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9/2017

繪畫者的三個層次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Bosco Hong

    Bosco Hong

    畫廊總監,傳記作家。曾徒步六千多公里由香港到倫敦,於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母后舊居,晉見英國皇室眾成員。

    逢周三更新

    遊於藝

  畫家有三種,分層次而定,從下至上為畫匠、畫師和畫家。 

 

  不談首末,只說畫師。所謂師,就似會計師、律師、建築師,凡此種種,皆是身不由己的職業,做事往往為他人而做,沒有自我個性,亦難以顛覆創新,總之顧客要甚麼,他們就出產甚麼。畫師和畫家的差異,首先在於被市場操控的程度,究竟是人以役市場,抑或為市場所役?用宇宙觀,畫家是恆星,是中心,是別人圍著你轉;畫師是行星,永遠有條軌跡,圍著別的星體公轉。

 

  很多畫廊喜歡告訴他所代理的藝術家,最近市場流行甚麼樣式,鍾情哪款顏色,希望藝術家可以聽從建議,讓畫作能容易出售。如果你是藝術家,究竟你會跟隨畫廊方向,抑或有力能堅持自己,不受左右?畫師和畫家,就此有了分野。

 

  不只是否順應市場導引,如果一幅作品,就算技巧再高,將人或風景像真複製,就似照片打印,像陳逸飛的《潯陽餘韻》,即使功力依然可敬,因為要做到疑真似假並不容易,基本功就已經是一項挑戰,但永遠不能成家,與 John Singer Sargent 或 Rembrandt 等畫家共列一個層次,因為他沒有創見。

陳逸飛的《潯陽餘韻》,不說會以為是照片。

John Singer Sargent 的成名作品 Madame X。他作品的最大特色,就是用最簡約的筆觸,表達最複雜的細節。

  畫家就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水墨家劉國松是家,獨創的「抽筋剝皮法」,以及他獨特的繪畫結構,為別人所仿效。從遠看,以為是劉國松作品,但近看仔細,原來是另一人畫,對觀者而言,這是多麼掃興的事。仿效他的人,即使偶有創意,依然是一幅具有劉國松影子的作品,他們只能稱為傑出的畫師,因為世上只能有一個劉國松。

劉國松的《月之律動C》。他的月亮構圖,和下方山脈所呈現的肌理,常為別人所模仿。

  這種站在別人影子下的作品,難登大堂。就算是日本人所喜愛的吉田博,他的油畫作品,在他國尤其是歐洲,特別不屑一顧,因為他的油畫技巧,在歐洲早有大師。相反他的日本地道風景的版畫,如《鈴川》和《帆船》,反而各國皇室都熱衷收藏,因為他是首位作這種作品的日本人。

吉田博的《帆船》,已故的王妃戴安娜就有數幅。

  近代中國究竟有幾多畫家呢?香港是國際城市,但香港可有一位面向國際的大畫家?最近有個「全球水墨畫大展」,號稱產生全球五百強佳作。然而執筆繪畫的人,究竟是畫家抑或畫師呢,還是純粹一名拍馬屁的畫匠?再探討下去,應該可以寫篇博士論文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