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7/12/2019

【死亡KOL】幫人完成生前最後一個心願!「死嘢」︰透過直視死亡尋找生命價值

  • 收藏文章
  • Yoko Cheung

Text: Yoko Cheung Photo: Tim Ip

 

最接近死亡︰無法發揮生命價值

 

  最接近死亡的不只是當時被困於病床上的他,他形容每日午膳時間在街上行走的打工仔,都是walking dead(活死人)︰「你嘅死亡係發揮唔到自己嘅價值,咁即係你條命冇乜用啦,咁就係最接近死亡。」做人沒有夢想,與鹹魚有甚麼分別?這套老掉牙的生存意義,William覺得大家不是做不到,而是不願做。跟隨社會規則二十多年,將時間青春投資在讀書上,突然要運用自己的自由意志跳出社會定好的框架,放棄可見的「回報」,大抵沒有人願意踏出未知的一步。

 

  被現實囚著的腳步,William有一套異於常人的見解:「如果你有啲嘢好想做但做唔到嘅,咁你咪生cancer囉。你個世界就會唔同晒,發現原來我開心就夠㗎啦!」以死亡換取自由,你意下如何?

 

成立慈善機構做「死亡KOL」,為將死之人完成心願 

 

  生命的期限從3歲,延伸至未知。死神雖然沒有馬上殺到,但令他認清自己的價值,找到只有自己能做到的事。談生論死,William最有資格;他在30歲生日時,出版自己的遺書,舉行自己的「生前葬禮」,趁一息尚存,與好友親朋好好道別。離經叛道的行為,令他成為鎂光燈下的人物,將死亡從禁忌話題,變得公開,每次見人就講死,慢慢成為「死亡KOL」。

 

 

  2016年的學生自殺潮,看著年輕的生命一個接一個殞落,他成立慈善機構「死嘢」,以他獨有的「正面」死亡文化觀,與大家一起走過死亡。不但透過流行文化,讓大家直視死亡,「死嘢」還為瀕死的人服務,包括長者、病人和有自殺念頭的人,幫他們完成最後「心願」。有人想在死前留下墨寶,他就代為與出版商洽談籌備;有人想透過喪禮,安撫親朋戚友,他就幫死者拍攝短片,在喪禮播出,以facetime形式假裝在彼岸與兒子視像通話︰「你而家喺邊呀?我而家去威囉,去溝女囉,你呢?」將喪禮從哭哭喊喊的場合,加入歡樂氣氛。死亡不一定沉重得教人難以呼吸,就如「死嘢」的英文名字一樣,透過直視死亡,「Say一個Yeah」!

 

  除了長者、病人,有不少想輕生的人都會透過社交媒體聯絡「死嘢」,William每天晚上至翌日凌晨就忙著處理這些求助個案。面對有意輕生的人,William不會懷疑對方的心意,無論求生還是求死,他都會完全相信︰「佢哋花好大勇氣將心願交托俾你,呢樣好值得尊重。我不會評估佢哋嘅意願是真定假,因為人命梗係堅㗎啦!」與處理其他瀕死個案一樣,William都會想辦法完成他們的「心願」,他會認真與服務對象討論死亡,怎樣死、怎樣寫遺書等;當將「死亡」從一個抽象的概念付諸實行時,他覺得就要如同處理在生的所有事情般認真。然後在認真討論的過程中,求助的人就會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是真的想死。

 

情緒病、身體上都要「一病同仁」

 

  對所有死亡都一視同仁,是「死嘢」的宗旨。然而社會總會輕視情緒病而導致的自殺個案,認為他們尋死就是軟弱、不負責任的表現,但William覺得︰「呢個世界無一定嘅準則,如有精神病嘅就唔應該死,老人家一百零二歲就唔應該做化療,因為他應該要死?係唔係身體嘅機能重要過心靈上嘅健康呢?」每個生命都是平等,正如每個疾病都同樣值得重視,William 不理解為何社會總要批評精神病患者:「如果個社會冇病,咁人就唔會想透過死亡解脫。」

 

William當初成立「死嘢」,其中一樣希望改善大眾寫遺書的文化︰「透過寫遺書時,你會了解到自己嘅價值,會知道自己有幾放得低或放唔低,知道邊個係你愛嘅人、邊個係你討厭嘅人。」他的書架上有數本日本出版的「遺書教科書」,他指寫遺書不是一句「勿念」就算,還有上款下款等格式,不是一頁紙就能完成。「你最後嘅遺言其實某程度上總結你嘅人生,咁就麻煩尊重自己嘅生命多少少;就算寫俾討厭嘅人,都可直接鬧佢,最重要你爽就得!」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