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9/2018

何謂「一眼假」?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2016年7月5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對李舒弟訴張星忠(網名「西風」)、北京新浪互聯信息網服務有限公司、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名譽權糾紛一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張星忠構成對李舒弟名譽權的侵害,並判決張星忠刪除博文《浙師大藝術館藏品「假到離譜」》一文中的相關內容,同時在其新浪博客首頁連續五日發布聲明,向李舒弟賠禮道歉。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後,業界輿論一片嘩然,發出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

 

  一方認為此案的判決告訴我們,在正常的學術辯論,或收藏品真偽的爭論,法律維護言論自由,各抒己見,但任何人都不能超越法律的底線,進行惡意的人身攻擊,否則就會觸犯法律。西風(張星忠)「文物打假」敗訴的案件對我們是一個很好的警示,我們每一個收藏愛好者一定要切記在心!

 

  另一方卻認為國內收藏界的「官民」之爭已是老生常談,而近日,業內再起波瀾,備受矚目的李舒弟怒訴「西風」張星忠案一審判決出爐,結果為李舒弟教授勝訴,並責令張星忠向其公開致歉。此判決一出,猶如決堤洪水,衝醒了迷恍的收藏界,而更是蓄積的沉怨引出了國內藝術品行業的詬病。滿履滄桑的藏品背後是文化傳承,還是偽裝者的「生意道具」?

 

  原告李舒弟的代表律師錢衛清表示「此案是典型的『無據打假』。當時,浙江師範大學接受李舒弟教授的開展捐贈,展覽不以盈利為目的,而是學校為了宣傳和傳播傳統的中國文化,尤其是古陶瓷藝術,沒想到此次展覽竟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有十幾名所謂的「收藏家」聯名寫信給浙江有關部門質疑此次展出藏品為贗品,但提出質疑的這些人並沒有去現場看過藏品,也沒有近距離了解過這些古代陶瓷藝術品,只是靠網上的圖片和一些相關報導就斷定這些藏品為贗品,且聯名致信給浙江有關部門要求浙師大停止展覽贗品,更有甚者前後兩次寫公開信致浙江文化廳及文物管理部門,要求這些部門責令浙師大停展。」

 

  錢衛清形容說:「『無據打假』是瀰漫在整個收藏界的霧霾。因為有很多民間收藏家想把自己花心血收集到的精美絕倫的古代藝術品,通過藝術館或者博物館展覽出來,就被社會上所謂的專家、收藏家、評論家質疑。」

 

  錢衛清的說話好像頭頭是道,其實是謬論。

 

  他說:「提出質疑的這些人並沒有去現場看過藏品,也沒有近距離了解過這些古代陶瓷藝術品,只是靠網上的圖片和一些相關報導就斷定這些藏品為贗品。」這就是謬論。

 

  判斷李舒弟捐贈的所謂藏品需不需要去現場看過?完全不需要,因為他捐贈的是「一眼假」。錢衛清完全不懂行、是國寶幫的衘用律師,講甚麼都要維護國寶幫團夥的利益,他不知道真專家靠網上的圖片和一些相關報導就可以斷定李舒弟捐贈的藏品為贗品。

 

元代 霽藍釉白龍紋梅瓶  揚州博物館藏

 

  以李舒弟捐贈的霽藍釉白龍紋梅瓶為例,陶瓷界誰人不知道真品在揚州博物館,李舒弟捐贈的是大假貨?

 

  鑑定一件這樣的大假貨不需要到現場,更不需要上手細看,只是靠網上的圖片和一些相關報導就可以斷定為贗品,因為它是「一眼假」。

 

  我是不是如錢衛清所說無據打假?

 

  此案由於西風(張星忠)上訴,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情況如下:

 

  1、保留西風的評論文章,駁回刪除的上訴請求;

 

  2、文章里三句質疑對方涉及廉潔的語句刪除(海淀法院原判決,言外之意  廉潔的事歸紀委浙江紀委或中紀委管,不歸法院管),其他請求通通駁回;

 

  3、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為三句話道歉依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支持作者批評與監督的權力)。

 

  重提這件舊事是因為「無據打假」是國寶幫、藏假、玩假、販假者常用的護身符,他們更利用它攻擊批評者、質疑者的專業知識、人格,以維護本身的利益。

 

左:浙師大陶瓷藝術館內的梅瓶 右:揚州博物館館內的梅瓶(圖片源自網絡)

 

  最近一本周刊的記者訪問我,給我看一些相片,問我相片中的文物是真是假。我回答說全是大假貨。她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她是外行。

 

  資深古董商、古董文物專家憑相片可不可以說出相片中的古董文物是真是假?除非是高仿,否則一定可以。沒有這種本事,根本難以在古董買賣行業立足。

 

  鑑寶電視節目裡的所謂鑑定大師,將一件大假貨拿上手左看右看,再從頭看到落腳,花了幾分鐘之後才說出是仿品,是做給外行觀眾看的「秀」,真專家只用3秒就可以鑑定一件「一眼假」,完全沒有懸念。

 

  「一眼假」就是假得離譜、不用近距離看、更不用上手細看的低仿贋品。

 

  最近有大行對我的一篇文章《造假大師的微笑》有一點意見。它認為我沒有上手看過「乾隆洋彩黃地粉青透龍夾層『吉慶有餘』玲瓏尊」,卻將它跟市場上的贋品混為一談,是對大行不公及有誤導成份。

 

  我非常慶幸自己沒有說過、暗示過「乾隆洋彩黃地粉青透龍夾層『吉慶有餘』玲瓏尊」是假貨,遑論「一眼假」,否則可能大行指控我無據打假,吃不了兜著走!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DIVA Peopl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