由於拘留者中有許多技術嫻熟的醫護人員,儘管藥物缺乏,病者還是得到一定的治療,因此3年多的死亡人數只有不到120人,是當年世界各地拘留營中偏低的數目。

 

  《赤柱日治拘留營》一書生動地描述拘留營的各事項,包括食物、醫療、疾病、教育、宗教、性生活、黑市活動、犯罪行為、逃跑等等。最有趣的是在1942年持續幾星期有傳言說有一隻老虎在營地走動,而且最終一隊日本憲兵射殺了一隻200多磅的雄性老虎。虎從何來則傳說紛紜,不得而知。

 

  拘留營內的一個重要角色就是詹遜。

 

  詹遜是在日本進攻香港的前一天,即1941年12月6日才從英國到香港就任輔政司(即後來改稱的布政司,地位僅低於港督),隨著十多天香港抗戰並於聖誕日投降,詹遜也進了拘留營。當時的香港總督楊慕琦(Mark Aitchison Young)被日軍俘虜後轉移到台灣,接著關押在滿洲國,從未到過赤柱拘留營。

 

  於是,詹遜認為他就是除港督外港英政府最高級官員,是英皇代表。而拘留營絕大部分為英國人,或是英治時代留下的西方國家僑民,因此他主動並且堅持作為整個拘留營的代表,負起管理及與日人溝通的責任。

 

  許多被拘留者都對詹遜有怨言,認為他沒有向日人強硬爭取他們的權益,但事實上,詹遜已經是在他能力範圍內做到最好了。

 

  英國在日軍攻香港前一天派來的輔政司詹遜,在拘留營中,以高超的技巧,努力要在營中維持英國政府在香港的地位,並致力於同難纏的日本人打交道。

 

  儘管詹遜做這些事時,使許多拘留人士認為他對日本人「軟弱」而不滿。大多數被拘留者都只關心他們當時的生活,但詹遜有遠見地考慮到戰後的香港地位。畢竟,若日本戰敗,英國再次統治香港並非必然。國民黨中國,以至美國,在戰爭後期,都明確表示香港應該回歸中國。但英國首相邱吉爾斷然否定討論這問題。

 

  詹遜在日記中表示,戰後的香港應該在英國統治下,讓華人扮演更重要角色,要進行包括在立法局選出華人代表的一連串改革。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16日,詹遜在營地各處張貼告示,要求拘留人士在官方指令到來前,一切維持正常,不要做出「示威和慶祝之類行為」,以免造成衝突,他相信民眾有很強的判斷力和尊嚴,並強調,「離開營地是危險的舉動」。

 

  8月23日,詹遜離開營地,在離開前,他宣誓成為香港的「行政官」,以此表明英國文職政府的成立。8月30日,英國艦隊抵達香港,詹遜以殖民地行政官的身份迎接艦隊司令夏慤少將,有序地恢復英治。幾個星期後,拘留營關閉。夏慤少將維持管治到1946年5月1日楊慕琦回港恢復總督職位。而詹遜就在1945年9月16日離開香港。他後來出任新加坡總督。

 

  2004年出版的《現代香港史》中說:「詹遜奪回英國對香港的主權,全憑著他的勇氣、毅力和奉獻精神。」

 

  沒有詹遜,香港戰後的歷史可能大大不同。

 

「一分鐘閱讀」推介書籍


《赤柱日治拘留營--鐵絲網內的三年零八個月(1942-1945)》

作者:嚴穆生

由 青森文化 出版

 

  本文摘自香港電台第一台 (FM92.6-94.4) 李怡主持的《一分鐘閱讀》。該節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並存載於港台網站 (rthk.hk)。

 

You May Also Lik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