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1/2018

「他是女人,外面不是,裏面是」:《翠絲》包容性小眾,是否就能避免悲劇?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張山地

    張山地

    以為躲在黑盒子裏便能逃避現實的紛亂,卻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後,把虛幻扣連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氣,繼續在狹縫中尋找生活的空間。

    深信緣分,不論遇上好片或爛片,也是發掘不同可能性的機會。

    逢周二更新

    偽文青看戲

 

  在剛過去的周末,接連看了《翠絲》(Tracey)和香港亞洲電影節的選片《誰先愛上他》(Dear Ex),亦剛巧碰上了台灣就性別平等議題公投的日子,反思了有關性小眾的議題,是不是因為社會不夠開明和包容,才釀成戲中的悲劇?

 

 

  黑哥姜皓文在新片《翠》中飾演渴望成為女人的跨性別者佟大雄,因為好友的逝世,而令他找回封塵的記憶,以及燃起忠於自己的慾望。

 

汽水樽裏的咖啡

 

 

  《翠》是個野心很大的故事,不如外間所形容的港版《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大雄說要變性/或以女裝扮相的劇情不多,即使穿女裝的劇情也不獵奇,只是最後姜皓文的演繹略嫌有點過了火,還是拿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的打鈴哥袁富華的演繹精準出色。

 

 

  說得最多的,是他如何壓抑自己的本性,透過描寫大雄身邊的人,既講刻板印象,又講家庭,再延伸到被認同做自己的快樂。

 

  全片的調子同樣壓抑,無論是姜皓文的表情,還是那間眼鏡老闆房,陰沉的感覺總是讓人深深感受到他的難受。一句「他是女人,外面不是,裏面是」其實就是汽水樽裏的咖啡,指涉的不只是跨性別者,讓人記得的還有《梁祝下世傳奇》(Butterfly Lovers)所描寫的同性戀,以及其他性小眾。這個容器只是和主流社會所定義的不同,這是否是一個問題/病態?最需要的其實是認同,就像結局能得到母親的接納一樣。

 

  看著大雄和安宜吵架的劇情,的確會墮入一個判別誰是誰非的思考模式,兩個人各有論點,沒有誰對誰錯,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段揭示了這個家庭都是一場悲劇。就如《誰》中的宋正遠一樣,為了做一個「正常人」而傷害了一個愛人和老婆。如果社會能夠更開放、尊重和平等,是不是能夠避免這種感情悲劇?

 

野心太大的故事

 

  誠如上文所說,本片野心太大,很多的話題開了個頭就無疾而終,最浪費的是余香凝所飾演的女兒角色,想講她自身的故事卻欲言又止。又例如想從社會或政策去探討性小眾的權益,也淪為幾句和劇情發展關係不大的對白去講。

 

 

  幸好,在描寫其他角色如何打破刻板印象能夠使故事加分。姜皓文雄赳赳的形象飾演翠絲,打破了一般人認為跨性別者(由男跨女)定必陰柔的形象;兩母子對於大雄變性的反應亦不斷挑戰他們本來的角色設定背後的刻板印象,開明的兒子其實也未能立即接受、保守的母親其實也能有開明的一面等。

 

Readmore:

十一月電影速遞: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5部電影看人生的無奈、愛情的糾結

「我空虛、我寂寞、我凍」:單身不用怕,柔情鐵漢、大隻猛男陪你過聖誕!

 

電影預告片: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o Travel Is To Liv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