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1/2018

Céline與Phoebe Philo的啟示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Ivan Lau

    Ivan Lau

    劉君孟(Ivan Lau),本地資深傳媒人兼形象造型師。被喻為本地新派人氣時裝專欄作家,文筆一針見血,愛以時裝業界之二三事來諷刺時弊。文章散見Yahoo、Roadshow、《Cosmopolitan》、《經濟日報》、《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逢周一更新

    More Than Fashion

  今日時裝界,一紙合約已經不代表甚麼,比紙更薄的僱傭關係,純粹只是一場交易。所以Phoebe Philo和Céline結束10年賓主關係,並不感到意外。有很多人都認為Phoebe Philo會過檔Burberry,期望她能夠為Burberry注入新動力,不過基於她和LVMH的合約結束後仍收制於冷靜期,加上她性格我行我素,如果是因為Céline要走向更商業主導的業務重整而導致性格不合分手,她和Burberry就更加不可能,要知道Burberry比Céline更著重digital和social media平台,還有依賴名人明星宣傳效益,而且十分看重內地市場,Burberry那個和吳亦凡合作的系列,還有那些印有「福」字的農曆新年設計,已經叫Phoebe Philo敬而遠之。Burberry會為一個Phoebe Philo而放棄這一切,機會是微乎其微。

 

  其實Phoebe Philo會情歸何處都不重要,反正今日沒有品牌和設計師可以長相廝守,望穿秋水又怎樣,蜜月期過後都要各散東西。新舊交替,消費者的善忘,潮流淘汰,只不過是逢場作戲。但從這些脆弱關係中看到,時裝業生態愈來愈不健康。當年Martin Margiela和Helmut Lang決定離開時裝界,已經是一個訊號,之後到Jil Sander、Martin Sitbon和Ann Demeulemeester引退,Alexander McQueen的自殺以及Christophe Decarnin的消聲匿跡,其實已再一次發出訊息,叫人反思這個行業還有甚麼值得留戀。Alber Elbaz被Lanvin無情解僱,Hedi Slimane因為和Saint Laurent談不攏酬金而分手,Riccardo Tisci亦離開了Givenchy,他們至今都沒有再和品牌談戀愛,可能是種種原因,但時間不等人,Alessandro Michele的出現,Gucci讓其他品牌知道這個世界原來沒有誰不能沒有誰。名氣再大的設計師,在品牌眼中已經不再是仙丹妙藥,他們不需要Jil Sander或Helmut Lang,甚至是Alber Elbaz,他們要的,是Demna Gvasalia和Alessandro Michele這種可以顛覆潮流,為他們賺大錢的設計師。

 

Jil Sander和Helmut Lang可以放棄時裝設計,其他設計師一樣可以,尤其在現今複雜的時裝生態環境,可讓人留戀的東西只會愈來愈少。

 

  人心變得很快,時裝行業變得更快,究竟還有幾多人需要Phoebe Philo、Alber Elbaz、Riccardo Tisci、Stefano Pilati和Christopher Bailey。又或者說,在這個毫無感情,混濁的時裝界,這班被用完即棄的設計師,還可以留戀幾耐。

 

全新【etnet健康】專頁登場喇!立即成為Fans獲得最貼身實用嘅健康資訊! http://fb.me/health.etnet.com.hk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Fall Winter Fashion 2018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