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2020

名畫中的嚴重瘟疫:在悲痛和諷刺中,我們可以獲得點點教訓嗎?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戰爭、革命、運動,天災、人禍、瘟疫……每個時代都有刻骨銘心的烙印,這些歷史下,我們都看見了悲痛、流血、絕望、恐懼與死亡,無論是天災還是人禍、戰爭還是疫病,這些悲痛的歷史是既定的事實,無法迴避。在煙消雲散之際,陽光重現之前,透過一些畫家筆下所記錄的「瘟疫」,亦悲痛,亦諷刺,只望我們從這些悲痛歷史中,吸取教訓與反思。

 

西班牙流感:The Family, 1918 by Egon Schiele

 

The Family, 1918 by Egon Schiele

Photo from WIKIART

 

  畫作「The Family」出自奧地利畫家席勒之手,喜歡以人體為對象,扭曲的綫條、迥異的畫風繪畫著一個又一個的裸體女子。

 

  這幅畫中的三人分別是席勒自己、妻子,還有一個他們未出世的孩子。這是席勒對於家庭的美好想像,他將憧憬都投射在畫面上,甚至將還未見面的孩子繪於畫布上;席勒在創作這幅畫時,畫面的構圖與主體原本只是他和妻子兩人,隨後得知妻子環孕,才描繪了未出世的孩子。

 

  這幅畫被稱為最悲傷的全家福,事源於19世紀爆發的西班牙流感,這個全世界大流行的瘟疫結束了將近數千萬人的生命,而席勒、妻子和孩子也無一倖免。席勒一家是在1918年染上了西班牙流感,在妻子過世後的三天,席勒也跟著離世了,那年他才28歲,留下了這幅「最悲傷的全家福」。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Artistic March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