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4/2020

《世界是平的》作者:愈收緊文化、放鬆錢包,新冠後社會愈強大美好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李怡

    李怡

    1936年生,1956年開始寫作及編輯生涯,至今逾50年,任《七十年代》(後改名《九十年代》)總編輯28年。50多年來不間斷地在報刊寫小品文和政論,編輯和寫作均秉持忠於自己、質疑權貴、就事論事、不怕獨持異見的原則。近年有《細味人生100篇》《閱讀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三本新書。

    不定期更新

    一分鐘閱讀

  暢銷書《世界是平的》作者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寫了一篇文章,將B.C(公元前)和A.C(公元後)重新定義為B.C-Before Corona和A.C. — After Corona,即「冠狀病毒前的世界」和「冠狀病毒後的世界」。

 

  2004年出版的《世界是平的:一部二十一世紀簡史》(The World Is Flat: A B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主要論題是「世界正被抹平」,這是一段個人與公司行號透過全球化過程中得到權力的過程。

 

  Facebook、Twitter、iPhone和各款智慧手機,所有這些連結工具,2004年後呈爆炸式增長,實實在在地將世界連了起來。

 

  這帶動了許多經濟增長。但這也意味著,當一個地方出了問題,麻煩會比以往傳播得更遠、更快、更深入、更不費力。這次的新冠病毒就是由一個地方快速傳播到全世界的麻煩問題。

 

  但另一方面,電腦技術的速度和處理能力每兩年增加一倍,讓所有事物都變得更好、更智慧、更迅捷,技術和合成生物學的進步徹底改變了病原體的檢測、發現和診療,也改變了疫苗的研發生產過程。科學的發展終將會使我們達到能夠研發出疫苗的時刻。但問題是,仍然異常困難。

 

  佛里曼認為病毒的發展軌跡也同文化有關。西方自由鬆散的文化需要一次轉型。也就是要更加嚴守規則和自律。

 

  美聯儲不但要支援銀行防止其崩盤,不僅要銀行重組債務,政府還需要向所有工人的口袋提供現金,這樣他們就可以在花光最後一筆薪水後仍然有米下鍋。收緊我們的文化,同時放鬆我們的錢包,以上兩點,我們做的愈多,那麼在新冠之後的世界,我們的社會就愈強大,也愈美好。

 

本文摘自香港電台第一台 (FM92.6-94.4) 李怡主持的《一分鐘閱讀》。該節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並存載於港台網站 (rthk.hk)。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The Holiday Romance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