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6/07/2013

細數亞洲社會創新的新標杆

  • 黃英琦

    黃英琦

    黃英琦一直致力倡議和推動社會創新、創意教育和文化發展。她在十四年前創立非牟利團體香港當代文化中心;六年前創辦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為香港首所推動創意教育的高中;四年前創辦 Make A Difference創不同(www.mad.asia),推動創意和創新,促進年青人帶動社會的正面改變。 黃英琦更於12年九月成立The Good Lab好單位(www.goodlab.hk),這是香港首個具備社會使命的共享工作空間,孕育來自各界的社會創業家和創革者,推動社會創新,減低貧富差距。 黃英琦積極參與公職和社會活動,曾任民選市政局議員、灣仔區議員及灣仔區議會主席;現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諮詢委員、藝術博物館諮詢委員會委員、香港樹仁大學校董會成員及香港設計中心董事等。 她曾為《東方日報》和《明報》專欄作者超過十年,現為《AM730》的專欄作者,也是香港電台《Back Chat》時事節目及《新自由風》的主持,後者為黃英琦創立的網上電台。 黃英琦為美國加州布蒙拿大學榮譽文學士、香港大學教育碩士、嶺南大學及香港教育學院榮譽院士。

  每當我們提起社會創新發展的時候,往往想起的是歐洲或美國的經驗,很少會想到亞洲鄰居的經驗和故事。但事實上,近年來亞洲各國和各城紛紛採用社會創新的辦法去解決日益複雜的社會問題,效果其實大有發展潛力。請大家不妨看看下面的報告。

 

  6月7日,Good Lab好單位協助舉辦了第二屆SIX Asia年會。SIX(社會創新交流、Social Innovation Exchange)為非牟利全球組織,每年在世界各地推動各界認識社會創新的力量,並與多國政府、商界和民間單位進行跨界合作,舉辦SIX Summer School及Winter School 等活動。SIX鼓勵各區域自行成立區域性網絡,促進區域內的社會創新者交流。而SIX Asia社會創新交流亞洲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於去年成立,並得到亞洲著名「社會設計師」、首爾的朴元淳市長親自蒞臨啟動禮,發表演說。而我則是SIX Asia 的召集人。

 

  經過一年,亞洲的社會創新蓄勢待發,在第二屆SIX亞洲年會有來自韓國、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中國內地、澳門以及香港共四十多位參加者。為期一天的交流由Pecha Kucha形式分享亞洲各城在社會創新的經驗和項目開始。Pecha Kucha是七分鐘的短講,要求講者在短短的時間內說故事,別具挑戰。

 

首先讓我們看看新加坡。

 

 

  來自新加坡LIEN社會創新中心的Jared Tham介紹了新加坡的經驗。LIEN是研究機構,他們出版了很多報告和期刊,介紹新加坡以及世界各地的社會創新經驗。從2009年開始,他們還舉辦了兩屆Social iCon大會,把世界最前沿的關於社會創新的思想帶到新加坡。這個大會的海報非常卡通化,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新加坡在社會創新方面有非常明顯的政府主導特徵。例如,推動「人人做業主」的組屋計劃、推動電子化的交通擁擠收費辦法和公共醫療系統的革新,其他方面亦如此。但是這樣一來,整個社會都產生了一種依賴政府的習慣,缺乏創業的動力和氛圍。另外,新加坡大多數NGO是依賴政府的經費來運作,缺乏創新。

 

再看看馬來西亞

 

 

  來自SCOPE Group(一所爲企業提供CSR諮詢的顧問公司)的Melinda Jacobs介紹了馬來西亞的社會創新動態。2005年起,馬來西亞有愈來愈多公司和個人開始關注社會創新。雖然馬來西亞整體經濟開始騰飛,但是伴隨經濟成長的是湧現的社會問題,例如族群衝突,城市與農村之間的衝突,青年人就業問題等。

 

  跟新加坡一樣,馬來西亞的NGO也嚴重依賴政府經費生存,但愈來愈多的機構已開始探索社會企業的模式。而類似SCOPE的機構角色,則嘗試在政府、企業以及公民社會之間搭建橋樑,使各方可以創造共同價值。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經驗是,馬來西亞很多社會創新源於社區,或者說是由社區主導,這樣的模式更容易獲得認同以及讓啓動這些變革項目的人士瞭解當地民衆的實際需要,並且探索出合適的解決方案。

 

當然少不了中國的案例。

 

 

  來自英特爾中國社會創新項目的Joyce Zhou爲大家介紹了發生在中國的社會創新概況。中國的特徵是:大政府,小社會。過去,人民的基本心態是希望政府包辦及解決問題。但是,慢慢的,人們發現這樣的期望不符合實際,而政府也不可能承擔所有社會角色。特別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之後,民間團體開始走進歷史舞台,衆多的草根NGO開始湧現。與此同時,國內也有愈來愈多企業開始關注公益,並且有不少企業還提供了社會創新的資金支持。

 

  英特爾從三年前開始舉辦「芯世界」公益比賽,並於去年開始舉辦社會創新嘉年華活動,吸引不少關注。最近她們更成立了獨立的芯世界社會創新中心,以支持更多此類的活動。

 

還有澳門

 

  澳門的情況非常特殊,博彩業是這個城市的主導(乃至唯一的)產業。但是,也有愈來愈多澳門年輕人開始嘗試新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有一班澳門朋友之前到香港參加了MaD的活動,深受啓發,決定要做點事情。於是他們辦了一個叫SEED的機構,旨在啓發澳門年輕人探索一些能夠幫助解決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和社會創新的可能。

 

 

另外一個不能不提的社會創新標杆當然就是韓國了

 

 

  韓國不論是政府還是民間對於社會創新都非常重視,來自HOPE Institute的 Soyeon Yang 分享了她們的經驗。

 

  跟區域內其他地區非常不一樣的是,韓國的合作社運動最近幾年的發展如火如荼。按照公佈的數據,韓國每天有平均6家合作社成立。其中最出名的包括太陽能鎮(The cooperative of solar power town)以及快樂午餐計劃(Happy Lunch Box)。此外更有一些基於合作社理念而出現的村子,例如Sungmisan Village和Jangsoo Village。更爲有意思的是,韓國有很多技能互助的項目,有點類似於60年代在美國柏克萊出現的Free University。

 

還有香港本地

 

 

  最後一節,由我分享香港過去一年在社會創新領域出現的新事物,包括愈來愈多的企業開始關注和支持社會創新,大學也陸續開辦相關課程和孵化計劃,更有年青人開始行動,創辦自己的社會企業。其中值得一提的包括仁人學社、光房計劃、Green Monday,各類廚餘回收計劃以及解困新聞學的初步嘗試。

 

  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平台開始出現,並且匯聚各路社會創新的實踐者——這就是Good Lab!

 

  大家假如對社會創新感興趣,不妨多留意Good Lab的活動,想必你一定會對其中的一些感興趣,大家也許關注我們的blog和facebook,會不時有意外驚喜哦。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