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9/2014

快樂頌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伊麗莎白是一個管弦樂團的鋼琴手,香港人,在美國讀音樂。年輕,清秀,常常笑,氣質跟那些身上掛上大大小小名牌,如聖誕樹一樣的所謂名嫒完全不同。

 

  一個住在香港的西班牙客人只喜歡收藏青白瓷(影青),她在他的家看過他的藏品,覺得很美,嚷著要他帶她到我的小店參觀,看看我的存貨。

 

北宋  青白瓷刻娃娃碗

 

  青白瓷雖是宋、元兩代的民窰器,但刻花、印花紋飾精美,充滿民間藝術的氣息,討人喜愛;如天空蔚藍的顏色令人忘憂,是很多外國收藏家的至愛,亦是我的至愛。

 

  青白瓷當年不貴,一隻品相好、顏色偏藍的刻娃娃大碗(直徑20公分)只賣幾千至一萬多元,是很多中產人士都負擔得起的宋代瓷器。

 

  有一次在澳門買貨,一個燦哥將一大堆青白瓷放在地面上任我挑,其中一隻大碗內外刻花,全美,我即刻問價,他瞄一眼,漫不經心地說八千,我如獲至寶,挑多幾件之後便付錢離開。

 

  人走運,往往遇上不識貨的對手;人倒霉,卻往往自己欺騙自己,好像被鬼掩眼一樣,眀眀是假貨也神推鬼擁地付錢。不是嗎,多年前我在澳門買一件西周青銅器,表面的銅銹明明又浮又脫色,我也照樣付了二十四萬,坐船回香港時突然神志清明,不明自己為甚麼欺騙自己,把假貨跟自己說是真的。一直以來我不會責備自己學藝不精,只會為自己解說,說自己那天中了邪。

 

  內外刻花碗給一個專家清洗完之後送還給我,我拿上手細心欣賞之際,一個日本籍收藏家跟他的舉止非常優雅的太太突然出現在我的小店,我來不及收起來,唯有硬著頭皮讓他們看。竹本太太很少說話,永遠只是坐在丈夫身邊,恰如其份地扮演一個傳統日本女人的角色。這次,她竟然開口問價:

 

  “Mr. X, it’s very enticing, how much is it?”

 

  我心如鹿撞,想賣又不想賣,如果賣,貨賣識家,一定可以賣一個好好的價錢;如果不賣,又好像說不過去。

 

  我委決不下,唯有顧左右而言他。誰知甚少說話的竹本太太又笑笑口跟我說:

 

  “Mr. X, please cut the crap, just tell me how much you want.”

 

  其他人這樣子跟我說話,叫我cut the crap,即是話我講感人廢話,我的臭脾氣一定發作;但遇著一個又優雅又漂亮的女士笑笑口叫我開價,我唯有如鬥敗的公雞一樣,死死地氣開價:

 

  “Fifty thousand”,我開了價便即刻後悔,我應該開十萬,或者二十萬才對得住自己的眼光。

 

  “Fine, could you please give me a nice box for the bowl?”竹本太太不講價,這次真是捉到鹿不識脫角。

 

  人說賣仔莫摸頭,我卻常常想起那隻內外刻花碗。我一直以來總覺得將來一定會遇上另外一隻更美的。十五年過去了,我的願望一直落空,竟然成為我的一厢情願。

 

  值得安慰的是,每一次竹本太太見到我,總是多謝我當年賣一隻那麼漂亮的內外刻花碗給他。

 

北宋   青白瓷小型薫爈

 

  伊麗莎白要看青白瓷,去我的店舖肯定是去對了地方。

 

  一個星期六,西班牙客人將她帶到我的店舖,介紹給我認識。那天特別忙,客人如風車般轉,去了一個又來一個,但她卻非常有耐性,等了我差不多一小時才看到她想看的青白瓷。

 

  她說她非常喜愛青白瓷粉粉的藍色,看著一大堆青白瓷件件喜愛,但收入有限,只能挑一兩件小件,叫我介紹。

 

  碗碗碟碟不如瓶瓶罐罐,我提議她買一個小型薫爈,一個小花盤,價錢不大,好玩,她同意。此後她常常去我的店舖,通常是在她不用練琴和演出的日子。她跟我的伙計特別投緣,有時我不在,她用英語跟我的伙計交談,令到我的伙計的英語進步了不少。

 

  我的伙計福薄,嫁了一個好丈夫之後竟然發現腦部生了一個腫瘤,開完刀之後醫生告訴她終生不能生育,也不能站立太久,最終她要向我告長假。伊麗莎白知道後竟然哭了一場。

 

北宋   青白瓷小型花盤

 

   我的舊伙計離職後,她的腳歩便疏。她跟我的新伙計無話可說,試過幾次她見我不在店舖,掉頭就走。

 

  兩個美麗的女人是否很難成為好朋友?有人說是,有人說不是,我不懂女人,尤其是美麗的女人的小心眼,我不敢說。

 

  在一次閒談,伊麗莎白說她最喜愛的作曲家是貝多芬,問我喜不喜歡他的交響樂,我說喜歡但不懂,她說不難,教我如何辨識不同指揮家的指揮風格、不同樂章的不同演繹手法,樂手的反應,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她說一年多下來,她跟我學了不少關於宋瓷的學問,亦很多謝我賣了十多件非常漂亮的青白瓷給她,因此很樂意跟我分享關於交響樂的一切。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如果可以互相學習,互相欣賞,不也是生活中的一件賞心樂事?

 

  大半年後,伊麗莎白告訴我一隊國際著名的交響樂團將會演出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樂,問我有沒有興趣聽。我聽到消息後趕緊上網訂票,訂到兩個甚佳位置。

 

  演出當晚,我陶醉於悠揚的音樂中,如痴如醉,尤其是第四樂章「快樂頌」(Ode To Joy),是我有生以來聽過的天籟之聲之最。音樂會完畢後,我心情激動,由衷地向伊麗莎白說了一句 “Thank you”。

 

第九交響樂的完整版

 

 

 

編按: etnet財經‧生活網二十周年獨家呈獻《DIVA品味派》,將於9月25日華麗登場,為俊逸型男、知性淑女精心打造本地唯一潮拜頻道。《古董投資秘笈 》專欄將移至《DIVA品味派》,進一步突出專欄風格。與此同時,《生活副刊》頻道亦將新裝上陣。

 

DIVA品味派 - 潮拜頻道 華麗登場
生活副刊 - 全方位頻道 著地生活由此起

即Like   即賞iPhone 6

 

敬請密切留意!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