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2017

人心難測?浪漫主義作家雨果如何看人心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李怡

    李怡

    1936年生,1956年開始寫作及編輯生涯,至今逾50年,任《七十年代》(後改名《九十年代》)總編輯28年。50多年來不間斷地在報刊寫小品文和政論,編輯和寫作均秉持忠於自己、質疑權貴、就事論事、不怕獨持異見的原則。近年有《細味人生100篇》《閱讀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三本新書。

    不定期更新

    一分鐘閱讀

  今天介紹法國文學家雨果的一段話:

 

  「釋放無限光明的是人心,製造無邊黑暗的也是人心,光明和黑暗交織著,廝殺著,這就是我們為之眷戀而又萬般無奈的人世間。」

 

  雨果(Victor Marie Hugo),生於1802年,死於1885年。

 

  雨果是法國浪漫主義卓越作家,法國浪漫主義文學的代表人物。他幾乎經歷了19世紀法國的所有重大事變。一生創作了眾多詩歌、小說、劇本、各種散文和文藝評論、政論文章,代表作有《巴黎聖母院》、《九三年》、《悲慘世界》等。

 

  雨果的作品觸及時政、社會和藝術潮流。他被法國以各種方式紀念,包括法國鈔票上的肖像。作為以探索人類心靈為職志的作家,雨果說過:「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心靈。」不錯。海洋再寬闊,仍然可以探測它有多寬有多深;天空看來無邊無際,但飛越外太空,就可以探測籠罩地球的大氣層有多大有多深。但一個人的心靈,卻無法探測,所謂人心難測,因此寫不完的文學作品,都加入這個探測人心的行列。

 

  人心有光明,有黑暗。光明可以無限釋放;黑暗也可以無邊無際地被製造。在人類歷史中,光明與黑暗一直在不停交鋒,不停廝殺。我們生存在這種人心的廝殺中,看到光明被毀滅,又看到黑暗被打敗。有時使我們萬般無奈,有時又使我們對人生有所眷戀。人心構成了人世間,我們就生活在人心的掙扎、喜悅或廝殺中。

 

  本文摘自香港電台第一台 (FM92.6-94.4) 李怡主持的《一分鐘閱讀》。該節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並存載於港台網站 (rthk.hk)。

 

You May Also Lik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