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6/02/2013

共享工作空間浪潮席捲全球

  • 黃英琦

    黃英琦

    黃英琦一直致力倡議和推動社會創新、創意教育和文化發展。她在十四年前創立非牟利團體香港當代文化中心;六年前創辦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為香港首所推動創意教育的高中;四年前創辦 Make A Difference創不同(www.mad.asia),推動創意和創新,促進年青人帶動社會的正面改變。 黃英琦更於12年九月成立The Good Lab好單位(www.goodlab.hk),這是香港首個具備社會使命的共享工作空間,孕育來自各界的社會創業家和創革者,推動社會創新,減低貧富差距。 黃英琦積極參與公職和社會活動,曾任民選市政局議員、灣仔區議員及灣仔區議會主席;現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諮詢委員、藝術博物館諮詢委員會委員、香港樹仁大學校董會成員及香港設計中心董事等。 她曾為《東方日報》和《明報》專欄作者超過十年,現為《AM730》的專欄作者,也是香港電台《Back Chat》時事節目及《新自由風》的主持,後者為黃英琦創立的網上電台。 黃英琦為美國加州布蒙拿大學榮譽文學士、香港大學教育碩士、嶺南大學及香港教育學院榮譽院士。

  在香港,大多數人都是為大老闆打工,甚少自己出來創業。其中很重要一個制約因素是,在香港,創業的成本相當高,單單是租金這一項就足以嚇倒很多人。 但時代在變化,今日我們有很多事情可以直接通過互聯網來處理,而且,對於很多早期的創業項目,其實並不需要一個很大的辦公室。在國外,越來越多創業者選擇通過共享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來解決辦公室租金昂貴的問題。我們今天就來看看所謂共享工作空間是怎樣一個好東西。


甚麼是共享工作空間

 

  其實共享工作空間又叫聯合辦公空間,這個概念在國內和在香港依然是一個比較陌生的概念。目前中國內地有新單位、新車間、柴火創客空間等幾個共享工作空間,而香港則有Good Lab、CoCoon等。 事實上,所謂共享工作空間,顧名思義,就是來自不同領域背景的人去到同一個空間裏工作,並且在工作之餘,彼此交換專業技能和知識,甚至有可能是通過彼此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某方面專業技能的幫助。這一點對於初創公司特別有意義,因為初創公司往往難以找到價錢適中而且服務值得信賴的設計師、網站製作人等等,但是他們很容易在共享工作空間裏遇到這樣的人,或者藉由共享工作空間的平台找到這方面的自由職業者。


在共享工作空間可以做甚麼

 

  相比於傳統的辦公室,共享工作空間更為開放和自由。傳統的辦公室基本上就是彼此割裂的很多個房間,大家在自己的房間裏忙自己的事情。而共享工作空間 則致力於打破這樣的隔離,所有在共享工作空間里工作的人都是在一個開闊無阻隔的空間裏,大家可以看得見彼此,也能看得見窗外的陽光雨露。


  很多到共享空間工作的都是創業者或者是自由工作者,他們往往不需要一個專門的辦公室,只需要有wifi就可以工作。於是為了節省辦公室租用的費用,也為了擁有一個更具氛圍的工作環境,他們很多人就會選擇到共享工作空間去工作。


同伴學習

 

  因為在同一個共享工作空間裏往往會有來自非常多元的知識和技能背景的人,所以實際上一個共享工作空間就相當於一個微型的學校,在這樣一個微型學校裏,每個人都是老師,同時每個人都是學生。例如,程式編寫員可以在那裏開課教別人寫代碼,設計師可以在那裏組織工作坊教別人怎麼用設計師的視角看世界,更有其他各種有趣的知識和技能隱藏在會員中間,假以空間和鼓勵,就能綻放。


  很多人在共享工作空間裏遇到了他們的創業夥伴,並且發布自己的產品,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像去年發布的一個叫Crowy的公司就是在日本的一個共享工作空間裏撞出來的創意。


共享工作空間的未來

 

  在日本,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考慮成為「游牧上班族」,實際上就是到共享工作空間去,更自由的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而假如你是一位硬件黑客,你會發現現在全球範圍內伴隨著共享工作空間而起來的還有創客空間(hackerspace),就是城市裏的一班硬件黑客(或者說是創客)大家一起去租用一個空間,採取會員制的形式,讓大家都能有空間玩硬件,也能在這樣的空間裡找到一個他們可以有認同感的社群。


        分享的精神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正在變得越來越被大家所接受。也許再過不久,我們會看到共享工作空間的概念應用到大學、中學,乃至大大小小的社區。伴隨著這樣的發展,會有更多人能夠享受到工作的快樂,也能由此產生更快樂的社群。豈不快哉?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