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2/2017

《血觀音》沒有愛的驚慄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相信在金馬獎之前,不少香港觀眾都不會認識到《血觀音》(The Bold, the Corrupt, and the Beautiful),電影摘下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香港發行公司乘勝追擊,立即排期公映,讓香港觀眾能快快欣賞。

 

 

  《血》是個狠故事,呈現一個完全沒有愛的環境,沒有表面上讓人感驚慄的元素,但所營造的氛圍,以及回想之前的鋪陳,讓人愈看愈心寒。

 

  在90年代的台灣,賣古董的棠家,專做白手套的角色,吃幾家茶飯,為權貴們穿針引線。一宗滅門慘案讓棠家三個女人(霸氣十足的母親棠夫人、叛逆的女兒棠寧和乖巧的棠真)的命運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幅畫道盡棠家的命運

 

  導演邀得台灣畫家柳依蘭為電影繪畫出最重要的一幅畫──就是大家看到的前導海報。亦是由歌仔說唱表演藝術家楊秀卿以「唸歌仔」開場、揭開故事序幕的畫作,並以圓形轉出來的形式去呈現。

 

 

  這幅畫畫了作為棠家人的命運,中間的人是棠寧,左邊是棠夫人,右邊是棠真。棠夫人和棠真眼神連成一線,有循環不息的意思。以彼岸花作為背景,更是代表著地獄的召喚。

 

 

  棠家三口三為一體,命運互相重疊,再加上最後棠夫人的鏡頭,眼神是直望,對應畫作中棠寧的眼神,暗示結局殊途同歸。她們的命運沒有開始和結束,誠如成長後的棠真已變成青出於藍的棠夫人,同時亦暗喻著棠夫人其實也是經過棠真對愛情和成長的失望,也經過想「活得像個人樣」的棠寧的階段,最後才變成能講出「心沒有狠過一回,那來的淡」的霸氣棠夫人。

 

棉裏針的寒氣

 

 

  以腹黑政治心理學為宣傳重點,也的確是黑到底,除了稍為有點愛的棠寧會令人感到同情之外(但沒有很多),其餘的角色都很令人討厭。除了摘下最佳女主角和女配角的惠英紅和文淇之外(其實我更喜歡吳可熙的演出),其餘的婦人全是台灣戲劇界的好戲之人,同樣入型入格。

 

  枱面上,幾個女人爾虞我詐,話中有話,略嫌過度修飾的對白過度造作。故事安排周密,看似平常的閒話家常(甚至你沒有為意到的對白)都是故事的鋪墊,當對白再次出現時,才驚覺到對白的意義是表面句子的反面。故事開首的「救救她」成為對棠夫人最惡毒的詛咒;「我是為你好」代表著對女兒的控制欲等。

 

  再者,擠牙膏式般交般劇情,每次的回想都讓觀眾多看一點「真實」,沒有血腥驚慄場面,卻叫人愈看愈心寒。除了一眾女人的鬥法外,還暗諷台灣政治,不少台灣網友表示裏面埋下指涉真實事件的暗號,有興趣大家可以找找看。

 

  戲內的棉裏針,最後一幕的字幕寫道:「世界上最可怕的懲罰不是眼前的法律,而是看不到愛的未來。」這句不但是點題,配合棠真結局對棠夫人所說的話,可見導演的「祝福」也是棉裏針,希望能制裁不法的人。

 

電影預告片:

 


 

You May Also Lik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